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們躺在床上看電視,沒幾分鐘後,歐約翰先生就因為太疲憊而先跟我道聲晚安沉沉睡去了,聽著他的鼻息聲,黑暗中我繼續看著一部關於大白鯊的電影,不知道看了多久,看到大白鯊從水裡冒出頭把一個人瞬間咬成一半,鮮血淋漓的,咬到頭和手臂都分離而漂浮在水面,正緊張著,睡在一旁的歐約翰先生突然一個翻身說:『嗯,一個禮拜的公車花費大約是100英鎊吧。』


『WHAT?』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大約是100英鎊吧。』他又說了一次。


『喔,一個禮拜花100英鎊搭公車還真是貴啊。』我回他。


空氣靜止了幾秒,然後我們突然轉身看著彼此哈哈大笑出來,我伸手抱著歐約翰先生繼續笑,我們兩人笑到無法停止,笑到目油都流出來肚子都痛了。


是歐約翰先生說夢話了。


笑完了,讓我心疼的是,他連作夢都夢到是跟找房子有關的夢,自從開始找房子以來,我們幾乎不再看電視了,歐約翰先生下班後待在網路上的時間都是在租房訊息的網站上留連,不停地看,不停地找,就連昨晚電視有轉播他支持的足球隊,他看沒幾分鐘就又回到租房網站搜尋。這幾天,常常即使等我們都躺在床上看電視等著要入睡了,他還是會若有所思的望著遠方,我知道他腦子裡還在打轉著,總是輕聲的提醒他,就暫時別想了,放輕鬆地睡個好覺,明天再繼續努力。


在英國租房子每個月都需要繳交Council tax,有點像是在台灣的房屋稅,而房屋稅高低又跟區域的好壞繁榮及房屋價值有關,區段越好房子越好,Council tax就越貴,聽歐約翰先生說如果是找跟別人一起share的房子,像我們現在住的,通常是房東負責繳交,但是這次我們要找的是不需要分租的公寓,就必須自己每個月繳交這筆費用,那天唯一去看的那間小套房Council tax也要將近100英鎊。所以前天我們才把不同地段的房租、Council tax和生活花費大致列出來評估,想做為是要租地區好一點的還是租金便宜一點的依據,例如如果離車站有段路,需要往返搭公車的費用是多少?如果租的公寓沒有洗衣機烘乾機,那去外面的自動洗衣店的花費又是多少?


然後,昨天晚上他就說了夢話,看來夢裡的他是住在遙遠一方的國度,才會需要花到一個禮拜100英鎊的公車通勤費。


笑完後,我把電腦關掉,轉身憐惜的摸著他的頭髮和臉頰,把頭枕在他的胸膛上,緊緊的抱著他,要他什麼都不要再想了。


前陣子有個可愛的小女生留言給我說,看我這樣跟著自己喜歡的人,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真的很棒,她幻想中的結婚是一件很甜蜜很溫馨的事。讓我想到以前在書裡讀到的一段話,當時我還沒結婚,還沒遇到歐約翰先生:『妳一直認為婚姻就是「之後過著快樂的日子」,然而那只是剛開始,也不是都是浪漫的生活。


我想,與其說是要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如說我是喜歡自己當下在過的生活,如果不喜歡自己在做的事,不喜歡自己在過的生活,住在金窩銀窩也只會唉聲歎氣悶悶不樂吧。而且認真說起來,結婚要浪漫,勉強可以照著自己理想的劇本來走一段浪漫的童話故事,就屬大喜之日當天的婚禮了,為了一圓這從小到大的夢想,許多待嫁女兒心莫不花上各把個月,甚至是半年一年以上來精心籌備,經歷過無數次溝通和協調,彩排再排演,就只為了那一天在全場聚光燈下有一場完美動人的演出,而集結了祝福和掌聲後的生活,就真的是修行在個人了。


一場浪漫的婚禮,無法保證一段幸福的婚姻。



記得當初我在婚紗公司談論包套優惠方案時,我老實告訴對方,其實我是不想拍婚紗照的,負責小姐卻不停地灌輸我:『結婚是一生一世,也是一生一次,以後想起來都會是美好的回憶。』言下之意似乎是越奢華越高檔,妳的婚禮回憶就會越精采,以後想起來,睡夢中都會偷笑。也不知道是我太古版還是太不浪漫了,我只是回答對方:『可是,人生中有很多的「一生一次」啊。』


看多了,也聽多了身邊週遭有結婚朋友的故事,我發現許多人是用一生一次的理念來籌劃婚禮,卻無法用一生一次的信念來經營婚姻,事實是,即使我們的婚紗照只有勉為其難地挑出9張來,我們的幸福和歡樂也沒有少一點,給彼此的愛也沒有少一點。現在對我而言,幸福就在眼前,就在當下,而不是一場美麗的婚宴之後,當我看著心愛的人時,我想到的不是我們美麗的婚禮,而是未來我們會一直牽手走下去,一起在風雨中互相依靠,一起欣賞雨後的彩虹。


雖然我在婚姻的道路上還是個很菜的菜鳥,但是這短短8個多月來,我學到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道理(當然,以後還有更多的婚姻課題等待我去修行)。


記得以前剛結婚搬來倫敦時,有一段時間我對於歐約翰先生對我的大大小小有形和無形的一舉一動都是張大眼睛在仔細觀察,和有些女孩子會幻想結婚就是童話故事不一樣,我是打從心裡認定男人婚後就是會變,變的不貼心、變的不浪漫、變的很沉默、最後變成一顆沙發馬鈴薯在電視機前面落地生根了(雖然歐約翰先生本來就是馬鈴薯做的啦),所以我是用一種像是檢察官在收集犯人證據那樣的審視他的言行舉止,擺明了就是要證明他做不到婚前婚後都不會變的這項承諾,而我每次只要疑神疑鬼地抓到一點點的「不一樣」,就會哭天喊地的嚷嚷他變了,說他就像其他男人一樣,結婚後就都不一樣了。


說穿了,是我變了吧。


直到一次讀到一份關於夫妻相處的研究報導,裡頭提到造成婚姻的不美好和不和諧,不是事件,而是態度,是你對婚姻的態度,而態度又來自於你自身的價值觀和想法


像是一記當頭棒喝,重重的把我敲醒。


才了解到婚姻的關係,不再只是一個人的「我可以獲得什麼」,應該是兩個人更有責任的「我可以給出什麼」。談戀愛的時候,你問愛情可以帶給你什麼?你期待可以從愛情裡面得到快樂和自信,但是談結婚時,你還要問問自己,你可以給這一段婚姻和兩人的未來什麼貢獻?如何一起攜手讓這一段婚姻朝向更美好的方向走去,而不是只是自私地往你個人想要的藍圖夢想靠去。。


無疑的,我之前是用抓罪犯的態度,進行下去最後只會讓我們的婚姻往監牢的方向走去,因為我一直希望歐約翰先生在愛情裡給我更多,愛我更多,卻忽略了我是否也為了兩個人的婚姻付出更多。


這次的找房子,我以為會比第一次飛來倫敦陪歐約翰先生找工作和找房子簡單一點,因為有過經驗,也因為體驗過那樣的無形壓力,我以為我可以處理的更得心應手更知道如何先轉化自己的情緒,但是我錯了,我還是在找房子的過程中大爆炸過兩次(小爆炸幾次),一次是因為走到肚子餓了,發了一場脾氣,一次則是因為仲介沒有搞清楚狀況讓我們白跑了一趟。


我承認我偶爾還是會有:『啊,我什麼忙都幫不上,我是他的「絆」而不是他的「伴」。』的想法,可是這次我知道這樣的念頭對實際狀況並不會有任何的幫助,都說好了要一起面對,我不能再這樣自導自演這一齣悲情的獨角戲,我們是兩個人,是缺一不可,是少了一個就缺少樂趣的雙簧戲、是小熊維尼和小豬,也是海棉寶寶和派大星。


婚姻是要用心經營的,是一場學習的過程,絕對不會是自然而然就「童話故事」了,永遠童話故事的婚姻,要找好萊塢的大卡司男明星女明星來演才會有,只在短短不到2個小時的電影裡,剪輯濃縮精華了最美好最甜蜜的片段,你不知道的,卻是那些失敗挫折哭到一塌糊塗和上廁所蹲馬桶、摳鼻孔挖腳趾的幕後花絮和NG片段。


有人說愛情不用翻譯,應該也是浪漫電影情節裡才會有的,好吧,也許在眉來眼去含情脈脈的熱戀階段的確是可以不用翻譯,反正愛情的語言也不是非要用說的,牽牽小手也會有心電感應,只要確定你是愛我的,而我心只屬於你就可以了,可是到了步入紅毯另一端進入婚姻階段,就請乖乖的自動翻譯吧,沒有人有義務當你肚子裡的那條蛔蟲,因為婚姻的世界裡有太多要面對和應付的現實生活挑戰,挑戰是多到你肚子裡的蛔蟲都會應接不暇舉手喊投降。


昨天下午5點本來跟仲介約好要去看房子,看網路上的照片是個還不錯的公寓,雖然貴了一點點,但是歐約翰先生蠻喜歡的,結果後來被比我們早一步去看房的客人給當下訂走了,我想是這樣的無力感和他自身的責任感,讓歐約翰先生連作夢都無法擺脫找房子的夢魘吧。


但是套句歐約翰先生常常跟我說的:『這又不是世界末日。』是啊,房子總會找到的,這些都是必經過程,頂多到時候搬家期限到了就先去飯店住上個幾天,再繼續找,只是我跟他說好了,那些炒菜鍋和煮湯的鍋子他要負責拿,還有把我們之前在垃圾桶旁邊撿到的立燈一起帶走,我想,這項任務對於愛面子又怕丟臉的歐約翰先生來說應該比找房子的壓力還要大吧



延伸閱讀:

第一次飛來倫敦找房子:愛的小紙條
沒有我,你會不會比較快樂?

我們拍婚紗照的經驗:是誰說一定要拍婚紗照的?
幸福的試煉─噩夢般的婚紗拍攝(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