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我們見面,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歐約翰先生眼裡的光采黯淡了,也懂得巧妙躲避我探問的眼神。我看見他下巴長出的細小鬍渣,知道他一夜沒睡好。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