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最近可能會很少更新文章,但是臉書會繼續進行。
我覺得自己是受到老天的眷顧,去年底才和歐約翰先生討論計畫可以開始準備懷孕了,在經歷了很期待又很失望的三個月後,我竟然在已經放棄不再去想的第四個月就成功懷孕了。


這一份禮物,真的是來的既驚又喜。


我還依稀記得,今年的1月20號星期日,這天的倫敦下起雪來,整個城市都覆蓋了雪白的薄紗,下午歐約翰先生帶我去附近的湖泊公園看雪,湖水早就結成冰了,四週白花花的一片,一眼望去就像是電影納尼亞傳奇般的雪景(倫敦★納尼亞傳奇般的雪景) 。


在冰天雪地中和歐約翰先生手牽手的走回家,天色已漸暗了,沒有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天邊美景,天空像是時間到了,就準時換上布景般那樣快速的黑了下來。


回到房裡,我們兩人早已飢腸轆轆了,歐約翰先生讓我先看電視休息,他自己則去廚房泡即食湯和烤吐司,好不容易吃了點東西暖了身子,我進去洗手間,才發現「大姨媽」悄悄來報到了,我難過的說不出話來,因為,在這之前我的身體開始出現了一些症狀,也就是網路上大家所說的「初期懷孕的徵兆」,所以我一直默默的相信自己是懷孕了,嗜睡、多夢、容易累、噁心感、肚子抽痛、胸部脹痛,我甚至連半夜頻尿的現象都出現了,如果這不是懷孕,那我身體的那些變化是什麼?


走出洗手間,歐約翰先生見我臉色不對,我黯然地告訴他,這個月又失敗了。


他把我抱進懷裡,要我不要多想,下個月再努力就好了。那一晚,我又失控的哭了幾次,莫名的感傷,難過的心情遲遲無法平復,我覺得自己很失敗,連懷孕這件事都做不好,才知道,要懷孕真的不是把腳跨過去就會中獎的。


我就這樣一下子哭,一下子不哭,歐約翰先生在一旁不停的安撫著我,但是我只要想到我讓他失望了,想到自己的肚子不爭氣,眼淚就又冒了出來,像地底下的山泉水那樣源源不絕,我的悲傷也源源不絕。歐約翰先生為了轉移我的注意力,放了一部電影跟我一起看,是有關南亞大海嘯的「浩劫奇蹟The Impossible」,他說如果我再哭不停,身體就會乾枯了。


看到電影的最後,歐約翰先生轉頭告訴我:『SARAH,有時候我們都輕易的忘記了自己其實擁有很多。』


我點點頭,吸了吸鼻涕,我答應他,我會快快好起來。


歐約翰先生轉向我坐起身,他拉著我的手:『SARAH,妳看喔,起碼妳還有我,我會一直在妳身邊,然後妳得要一直照顧我直到我們都老去了,想起來,這不是一件很令人興奮的事嗎?』我抬頭看他,他用他那一慣搞笑耍寶的表情對著我直挑眉,小丑般的笑臉,等著我的回答。


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故意遲疑了一下才歪著頭說:『那我考慮考慮。』


隔天送歐約翰先生去上班後,我坐在床上兩眼無神的盯著電視,前一晚才答應他我會趕快振作好起來的,此刻的我,卻像是洩了氣的皮球無精打采的,不一會兒,我抽了張面紙想擦拭沾了手紋和油漬的眼鏡鏡片,我一邊擦,卻一邊無預警的哭了出來,我覺得好悲傷,好無力,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我眼角淌著眼淚瑟縮在床上,覺得自己很蠢,連擦眼鏡這樣的小事都可以讓我悲從中來。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突然驚覺到:『我是不是生病了?』


我回想起搬來倫敦的這段時間,即使多數時間都只有我一個人,但是我很開心,每天早上醒來都精神奕奕的,我覺得我有很多事情想做,和要做的,我常笑著跟歐約翰先生說:『我可是比你還要忙啊!』可是自從我們計畫想要懷孕生小孩後,我的重心和注意力都放在這件事情上面了,我變得神經兮兮,變得很難快樂,芝麻綠豆般的小事都會讓我大噴淚,連歐約翰先生都說我們應該已經有3個小孩了,因為過去的三個月裡,每個月我都覺得自己懷孕了。


意識到嚴重性,我擔心再這樣下去我的「心」就真的會生病了。


上網查了一下,才發現原來之前我那所謂的「初期懷孕的徵兆」根本是自己壓力太大而導致的「經前症候群」,難怪我每個月都覺得自己懷孕了,無怪乎歐約翰先生說他每個月都會當有名無實的爸爸。


以前那號稱打不死的蟑螂去哪兒了呢?


所以這次我痛下決心要好好過日子,不想讓歐約翰先生再擔心我了,他這陣子上班還會特地抽時間撥電話關心我,就是怕我一個人在家悶壞了又胡思亂想,所以我要採取一些步驟自救,第一步就是先上網把自己臉書上所有「剛生子、已懷孕」的朋友都設成unfollow,算算,也有快10個朋友被我列入不關注名單裡,雖然心裡對這些朋友有些過意不去,但是我想這就跟失戀一樣,不去看會讓你傷心的人,不去想會讓你流淚的事,是嘛,張大眼睛切洋蔥,想不淚流都很難,所以只要不去看、不去想,一陣子後你就會慢慢的好起來了,實在沒必要分手了還要天天追蹤前男友和前女友生活近況。


再來第二步就是:卯起來做烘焙。


我不再上網搜尋懷孕相關的資訊,有時間反而是上網研究食譜和晚餐,所以這段期間我做了不少麵包和不同菜色的晚餐。













然後就在我不再去想,也覺得受夠了這樣每個月苦等開獎的日子回到了台灣渡假後,我竟然懷孕了。




2013.2.27

用驗孕棒驗出兩條線的兩天後,一大早我就瞞著所有人自己偷偷跑去婦產科。


今天是個起大霧的日子,天空霧茫茫灰慘慘的,在來的路上還突如其來的下了一場急雨,我有些擔心這樣的預兆。在診所內等待叫號的過程中,我緊張到雙手發涼直冒汗,看著櫃檯小姐用冰冷冷不帶感情的語調回覆著其他人,轉頭卻滿臉笑容和同事們八卦閒聊的嘴臉,我轉頭不想看,卻看見旁邊坐著一些大腹便便的女生,他們的身旁幾乎都有另一伴的陪伴,但是我不覺得孤單,因為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我心裡期待著等一會兒就可以和我肚子裡的小生命初次相見歡。


終於輪到我了。


進了房間,跟男醫師說明來意,他問我上次月經是什麼時候?


我說是1月20號。


他想了想,微笑的對我說:『那妳今天應該可以照到了。』


隨著護士走到隔壁的房間,撩起衣服讓她擠了些凝膠狀的東西在肚皮上,醫生坐下來拿著儀器在我肚皮上左右移動了一下,我看到高掛在牆壁上的電視裡出現黑白影像,喔,原來這就是平常在網路上看到準媽媽們分享的懷孕超音波照片啊。我仔細的盯著螢幕,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就再看了一下醫生,卻瞥見他皺了一下眉頭,我緊張的問:『沒看到嗎?』醫生又用儀器在我的肚皮上滑來滑去,他停了一下,把螢幕畫面定格:『這個小黑點看起來很像,但是因為太小了,所以我也不敢保證它是不是胚胎。』


他放下手上的儀器,要我先去驗尿確定是不是懷孕了。


幾分鐘後我再度被叫回房間裡,醫生請我坐下來,他指著杯子裡的驗孕棒:『妳是確定懷孕了,只是可能胚胎還太小,暫時看不到。』我問他有沒有可能是子宮外孕?醫生笑說那是很小很小的機率,他要我一個禮拜後再去照一次,還說如果真的是子宮外孕,兩個禮拜後可能就會有狀況了。


騎機車回家的路上,天空還是霧茫茫灰慘慘的,我開心不起來,我的眼睛也起了霧。


本來想繼續瞞著歐約翰先生,可是我實在掩飾不了心裡的落寞情緒,快樂和悲傷,是這個世界上很難隱瞞的兩件事。歐約翰先生一上線我就告訴他,我有話想跟他說,我要他先不要高興,然後說我懷孕了。


我看見歐約翰先生瞬間變亮的雙眼,但是他讀出我眼裡的憂傷,壓抑著興奮之情,他問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娓娓道出,也和他道歉,我說這本來會是個驚喜和禮物的,只是我今天什麼都沒看見。沒想到歐約翰先生竟然說他早猜到了,他早猜到我可能懷孕了這件事,我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只是我的事情從來無法瞞過他,從以前到現在都是。


儘管我訴說時的聲音很平靜,但是一說完,我就害怕的哭了。


歐約翰先生安慰我,他說也許是胚胎著床的慢,還在努力的長大中呢。他也要我開始早點睡覺,不要再熬夜等他下班回來了,他要我吃好睡好,放寬心不要煩惱就待在家好好休息。我猶豫了一下,遂決定告訴他我的決定,我說我想繼續留在台灣,如果有順利繼續懷孕的話,我想在台灣做一系列的檢查,五月底後再回英國,再來,如果真的有什麼萬一,一來我留在台灣也方便作後續的處理,二來也有家人可以照顧我。


『所以,你這次來台灣,我就不跟你一起回英國了。』其實做了這個決定我心裡很忐忑,我望向他,擔心他會覺得我是小題大作了,或是覺得不開心我們又要分隔兩地一陣子了。我以為他會生氣或是不能接受,但是他沒有。


他遞給我一個像擁抱一樣溫暖的眼神,輕輕的說:『SARAH,沒關係,我可以等,從認識妳的那一天開始我就一直在等待了。』




2013‧3‧7

歐約翰先生在這一天的晚上抵達台灣了,這是當初就訂好的行程,他遠從倫敦飛來台灣參加我老妹的結婚典禮。



他只短短待了6個晚上的時間,隔天一大早7點的飛機回英國,這一次的相聚,我們只有一天擁有自己獨處的時間,那天我帶他去台北西門町、台北101和士林夜市沿途邊逛邊吃,雖然他來這裡的每一天都有美食佳餚,可是他喜歡台灣的特色小吃,也不再那麼排斥人擠人的喧嘩吵鬧。我想,這就是回憶的力量吧,雖然金三順在「我叫金三順」裡對著柳熙珍說:『回憶只是回憶,它不具有任何的力量。』但是我想,那是對於已然逝去的愛情而言。歐約翰先生在兩年前第一次來台灣待了2個月左右,住在台北的時間,我們常常去逛西門町和信義特區,那裡有我們的回憶,在台灣的回憶,我們愛情回憶的一部分。





2013.3.13

前一晚就請飯店的櫃檯小姐幫我們叫了清晨4:30分的計程車。


其實根本一夜沒睡好,只閉眼睡了兩三個小時而已,我想歐約翰先生也是吧。不知道是懷孕了高漲的荷爾蒙作祟,亦或是為了他要離去的感傷,最後一晚了,我卻為了一點小事和他鬧彆扭,我堅持不讓他抱著我睡覺,倔強的把中間隔成楚河漢界,把枕頭放得遠遠的窩在一角睡覺,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堅持著什麼。


4點鬧鐘響了,伸手按掉,我睡眼惺忪的起身去洗手間梳洗,卻感覺到一絲的不對勁,我突然覺得身體好像沒有害喜的狀態,好像停止了似的,我緊張的跑出洗手間告訴還躺在床上的歐約翰先生,他嚇到倏地坐起身,他說會不會是因為我們太早起的關係,身體還來不及應變?我搖頭說我不知道,我的心隱隱抽蓄著,然後我們兩個人都不說話了,歐約翰先生讓我躺在他旁邊,抱著我,即使四周一片靜寂,我知道我們都同時在祈禱著同一件事,希望一切都安好沒事。


自從知道懷孕的這段日子以來,我們都小心翼翼的不用「寶寶(baby)」來稱呼我肚子裡的小生命,因為不僅是歐約翰先生自己的親人,就連我身邊的親朋好友都有不少人曾經被迫中斷懷孕的意外發生,醫學上稱這是胚胎的自然淘汰率,適者生存,不好或是不健康的胚胎就會自動被淘汰掉,我們也都知道要在度過不穩定的前三個月後才會有要當爸爸和媽媽了的真實感。我們有最大的期待,卻也做了最糟的打算。


所以我們不稱它是寶寶,我們叫它「bean(小豆子)」。


在坐往機場的計程車上,我和歐約翰先生緊緊握住彼此的手,窗外還是漆黑一片,只有路燈和零星開往機場的車燈穿梭其中,我和歐約翰先生都安靜的沉默著,我們在無聲無息中支撐和陪伴著彼此。不一會兒,我聽見左邊傳來吸鼻涕的聲音,以為是歐約翰先生早起鼻子過敏不舒服,再一細聽,我發現那是啜泣的哭聲。


我怔住了,轉頭望向歐約翰先生,他靠著車窗低著頭,不夠明亮的車裡讓我看不清楚他的側臉,即使看不見,我卻清楚的聽見了他的悲悽,我用力的握著他的手,搖了搖,我想安慰他,卻覺得無能為力,聽著他的啜泣聲,我的心都碎了,我只能把他的手握更緊。


下了計程車,我擱下行李上前抱住他,我急忙在他耳邊低聲說,我又覺得有些噁心感了,你不要想太多,不要想太多。歐約翰先生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他低沉抽蓄的哭聲讓我好不捨,聽了好心疼,我告訴自己不能哭,倘若我哭了,他一定會更傷心。他不讓我抬起他的臉,轉身先把眼淚擦去了才面對我,也許覺得尷尬,他微微的笑了一下:『我想機場裡的人都看見我在哭了。』


『別傻了,天都還沒亮,看不見的。』我幫他拭去臉頰上殘餘的淚痕。


歐約翰先生要進海關前,他緊緊的抱著我,他要我好好照顧自己,然後又迅速的在我肚子上輕撫了一下,他沒明說,但是我懂,他希望我肚子裡的小豆子也要平安健康的快快長大。


這一次的分離,好難。


本來我是要跟隨著歐約翰先生回英國的,只是我卻意外的懷孕了,只好臨時改變計畫,而對歐約翰先生而言,他覺得他應該要留在我的身邊陪著我、照顧我,我懷孕了,他卻必須在遙遠的另一方,事後他告訴我,他在飛機上幾度差點潰堤了,因為他覺得是他前一晚惹我生氣的關係,我才會沒有了害喜的狀態,我卻自責是我的任性傷害了他。


我的繼續留下來,是我們兩個都同意這是對目前也是對彼此最好的作法,不是只有你好,也不是只有我好,而是對兩個人都好的選擇,他知道我在台灣做檢查會比較安心,他也希望我可以有家人的照顧,所以我們必須再次分離,歐約翰先生在離去前苦笑的問:『為什麼我們都結婚了,卻還要分隔兩地啊?』但是很快的他又換上了笑容,說:『沒關係,以前分開9個月我都可以辦到了,這次一定也沒問題。』




2013.3.16

歐約翰先生離開後那幾天,我又恢復害喜的狀態,而且更嚴重,隨時都有反胃想吐的噁心感,又不時有胃食道逆流的不舒服,這種沒有胃口沒有食慾的情況,讓我連所有的煮菜美食節目都不能觀看,因為看到電視上放大特寫的食物,不管再美味再令人垂涎三尺,我都覺得反胃難受。


我也開始對味道有些敏感,肚子更因為不時脹氣而變大,只要吃一些就覺得飽了,只要吃到產氣的食物就覺得肚子快要爆炸了,像一隻大青蛙似的。才快要8個禮拜,我的肚子就脹得好像是懷孕4個月的樣子了,偶爾我會在視訊時掀開衣服讓歐約翰先生看我的青蛙肚,他總是笑著說,這樣很好啊。


除了一天照三餐睡之外,某一個晚上躺在床上準備入睡,我突然驚覺我的心跳聲出奇的大聲,而且還有些快速,我不論是翻左邊或是躺右邊,即使是仰著睡,我都被我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吵到快不能睡覺。那一天之後,我不時就可以感覺到心跳,只要四周稍為安靜一點點,我的心跳聲就衝了出來,我把自己的手臂平放在桌上,就可以清楚的看見手上那青色的血管正隨著我的心跳聲跳舞著。


有人說,這也是懷孕的正常現象。


我把這種情形告訴歐約翰先生,他在電腦的那一頭安心的笑著。




2013.3.20

自從上次去婦產科沒有照到任何東西後,至今已經差不多又過了3個禮拜了。


這次我又瞞著大家自己跑去婦產科,我以為等到8週左右可以順便照到心跳了,第一次沒有成功的送給歐約翰先生一個驚喜,這次如果連同有心跳的超音波照片可以秀給歐約翰先生看,他一定會笑到合不攏嘴的。


今天一樣是個有些起霧的陰天。


一樣的,我還是一個人緊張的坐在診所內等著叫號,櫃檯小姐和上次見到的是同樣的一批人,她們一樣面無表情的回話著,轉了頭卻又變了一張臉,我心裡默禱這次會有不一樣的結果,不要再讓我空歡喜一場了。


前幾天跟老爸還有老媽又聊到懷孕的事,雖然我知道他們很開心要當阿公阿嬤了,可是我暫時不希望他們把這件事情說出去,他們說這是喜事,我說,胚胎都還沒看到怎麼算是喜事?我坦白心裡的擔憂,我害怕這會是一個空包彈,老爸安慰我:『別傻了,我們都有在拜拜,神明會保佑的。』


我坐在沙發上,右手微微摸著肚子,我在心裡和小豆子對話,我說,小淘氣,這次不要再躲起來了,我們都很想見到你喔。相信,是不是就會有力量?


等了快兩個小時,終於輪到我了。


一進房間,這次是個女醫師,原來上次的男醫生有事請假一個禮拜,她是代班醫師。我向她說明來意,她看了一下桌上的病歷表,問我有沒有去別的診所照超音波,我搖頭說沒有,她又接著說:『照時間算來,這次應該要照得到心跳才是。』


她才說完,我的心撲通撲通的急速起來。


跟著護士走到隔壁的房間裡,躺下,掀起上衣露出肚皮,我深呼吸了口氣,護士笑著問我緊張嗎?我點頭說是,很緊張,因為上次沒照到,心裡難免怕怕的。女醫師走了進來,沒有遲疑的就拿起儀器在我肚子上移動著。


我專注的盯著牆壁上高掛的電視,沒一會我就看到了,這是第一次,我看見了黑白影像裡有個圈圈,跟我印象中看過的懷孕超音波照片很相似,我稍稍鬆了口氣,但是我發現女醫師依然沒有說話,她「咦」了一聲,我擔心的問她怎麼了?


『沒有心跳。』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的。『沒有心跳?』


『嗯,而且看起來好像有萎縮的現象。』接著,她要我把褲子脫下來,改用陰道超音波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劉多多
  • Sarah~~加油!!
  • Shirley
  • Sarah~加油!!
    很喜歡你們><
  • 劉多多
  • 看到歐先生說
    沒關係,我可以等,從認識妳那天開始我就一直在等待了
    >/////<多麼sweet的歐約翰先生啊~
    Sarah加油~never give up!!!
    大家都會一直陪伴著妳的^+++++^
  • littleAnn199
  • Sarah不用擔心:)
    雖然這個時間你應該已經確定bean的一切了吧 :)
    我希望還是好消息


    另一件事我想告訴你...
    我還是胚胎的時候也被醫生跟我媽媽說我沒有心跳...
    但是現在呢!!!
    我還是順利出生順利長大:)20年了噢!

    我由衷的希望一定會很順利的!

    BY小安
  • 悄悄話
  • siauyu
  • 小孩是緣份,我身邊也有人小產,但最後還是再次有了,順利生了,但
    下胎也是小產,她沒放棄,調好身體和心情,順其自然,就算是有了心
    跳後,還得面對每個檢查的健康,媽媽真的很偉大
  • 悄悄話
  • angelcc
  • SARAH加油 !

    支持你唷^^
  • 悄悄話
  • Amanda
  • Hi Sarah,

    I just want to tell you that, you are such a brave and wise girl. Reading your stories makes my
    emotion go through roller cycle too.
    +oil to you.
    *hug*
  • Hi Sarah,

    我是一直潛水的Eva,看到你這篇我感觸也很大,我一月底時發現懷孕,在NZ照了超音波確定有六周的胚胎及心跳. 但三月初生日的的隔一天,應是滿12周的產
    檢,卻意外出血, 一照超音波,寶寶已無心跳也沒有著床,所以我也很難過.只換了一臉賀爾蒙失調的痘痘臉.你人在台灣,可以慢慢用中醫重新調整體質,我也打算
    最近回去一趙,畢竟我都35,你還年輕,沒事的!!
  • 悄悄話
  • 親愛的sarah

    多保重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