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的下午,布萊恩意外地出現在Waterfront Lodge。


那天是個周末假期,不用去葡萄園彎腰插秧的日子,我的身體還微微發痠著。走進廚房準備泡咖啡,才把水壺的水裝滿按下開關,窗外隱約傳來院後斷斷續續的談話聲,那爽郎的笑聲,是我思念已久再熟悉不過的了。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