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love feels like magic, you call it destiny
When destiny has a sense of humor, you call it serendipity

***

我一直很相信命運之說,相信宇宙中有著難以解釋的神秘力量,支配著芸芸眾生的聚散離合。


當然,我並非迷信,不是非得看過「今日星座運勢」才決定出門與否,不會筊杯求神問卜來買大樂透,OK,我承認自己嘗試過塔羅牌和算命(這篇我想留著以後再談) ,不過最讓我著迷的是「serendipity」。

***

serendipity,此字源自 "Serendip",是"錫蘭"(今斯里蘭卡)的古國名。在劍橋字典的解釋是:名詞,the lucky tendency to find interesting or valuable things by chance。


也有人解釋,An unsought, unintended, or unexpected fortunate discovery made by accident(沒有刻意去尋找、沒有預料到或期望的發現、意外收穫、意外發現的東西)。


如果你問我最愛的電影是哪部?我會毫不遲疑的回答你是「美國情緣」(Serendipity) ,第一:因為它是我最愛的男演員約翰庫薩克主演的(文章請參考★愛狗男人請來電) ,第二:它是一部關於「命運」的電影,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來看看,我就不談關於電影的部分了。

(這是許多年前我生日時,老妹從dvd店以200元買來送我的生日禮物,片子我已經看了幾十遍了)


不過這部電影也就是我英文名字的由來,再加上約翰庫薩克主演的「美國情緣」和「愛狗男人請來電」中的女主角,都恰巧名為Sara,所以在前往紐西蘭的前兩個星期,我幫自己取了這個英文名字。只是當時在Napier的背包客棧裡,我的金髮KIWI好友也叫Sara,所以我就乾脆改為Sarah。


話說有一天我在紐西蘭的郵局裡,在等老妹排隊去寄信時,身旁突然出現一位老外白髮老翁,他沒來由的和我聊起天來。


『妳是哪裡來的啊?』他笑咪咪的問。


『台灣。』


『好巧,我以前在日本待過一陣子,日本女生都很漂亮。』


『喔,我是台灣人,不是日本人。』我解釋著。


『我真的很懷念日本,妳來紐西蘭多久了?』他以為台灣是日本的一個地名,繼續笑著問我:『喜歡這裡嗎?』


『來幾個月了,很喜歡啊,紐西蘭人都很親切。』


『妳何時會回日本啊?』


『是回台灣,我只可以待一年,一年到了我就得回台灣了。』我說。


『妳也許會嫁給KIWI,然後住下來,或是愛上某個外國人,然後就不回日本了。』


『不可能啦,我沒想過要嫁外國人,而且我還是想回台灣,台灣是我的家。』


『You never know.』他突然笑開,搖著頭。


『不會啦,我真的沒想過找外國人。』我堅定的看著他。


『You never know.』他重複同一句話,笑笑的看著我,然後轉身離去。


事後我和老妹提起這件事,也覺得挺有意思,他就像是個老天使,下到凡間和人們說說後就又回去了。

***

一年後,我還是回到了台灣,雖然在紐西蘭有過幾段小插曲,但是我沒有愛上任何KIWI而留在那,台灣還是我的家。


後來在去澳洲之前,我到朋友Amy家住了一晚(請參考文章「塔羅占卜之非關命運」) ,她帶我去一家她很愛的咖啡店,老闆會在咖啡上桌後,親自到妳面前在咖啡上拉花,而且老闆的拉花可以維持很久,即使在你喝了幾口咖啡,拉花還是完整的在杯中。


老闆先做Amy的,接著才做我的拉花,完成後他沒有立即離去,反而轉身對我說:『我送妳兩顆心,一顆代表妳,一顆代表妳男朋友。』


『可是我目前沒有男朋友啊。』我尷尬的笑。


『很快就會有了,到時後記得帶妳的男朋友來我店裡坐喔。』他說完就離去。


『哇,莎拉,我來這裡這麼多次,老闆從來沒主動說過話耶,每次拉完花就酷酷的走了。』Amy張大雙眼,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真的嗎?他從來沒有跟妳或是妳朋友說過話?』


『幾乎沒有,更不用說還拉兩個心給妳,我的就好普通喔。』她嘟著嘴,低頭看著她的咖啡。

(這是Amy的拉花,真的比較漂亮)


『可是啊,老實說…我覺得妳的拉花比較漂亮耶,我的好怪喔。』我小聲說,左右確認老闆不在附近監聽。

(這是我的...看的出來右邊有兩顆心嗎?)


『唉呀,莎拉,都說其中一顆是妳男朋友了,我都沒有。』


『喔,好吧,下次再帶我男朋友來給老闆謝謝啊!』我抬起下巴,故意驕傲的說。


接著我們相視而笑,小心翼翼地舉起咖啡杯在空中乾杯。

***

世界如此的大,澳洲至少是台灣的213倍大,緣分卻這麼的擠,擠到我和歐約翰先生這麼巧妙的在ROOM 30相識。


為了心裡的聲音,我獨自飛往澳洲,遇到了前世今生的尼歐,又跟著他飛往柏斯,在心灰意冷打算飛回墨爾本之際,在路上遇到潔西卡,為了莫名的直覺我上前和她攀談,所以幸運的找到工作而繼續留在柏斯。接著住了幾個月的ROOM 41竟然浴室下雨漏水,我被迫搬到ROOM 30,又因為淡季住宿率下降而改為男女混房。


歐約翰先生則是因為朋友安迪的ROOM 42最後一床被訂走了,只好搬進ROOM 30。


於是,我們很命中注定的相遇了。


我一直相信,人與人之間的相遇是註定好的,是躲不掉的,即使最後分離了,緣盡了,愛過了,也是一場緣分。如同電影「美國情緣」裡說的,It’s not an exact science,命運不是科學,無法解釋。


而更讓我無法解釋的是,那天是歐約翰先生剛結束台灣兩個多月回愛爾蘭沒多久,當我們在視訊時,他突然說當初有件事忘了問我。


『你甚麼事情忘了問我啊?』


『妳去床後面的櫃子上看,有一張紙,好像是妳在紐西蘭的履歷表,上面寫了些東西,妳去把它拿過來。』他說。


『這張紙嗎?』我透過電腦螢幕秀給他看,百思不得其解,這麼普通的一履歷表有甚麼文章在。


『妳看一下正面的左上方,寫了些甚麼。』


『喔……』我認真的看了一下,笑笑的問:『JOHN,那是你寫的嗎?』


『SARAH,妳再看一次,不要告訴我妳認不出來自己的筆跡。』


『咦?這是我的筆跡啊,可是我沒印象這是甚麼時候寫的。』我拼命的回想著。


『我一開始看到,也以為是妳後來寫的,想故意讓我看到。』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可是我看到名字,直覺認為這應該是妳去紐西蘭前寫下的吧。』


我低頭再次確認那些字,的確是我的筆跡,寫下的名字也的確是去紐西蘭前決定的Sara,而不是Sarah:『嗯…也許那時我心裡想著約翰克薩克(John Cusack) ,就寫下他的名字吧,我根本不記得有這件事了。』


『真的很奇妙,遇到妳之前,我不相甚麼Destiny,那是女孩子的事情。』他眼睛帶著笑意,溫柔的說著:『可是遇到妳的當下,我真的有種we are destined for each other的感覺。那天在妳房裡看到這張紙時,我就更相信了。』


『這樣看來…我在3年前就自己預言了未來會發生的事情囉?』我興奮的不敢置信這樣的巧合。





When love feels like magic, you call it destiny
When destiny has a sense of humor, you call it serendipity












PS:這就是那張寫下"Sara和John"的泛黃履歷表,我以人格保證,這絕不是我事後為了效果而編造出來的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