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6點時分,外頭的天空灰灰的,雨下得很狼狽。整間屋子裡,只有雨滴拍打屋簷的聲音,我在廚房的料理桌上低頭做著鮪魚青蔬三明治,布萊恩則坐在大圓桌上寫Guest Book,想在離開Waterfront Lodge前留下感言。


這是一道再簡單不過的早餐,是前一晚才臨時惡補的,我卻還是有點手忙腳亂的。其實,只是單純地想爭取多一點相處的機會,在他離去前。偶爾,我們會很有默契的碰巧抬頭凝視著對方,沒有說話,只是心領神會的對彼此微笑。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