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最近可能會很少更新文章,但是臉書會繼續進行。
昨天晚飯後,又例行性的和歐約翰先生去附近的公園快走運動。


其實在出發前我就再三的跟他說,才星期一而已嘛,我們應該就是take it easy。即使我的職業是英英美代子,但是畢竟以前我也在職場上走跳過幾年,可以深深體會那種週末放鬆過後第一個上班日對於上班族心理和身理所造成的疲憊感,尤其是歐約翰先生,總是在星期一早晨鬧鐘響起的那一霎那間發出絕望的哀嚎聲,我知道有「難睡癖(台語)」的他又一夜沒好眠了。


還沒換上跑步鞋之前我又再追問確認了一次:『你確定還是要出去運動?』


『當然。』毫不遲疑。


看他心意已決,我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走到了附近的公園,深入了非洲大草原,方圓百哩外的人影都像是小人國那樣的尺寸,沒有人會聽見我的大嗓門,而歐約翰先生也無須時時提醒我降低音量,於是我就扯開嗓子肆無忌憚的和歐約翰先生聊天,聊著聊著,聊到某件事情上面時我們兩人的意見出現相左,我陷入了沉思,腦中思考著歐約翰先生的那番話,我不再說話,但是雙腳沒有停歇,反而加快了腳步。


歐約翰先生篤定的說:『妳生氣了。』


『我沒有。』


『妳有。』


『我說我沒有。』我再次大聲強調。


『妳有,因為妳生氣時的臉就像這樣…。』他做了一個好醜的表情,嘴巴和眼睛都像是捏在一起的小籠包,我不想承認那樣子看起來很熟悉,我只承認他做起來比我還要醜。他繼續說:『而且,如果妳沒有生氣,那為什麼說話這麼大聲?』


『好,我承認我「現在」在生氣,但是我「之前」並沒有,我「現在」在生氣都是因為你一直說我在生氣。』他就是有辦法激怒我,還讓我罵人像繞口令一般的溜。


『好啦,我很抱歉,我不說了。』他嘻笑著。


我在心裡罵著,太遲了。沒想到說時遲那時快,歐約翰先生在一旁突然推了我一把,我整個人往旁邊跨走了好幾步,回過神後我轉頭瞪著他:『你幹嘛推我?』


『沒有啊,就只是跟妳玩嘛。』他還是嘻笑著。


『跟我玩?我不是你的兄弟,我是女人,你這麼用力可能會傷害了我,如果我跌倒了怎麼辦?』


『不會的,因為我只是輕輕的推了一下。』他走過來摟著我的肩膀,想逗我笑,試圖掩飾自己剛剛犯下的罪行。


我撇了一下嘴,雙手一攤:『算了,我習慣了。』我知道他討厭我說「我習慣了」,那聽起來像是他一直都對我很不好似的,我很壞,其實我是故意的,誰讓他偏要說我生氣了,那聽起來像是我一直脾氣很不好似的。


『習慣什麼?』他不再笑了。


『習慣你傷害我啊。』我說得一派輕鬆,偷偷用餘光瞄了他一眼。


果真奏效了,他臉色一沉,皺起眉頭:『如果是這樣,那妳為什麼要跟一個總是傷害妳的人在一起…。』


『好,那我走好了。』我沒聽完他說的話,掉頭轉身往反方向離去。


他在後頭喊著我的名字,一直說「回來,回來」,他還在玩鬧。前幾天我們看到不少人在公園裡溜狗,他先說他真希望此刻可以擁有一隻狗,這樣他就可以帶狗狗來公園裡玩耍散步,我驕傲的說我已經有了一隻,然後戲謔的抬起下巴看著他,他也不示弱,馬上彎下身撿起腳邊的一根枯樹枝,直狠狠的往前一扔就說:『SARAH,去,去撿回來。』要不就是偶爾我走得慢了一點,他就拍拍自己的左大腿,吹了聲口哨說:『SARAH,快,跟上。』


我沒搭理他的喊叫,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


我越走越快,之前在台灣快走時練出了好腳力,一點都不費力。但是,起初我還聽的到後頭有些尾隨的聲響,再後來,就只剩下我獨自踏過草堆的窸窣聲和耳畔的風聲作響,我很想回頭,看看歐約翰先生是否如往常那樣跟了上來,但是我覺得那樣做只會顯得我很沒有骨氣,很幼稚,雖然我現在的行為也沒成熟到哪,但是起碼我可以保有尊嚴。


好不容易終於走出了看似無止盡的非洲草原,差點以為就要迷失了來時路,回到了柏油路上,我忍不住往後飛快的看了一眼,一時之間竟然找不到歐約翰先生的身影,我有種被遺棄扔下了的感覺。


再下一秒,我才隱約看見被前面的路人遮擋住的歐約翰先生。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看見我,但是我快速的回過頭往前就跑,跑到前方販賣亭旁的空地就往裡面的草叢走去,躲在一顆剛好可以遮蔽我的身軀的大樹後頭,我小心翼翼的從右方探出頭來,想等歐約翰先生走過去了再出來,因為我不想走在他前頭,我討厭那種不知道他到底跟上來了沒有的不安全感。


我承認,我很小心眼。


自以為躲的神不知鬼不覺的,我有自信他並不知道我就躲在大樹的後面埋伏著,等了一會兒還是不見他的身影,才想轉身,歐約翰先生就無聲無息一臉「抓到妳了」等著看好戲的表情出現在我身後,那一瞬間,我真覺得糗斃了,恨不得可以挖個地洞鑽就進去,活生生有種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羞愧。


我沒認輸,倔強的隱藏著「好糗啊」的情緒。我雙手環抱在胸前質問他:『你為什麼沒有追上來?』


『我有啊,但是妳走好快喔。』他竟然一點都不生氣的笑著。


『你不會用跑的喔。』


『我跑不動。』


『你不是跑不動,一個男人怎麼可能追不上一個女人,你只是因為不想追了,婚前你願意在後頭跟著我跑,婚後你就不想跑了,是不是?』我砲語如珠的質問他,即使他解釋是因為我被草叢擋住了,他以為我停了下來,他才慢條斯理的走著。


我不滿意他的說詞,拔腿繼續往前快走,他喊了我的名字,我聽不清楚他後面含糊的繼續說了些什麼,我沒理會,快馬加鞭的趕路,好一會兒,他故意走到我身旁牽起我的手:『SARAH,我發現妳真的可以走很快耶。』


『你看,你明明可以追上我的,那剛剛還說跑不動?』


『那是因為…』他支支吾吾的吐出:『因為我的膝蓋痛,我有叫妳等等我。』


『你膝蓋痛為什麼不告訴我?』我覺得難受。


他沒回答我,其實不需要他說,這次我也知道答案了。


歐約翰先生這陣子偶爾會喊膝蓋痛,但是他要跟我出來運動時都半句不提,我以為他的膝蓋早就不痛了,我知道,他這麼做都是為了我,他知道我想運動,他知道我想趕快讓身體好起來,即使他下班回家累了,即使他的膝蓋還隱隱作痛,但是他選擇不說,不想讓我擔心,還主動提議要出來運動。


我想,有一些愛是說不出口的。


想起上個週末我們一起看Chinese food made easy,主持人Ching-He Huang是一個小時後在台灣出生、在南非長大,11歲時和家人移民到英國倫敦定居的台灣女生,這一集節目的最後,當她在煮飯準備佳餚時,她的一家人特地從北京飛來突然現身給她一個驚喜,她眼眶泛紅,驚訝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臉上的喜悅卻說明了一切。


於是這一頓飯就成了她和家人相聚的美好時光,結束前她說了,我們華人常常說不出我愛你這三個字,我們把愛藏在心裡,我們說愛的方式就是煮一桌美味的佳餚。


我看了很感動,於是我轉頭跟歐約翰先生說:『這就是我們說愛的方式,就像我從小看我老媽幫我們煮三餐那樣,因為她愛我們,所以我也喜歡幫你做飯,有時候我們說不太出口「愛」這個字,我們就是煮飯給你吃。』說得時候,我覺得鼻子酸酸的。


(Piri piri雞肉絲+菠菜蛋捲+醃小黃瓜)




(咖哩牛肉+可愛的飯團人)




(素食蔬菜義大利麵)


(雙色奶霜麵包布丁)


(灑起司條前的蕃茄鮮蝦焗飯)


(出烤箱後的焗飯,很奇怪起司的顏色不夠深)


(自製的低脂千層派皮夾堅果三明治)


(很不容易定型的日式醬油烤飯糰)


歐約翰先生先是大笑,他說「愛」還是要常常說。


其實自從跟他在一起後,我也漸漸被影響了,我們一天說上很多次「我愛你」,他更是時常掛嘴邊,我說,對著你我是很常說了,只是還是有很多看不見的愛,是說不出口的。是啊,我真覺得很多更深刻的愛,更細膩的愛,更細水長流的愛,是真的說不出口的。


他一定是又察覺出我激動的情緒,因為他上前抱住我,在我額頭上親了一下說,他知道,也感受的到我的愛。


在週末假期的早晨,我總是醒來又睡,睡了又醒,其實是因為我是一個不需要長時間睡眠的人,不熬夜時,6個小時我就睡飽了,熬夜時,睡上7~8個小時也是我的極限了,睡久了,我頭就痛。尤其,我又特愛早上醒來的感覺,覺得,真好,我還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運用,而不是醒來時早過了午時或是已經太陽下山了。


而週末假期是歐約翰先生不用特地早起又可以補眠的時間,偏偏他喜歡跟著我一起作息,我起床,他也會跟著起身,在一起這麼久以來,他沒跟著我早起的次數,五根手指頭就算得出來。我好說歹說了許多次,他就是不願意一個人躺在床上繼續睡回籠覺,他說,那是他難得可以陪著我的寶貴時間,他不想扔下我一人,即使我們同在一個屋簷下。


所以在歐約翰先生不用早起上班的日子,我就逼著自己在床上多睡個幾小時,醒來又睡,睡了又醒,睡到真的已經接近頭昏不知道今日是何日時才起身,就像週末假日晚上一邊打盹一邊陪著他熬夜看電影一樣,那是我愛他的方式,說不出口的愛。


有些愛,就像是一碗濃郁又有層次的營養煲湯,是用了許多天然的食材用慢火去細細熬煮的,看似平淡無奇,卻是費盡心思,一口飲下,暖了胃,也暖了心。


昨晚那一場在非洲草原的暴走,差點糟蹋了歐約翰先生的這一碗「愛心馬鈴薯濃湯」,剛剛跟他通訊時,我又再次跟他道歉,他問我為了何事?我說,我不該那樣甩頭就走,還怪他沒有追上我。


他卻不改幽默的只說了一句:『SARAH,我現在才知道妳真的走得很快啊。』




很抱歉我把留言的設定改為只有會員才可以留言,因為這陣子一直有寫著英文的垃圾廣告信,無法檢舉,前兩天甚至還一口起給我留了將近20篇的垃圾留言,所以我只好把設定更改了,對於不是無名會員的朋友們很抱歉,願意的話可以到我臉書留言或是私訊給我,再次說聲抱歉。

創作者介紹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invite6nak4
  • 家人都會吵架了~
    更何況是從小到大生活環境不同的兩人(夫妻)
    如何相知相惜、互相包容諒解是一大功夫啊~
    妳說的有一些說不出口的愛
    在台灣真的很難講出"我愛你"
    尤其是要對著家人說出來~更難!

    上禮拜我請我爸載我去搭公車
    時間緊迫,剛剛好在公車到達前"堵"到了XD哈哈
    當下阿爸說~快~快點招手!!
    我才剛下車,馬上就搭上公車,都還來不及跟阿爸說再見
    這種情景跟以前讀書時一模一樣
    回憶馬上浮現眼前,眼淚差點掉下來了XD
    by劉多多
  • 我的吵架應該是吃太飽沒事做吧@@

    你說的畫面我以前也發生過
    下雨天時我爸也會送我出門
    我是會記得說再見
    但是會覺得看著老爸把車開走的畫面...會心酸
    看來我們都是太感性的人啊><

    sarah 於 2013/06/19 18:51 回覆

  • VicPuah
  • 是真愛
    生活中就是這些瑣碎的小事讓我們心甘情願的跟著他離開故鄉 浪跡天涯啊!!!
  • 是啊,這不是愛是什麼
    哈哈哈
    只是辛苦歐約翰先生了
    娶了個難搞的老婆

    sarah 於 2013/06/27 14:50 回覆

  • 悄悄話
  • s84070008
  • 哈哈哈

    約翰先生還是很幽默

    不過~會這麼說是不想讓莎拉再難過了吧
  • 他這點我就很佩服
    照理他應該是氣到牙癢癢
    還可以跟我嘻皮笑臉的
    他的修養我望塵莫及啊~~~~~

    sarah 於 2013/06/27 14:53 回覆

  • cutebo2001
  • 飯糰超可愛的~

    你們真的很愛彼此~~
  • 我每次看也都覺得飯團很可愛
    只可惜被吃下肚了@@
    哈哈哈

    sarah 於 2013/07/11 0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