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最近可能會很少更新文章,但是臉書會繼續進行。
2013.06.27

就在我以為回到英國可以重新開始後,人生又悄悄的投下了一顆震撼彈,這一顆彈,震得我們一家子人仰馬翻的。


原本以為,只是一個簡單的內視鏡小手術,老媽麻醉睡一下,醒來問題就都解決了。


即使老爸安慰我只是一場小手術,人不在身邊,我還是心繫著老媽的身體狀況。算好了台灣的時間,我打越洋電話給老爸想確定手術後一切安好,老爸接起電話,聲音聽來有些疲憊,我問他老媽還好嗎?他說老媽在一旁睡著了,老爸沒多說些什麼,隔著電話,我卻聽出了不對勁,是多年來的父女連心吧。


我在心裡暗自祈禱,希望這一切只是我多慮了。


隔天老爸撥電話給我,說老媽不在旁邊,他可以說了,他說醫生在手術後趁著老媽還在恢復室時告訴他,似乎有些異狀,於是做了切片要等化驗結果。醫生說:『要有壞的打算。』老爸拜託醫生暫時隱瞞老媽,他怕老媽會一時無法接受這個打擊。


老爸在電話裡力圖鎮定,儘管他的聲音聽起來都快哭了,他說老媽還不知道,聽完,我的頭皮一陣發涼,我要老爸往好的地方想,我也在心裡跟自己這麼說,也許最後只是虛驚一場呢!即使,即使我們心中都有數醫生是不會平白無故說出這番話的。老爸說他會在去醫院聽結果的前一晚慢慢跟老媽說,讓她多少心裡有個底,不然要她在毫無心理準備下親自聽見醫生的宣判,那太殘酷了。老爸最後嘆了一口氣:『唉,我要怎麼告訴妳老媽啊?』掛上電話後,老爸的這句話卻在我的腦海裡不停的重複播放,久久不停。


等待結果出來的那幾天,是今年另一場的度日如年。


我不再笑了,連說話都是嘆息,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擔心著老媽,而歐約翰先生卻也每一時每一刻都擔心著我,他不再亂說玩笑話,卻又想著如何讓我開心點,為著不讓他擔憂,我騙他說我很好,可是事實是,沒有他在的白天,我會感到莫名的恐慌,接到他關心的訊息我就不由自主的掉淚,我好想要他回家陪我,因為我害怕一個人,然而我卻只是咬著下唇掛著兩行淚,忍著不能說。我什麼事都不想做,我也什麼事都做不了,電視的烘焙料理節目不再吸引我,開著電視,只是在這只有我一個人的空間裡多了點聲音,讓我不那麼孤單,望著窗外的天空,我的淚珠就斷了線,我覺得老天對老媽好殘忍,好不容易老媽的情緒穩定多了,卻又給了她這一個大考驗。


一晚,我在臉書上看到老媽玩Candy Crush的動態,還送出邀請我加入的訊息,我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出來,想到老媽什麼事都還不知情,我就好難過,好難過,我哭到無法抑制,哭到幾乎無法呼吸。


2013.07.02


報告結果出來的前一晚,我徹夜難眠,睡了又醒,醒了又睡,記不清楚究竟醒來了多少次,睡夢之間,我彷彿夢到老爸欣喜若狂的打電話告訴我:『沒事了,一切都沒事了。』


我希望美夢成真,醒來後,一切都沒事了。


可惜事與願違,起床後我就看見老弟在臉書上發的私人訊息,化驗的結果是壞東西,老媽的體內有個壞東西,不知道藏了多久,所以老媽要進行第二場手術,而這次的手術會是大手術。我替老媽覺得心疼,因為這將是老媽今年因摔斷手後第三次進手術室了。


歐約翰先生說要請假在家陪我,我拒絕了,於是他讓我跟他保證如果撐不住了,一定要告訴他。


歐約翰先生前腳才剛走,老爸就打電話來,證實了我在臉書上看到的壞消息並不是一場夢,它是真實的正在發生著,我覺得頭皮好涼,我覺得背脊發麻,我覺得雙手和雙腳都開始冰涼起來,我強忍著哭意靜靜的聽著老爸說話,我試圖安慰他,也安慰自己,也許事情最後並不會這麼糟糕,但是老爸絕望地說:『今天電視新聞都在播報李國修的事情…。』我語塞了,我們都沉默了,接著我跟老爸說,我會回家一趟,會在老媽動手術前趕回家。


老爸難過的要我跟歐約翰先生說抱歉,因為我才剛回到他身邊卻又要離開了,我有些微慍,我說嫁出去的女兒不是潑出去的水,她是我老媽,女兒照顧老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更何況歐約翰先生是西方人,沒有什麼嫁過去了就是他家的人了這種說法。


老爸哽咽的又再說了一次:『跟他道歉,說是我們的不對…。』老爸的話突然停住了,我知道,老爸哭了。


我赫然怔住了,我心裡那個一向屹立不搖的巨人,那個在小時後即使我摔到滿臉是血也告訴我沒事的老爸,那個他自己曾經疑似身體有異樣也安慰我們沒事的老爸,那個年初我以為自己得了癌症也告訴我沒事的老爸,那個像是鋼鐵人永遠告訴我們沒事的老爸,卻因為害怕失去老媽而哭了。


從那一刻起,我告訴自己,老爸哭了,所以我更不能哭,為了老爸,也為了老媽,我一定要更堅強。


2013.07.03




老弟去烘爐地跟土地公公求了支籤,是上上簽:『國治人安泰,家財漸漸興,有財求望吉,有福亦平安。』


拜託,老天保佑。


2013.07.06

後來的那幾天,心頭總是悶悶的,我鴕鳥的希望這一切只是一場夢,我甚至沒有心思煮晚飯,只在歐約翰先生快下班之前,草草的炒個麵或是炒個飯,就這樣簡單的解決了一餐,歐約翰先生貼心的要我不要煮了,買外食就可以了,或是他也可以在下班後負責晚餐。那陣子,他望著我的眼神都是擔憂,我知道他隨時都悄悄的在觀察我的情緒,就是擔心我會承受不住。


我覺得自己很自私,用悲傷的情緒折磨著身邊最親密的愛人,他幫不上忙,只能陪著我,只能抱著我。


我又問自己,如果我都無法學著樂觀,那我又該如何勸老媽勇敢的再站起來呢?於是,我開始玩Candy Crush,一來是為了逼自己轉移注意力,二來是我就可以在遊戲的世界中給老媽「命」了,然後才發現Candy Crush的魅力,它讓我可以暫時遺忘現實生活中的悲傷,它也讓我慢慢從憂鬱的情緒中一點一點的抽離,所以我又開始幫歐約翰先生煮美味的晚餐,雖然不若先前所下的苦工夫,起碼我已經逐漸恢復正常生活的運作,我又會笑了,又會繼續和歐約翰先生晚餐後去公園運動散步。


而歐約翰先生為了我,他也加入Candy Crush的戰場,甚至發下狂語跟我下了戰帖。




2013.07.08

看到唐立淇的占星臉書說今天是「巨蟹新月」:『藉著巨蟹新月,於八小時內許下心願(至晚上11點),關於生活、飲食、居家,關於心情、感受、記憶,關於家人、家族、關係,好好沈靜心緒,讓內在力量帶領我們。多久沒清掃內心之家呢?一切就從巨蟹新月開始吧。』


於是我虔誠的許了個願望,在紙上寫下「希望老媽身體健康一切沒事,希望我身邊所愛的人都能平安健康快樂」。



待續......


創作者介紹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