DSC00045.JPG

部落格最後一篇文章都是去年的事了,又好一陣子沒有更新了,這期間有不少擔心我的朋友們會私訊給我,很謝謝你們的關心,也很抱歉我不常上來收信,所以常常無法及時回覆。

 

一直以來我的部落格就不是只會「報喜不報憂」,寫文章對我而言是一種記錄,而不是對其他人的一個交代,所以好的、壞的、開心的、傷心的,我都寫,直到去年四月那件事情發生後,我真的開始失去寫文章的動力了。

 

去年的四月,我第三次懷孕了。

 

這一次的月經過期幾天後我才有勇氣驗孕,看見兩條線,我的心情不是喜悅而是害怕。好不容易等到歐約翰先生下班後告訴他,他眉頭緊皺的說:『SARAH,我們就把這次當成是月經晚來了,』他上前抱著我:『我們不要有任何的期待,好嗎?』

 

雖說不抱著任何的期待,我卻還是存著一絲的希望,也許,也許這一次會不同呢?

 

於是隔天我請歐約翰先生載我去看中醫,總覺得我應該做些甚麼,或許結果就會和前兩次不一樣了。進了診間,中醫師問清楚我的來意,我也跟他說明心中的恐懼和過去的小產經歷,他聽了後要我伸出手把脈,他沉默了幾秒,接下來說的話讓我從頭皮涼到脊椎:『嗯,妳要有心理準備,我把到的脈象很不穩,也許,不過我還是會開最好的藥,我們試試看能不能保住。』

 

離開診所,歐約翰先生一路緊緊的握住我的手,我強忍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深怕倘若掉下了眼淚,就會證明了醫生說得預言。

 

還記得那時是復活節假期,歐約翰先生剛好可以待在家陪著我,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回家喝了中藥後的第一天,開始有咖啡色的分泌物,我以為比起以往一下子就是鮮血湧出的跡象好,是好預兆。但是到了第二天傍晚,我的肚子開始悶痛了起來,進了廁所,我最害怕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後來,我痛到在床上呻吟,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歐約翰先生看我痛得難受,他也慌了,他心疼地從身後抱著我,低聲說他希望能幫我做些甚麼,我苦笑的回他,沒關係,我習慣了。

 

那一晚,因為太悲傷了我反而哭不出來,還安慰歐約翰先生:『嗯,我的月經真的晚來了。』

 

隔天一大早,我比歐約翰先生早起,坐在窗邊,看著窗外美麗的過份的好天氣,看著看著,第三次失去小豆子的痛才緩緩的打擊著我,終於,我忍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來,好希望這一切都是夢,都不是真的。忘記抱著歐約翰先生哭了多久,我跟他說,我們出去渡假吧。

 

所以後來我們跑去New castle兩天一夜,即使身體有些微恙,可是好天氣讓我暫時忘卻了一切。

 

當時我們誰都沒有說,自己的家人和最好的朋友都沒有透露。因為我累了,對你們而言這只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對我來說卻是血淋淋的過程,是一個我想忘卻忘不掉的生命的印記

 

其實早在第二次失去小豆子時,我就做了檢查,當時第一個檢查報告出來,醫生說「疑似」是自體免疫的問題,第二個報告檢查出來後,真相大白了,醫生說我的染色體有問題,當下我傻住了,問他那我該怎麼辦?他只是一派輕鬆的回我:『就是一直試,試到成功為止。』

 

多麼無奈的結論,然後,我們的第三次嘗試又失敗了。

 

第一次發生時,我覺得只是運氣不好,第二次發生時,我覺得自己不會這麼倒楣,第三次發生時,我相信了,相信好事不會降臨,相信我是個不被眷顧的不幸之人。

 

等一個緣份,有這麼難嗎?

 

 

 

 

 

 

 

 

幸運的,從2013年到2015年,三年來經歷了三次小產,2o16年的8月我們迎接了生命裡的第一個小寶寶,歐噴醬(Open John=Open) ,終於等到了屬於我們的緣份,在我第四次懷孕後。

 

現在小寶寶已經1個多月了,請原諒我這段時間的消失,第四次懷孕後我只想安安靜靜的生活,靜心的等待寶寶的來到,這篇文章也是趁歐噴醬在睡覺時趕緊打的,有些語無倫次,也沒時間修飾太多,盡量長話短說,細節以後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

 

然後想再跟這期間有私訊關心我的朋友們說抱歉,很抱歉我沒有告訴你們實情,因為第四次了,在沒有親眼看到和抱到寶寶的那一天,我的心都還是很忐忑和不安,所以才隱瞞懷孕的事情,我自己的家人和好友也是懷孕8個月左右才讓他們知道,我只希望低調點可以幫寶寶招來多一點的福氣。然後寶寶出來後,因為我是自己帶小孩,所以真的很忙沒法抽出時間回覆訊息和更新文章,最後,很唐突的用這篇文章跟大家報告這個喜訊,之後希望有時間再慢慢更新。

 

1474952437557.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