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的生日過後,我和他的互動變得更頻繁了,忘了說,他的名字是布萊恩。


我習慣在下班後,自己一個人跑到交誼廳去看電視,我的廚藝不好,也不喜歡下廚,所以老妹和其他友人就張羅晚餐和準備隔天要帶的便當,我則負責最後的清洗工作。布萊恩也會在下班後來到交誼廳,先是對我微微一笑,像是在說「嗨,妳好嗎?」,我回以羞澀的淺笑,像是在說「喔,我很好」,然後他就會坐在我旁邊,我們偶爾安靜的看著電視,偶爾談著工作上發生的趣事。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