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0

昨天晚上不知道聊到什麼,歐約翰先生問我會給他的表現打幾分?


我想都不想就回答:『200分。』


『那滿分是幾分?』他問我。


我說滿分是100分啊,所以他是200分。


歐約翰先生搖搖頭說:『這不合理,如果滿分是100,我怎麼可能會拿到200?SARAH,妳認真一點回答我。』被認真的魔羯這麼一說,我只好配合他再重新評分一次:『喔,那就95分好了。』我以為說滿分,他會認為我沒誠意,說太低又不符合事實,於是我給了他一個看似合理的高標95分。


『為什麼是95分?』他又問。


看來我是很難在魔羯面前打馬虎眼了,也還好我天蠍的反應不是太差:『因為沒有人是完美的,可是你又表現的很好,所以我給你95分,那5分就是有空間可以再進步。』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沒再追問下去。


其實,我是真的想給歐約翰先生200 out of 100的,因為在我心裡,他真的是一個沒什麼可以挑剔的好男人,好老公。


他也許不多金,但是捨得花在我身上,他也許少根筋,但是腦子裡記得全是我的大小事,他也許不高大,但是給我百分之百滿滿的安全感,他也許不多話,但是會耐心聽我嘮嘮叨叨說些女人小心眼的話。除此之外,他會做家事,甚至比我的生活習慣還要好,工作下班回家了,他還是喜歡擠到廚房來幫我洗碗盤或是切切菜,晚上睡前陪我聊聊天,再一邊摟著我看恐怖片一邊昏沉沉的入夢田。


他從不抱怨,從不惡言相向。


之前我們一起看了一部黑色幽默恐怖片—Dead End(中譯名:死路) ,其中一幕是主角夫妻在車裡一邊開車一邊破口大罵的吵架片段,歐約翰先生轉頭跟我說:『SARAH,這才是所謂的吵架。』


什麼意思?我問他。


『吵架就是,兩個人互相責怪對方,不認同彼此的觀點又沒有共識,只說自己想說的,卻不願意冷靜下來聽對方想講的,還把過去發生的舊事都拿出來吵、拿出來罵,這才是吵架。所以我常說,我們沒有吵架,因為妳都是自己跟自己吵,我沒有跟妳吵。』他還說,吵架時說得話最難聽,真話假話全都放出籠,說了傷人,聽了傷心,所以他從不吵架。


我聽了無法反駁,的確,每次「吵架」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在發飆在生氣,常常是歐約翰先生搞不清楚我在氣什麼,說到底,還不就是我在鬧彆扭,我的低EQ是在火氣上來的當下無法遁逃的。


差5分滿分的95分歐約翰先生,被扣掉的那5分就是他那讓人又好氣又好笑的「幽默感」。


他其實是個很有喜感的人,在人前是個行事得宜有禮貌的好好先生,私底下卻是會極盡所能的搞笑逗我開心的天生喜劇演員,扮鬼臉、扭屁股、能說的和不能說的樣樣都來,他喜歡開玩笑,覺得人生苦事笑笑就過了,坦白說這是好事一件,因為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三天兩頭就上演愁眉不展抑鬱寡歡的悲劇人生。但是他除了愛自嘲,也愛開我玩笑,跟他苦口婆心說過幾次,我不是開不起玩笑,只是不要在我氣頭上時開玩笑,也不要把過去的疙瘩拿出來開玩笑,我說我度量小,有些事我特別敏感,如果不甚被戳中要害就會一觸擊發引發世界大戰的,他是嘗過了幾次苦頭,偏偏記憶力差,老是忘記了。


昨天的「德國QQ熊軟糖事件」就是這樣來的。


話說我在朋友們還在倫敦時,趁特價買了兩包德國QQ熊軟糖想託朋友帶回台灣給家人,但是後來朋友們都回去了,才發現德國QQ熊軟糖還躺在房間角落的購物袋裡。昨天又提到這件事,我故意嘆了口氣:『哎呀,我怎麼當時會忘記了呢?其他紀念品和餅乾都記得拿給朋友帶回去,就是忘了這兩包德國QQ熊軟糖。』我邊說,邊把QQ熊塞滿嘴裡,忿忿地用力嚼著。


歐約翰先生也伸手跟我要QQ熊軟糖:『我想,妳是故意的。』


『故意?我是真的忘記了,因為這兩包糖果沒有跟其他東西放一起,所以我就忘了啊。』


歐約翰先生吃著軟糖,繼續嘻皮笑臉的說:『妳是故意的,因為這德國QQ熊軟糖讓妳想起妳的「德國朋友」,所以妳捨不得送給別人吃,想自己留下來慢慢享用。』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很不高興的問,他絲毫沒有察覺我的不悅,還漫不經心的再說一次。


接著,就爆發了不知道是我的第幾次世界大戰,這次我又氣到說要回台灣,還鐵了心說不想再繼續了,因為我們始終走不出「德國風暴」,歐約翰先生忙著解釋他只是開玩笑,不是話中有話,更沒有其他意思,可是我就是氣不過,氣不過他只是覺得好玩就又拿出來講,氣不過他覺得我有些小題大作了。


我氣呼呼的,坐在椅子上不想說話,任憑他怎麼呼喚,我就是不願意移動我的肥臀坐到他的身邊去。


沒多久,我還在氣,卻看到他上網看電視還一邊看一邊笑,早就忘記我還在生氣這件事,於是,我把手邊的德國QQ熊軟糖拿起來扔他,他先是嚇了一跳,我又再扔幾顆,他一邊忙著接熊一邊喊痛,竟然還可以噗嗤笑了出來,擺明了就是在嘲笑我的幼稚行為,我也不管了,卯起來就拼命地丟熊攻擊他,歐約翰先生應接不暇最後索性把頭矇在被子裡喊投降。



到了傍晚,歐約翰先生為了陪罪說要請我吃去T.G.I. Friday's,我們又合好的手牽手出門去。


哪知道德國QQ熊軟糖的威力強大,戰火餘波盪漾又在餐廳裡繼續延燒下去,先是因為Friday's裡的音樂震耳欲聾,聲音大到我聽不清楚歐約翰先生講的話,連續「WHAT?WHAT?」問了他5次,我都還是聽不清楚那幾個關鍵字,歐約翰先生只好搖搖頭說That’s ok。


That’s ok?一點都不ok。


因為聽不清楚,我開始惱怒自己的英文程度不夠好,不夠好到在吵雜的背景音樂聲中一字不漏地聽清楚他說的話,又覺得左右兩旁的英國情侶都可以用母語溝通無礙,又神經質地想到或許他們正在心裡竊笑我只會用「WHAT?WHAT?」的簡單英文談情說愛。


後來,還無意間發現歐約翰先生出門前才戴上的婚戒竟然拔掉了。


整頓晚餐我都悶悶不樂不想說話,坐在對面的歐約翰先生卻還是一副淡然無所謂的悠哉樣子,明明知道我在生氣,還會偶爾隔著桌子對我微笑目送秋波,分明是想把我氣炸,或許就是看他不在意的,反而突顯自己的幼稚和小心眼,我這場脾氣眼看收也收不下去了,而且越是覺得自己孩子氣,就越是生自己的氣。


草草結束不好吃又貴的晚餐,在走路回家的路上,我終於忍不住停下腳步問歐約翰先生為何無名指上的婚戒不見了?他愣了一下,摸摸口袋,才恍然大悟地從口袋掏出戒指說:『喔,我去洗手間洗手時拔下來,結果就忘了戴上去。』


我不理會他的解釋,把我手上的婚戒也拔下來想遞給他:『拿去,如果你不想要自己的,那把我的婚戒也拿去好了。』然後我又一股腦兒的把先前的德國QQ熊軟糖事件都抱怨了出來,抱怨他不在意我的感受,抱怨他開玩笑只顧自己開心就好,還抱怨他在餐廳裡嫌棄我的英文不好。


我一說完轉身就想走,他一把拉住我,在大馬路旁緊緊的抱著我。


我掙扎想推開他,他不放抱著我,一一跟我解釋這一切都是誤會,他慢慢的說,我聽著聽著,心裡的怒火也慢慢地被澆熄了,我委屈的說,就是他一副不在意的樣子讓我更生氣,不論是之前他開德國QQ熊軟糖玩笑時,或是在餐廳時,他說,那是因為他不想把不好的情緒無止盡地延續下去,以前他會在我鬧彆扭時也連帶受到影響,會因為惹我生氣他也心情不好,結果一整天就因此而浪費了,我們兩人又會在事後懊悔不已那都只不過是些芝麻綠豆般的小事而已,所以,即使他知道我在不開心在說氣話,還是依然一副氣定神閑的。


他在我耳畔輕輕的問:『SARAH,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我難過的看著他說:『又不是你的錯,我要怎麼「再給你一次機會」?明明是我愛發脾氣,然後又氣你不為所動,相較之下反而是我很幼稚,所以就一直氣下去,氣到不知道該怎麼停止,我…。』


他把食指放在我嘴上,阻止我説下去:『噓,SARAH,我們之間只會有「我們」,而不再只是「妳」或是「我」而已,因為妳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妳的問題,就是我們一起的問題,這次是我不好,妳是知道我們男人都不會想太多,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又愛亂開玩笑讓妳不開心,』他溫柔的看著我,很誠心的再問一次:『所以,SARAH,妳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我點點頭含糊地「嗯」了一聲,眼眶已經滿是淚水了,他像往常一樣要我別哭,低頭把我滾燙的淚珠一顆一顆都吸走了。



牽著他的手往回家的方向走,我腦海裡想起多倫多珍妮猴一次留言跟我說的話:『妳真的是有福氣,遇到這麼好睥氣的歐約翰,所謂家和萬事興,真是嫁對人了。


突然可以領悟珍妮猴說的「家和萬事興」。


我的家庭小時候就是吵吵鬧鬧的,老媽生氣時,會跟老爸吵,老爸跟老媽吵架時,我就會躲在房間裡很害怕的偷偷哭泣,從小,只要老爸或是老媽其中一個人不開心了,全家就會籠罩在烏雲密佈的低氣壓裡,是現在老爸老媽年紀漸漸大了,比較少吵架了。


歐約翰先生常會在我發過脾氣認錯時跟我說:『SARAH,我永遠不會生妳的氣,不過,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生活所以我沒關係,可是以後等我們有了小孩子,我不希望我們的小孩是在父母吵吵鬧鬧不開心的環境下成長,我希望一家人都可以快快樂樂的,有事情都可以理性的一起討論。』


他又教會了我一課,寶貴的一課,家和萬事興。


我和歐約翰先生從來沒有為了生活的小細節或是文化不同而有過爭執,例如牙膏怎麼擠、馬桶蓋為何不掀起來、襪子亂丟和棉被不摺、不做家事不倒垃圾、要看得電視節目不一樣或是老外習慣喝冰水和飲料這件事。每一次的不開心,其實多數都只是我自己的「內心戲」,以前是吵過去的那個誤會,現在多是吵他看起來好像不開心,氣他看起來好像不想說話,怪他總是愛亂開玩笑。


婚姻裡的智慧就是以退為進,他總是說,這不是忍讓或是忍受,而是尊重和接受,看來身為男人的歐約翰先生比我這女人有智慧的多了。


晚上窩在歐約翰先生的胸膛裡看電視,我們把剩下的德國QQ熊軟糖拿來吃,他吃著吃著,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跟我說:『對了,SARAH,這QQ熊軟糖看起來好像很軟,其實還蠻硬的。』


『是喔,就是這樣才好吃啊,這樣才有嚼勁啊。』我邊吃邊說。


『沒有啦,我的重點是…QQ熊軟糖拿來打人其實還蠻痛的,它看起來軟軟的,打在頭上其實很痛。』他意有所指的說著,然後用手摸了摸額頭:『真的很痛。』他還刻意強調了一下。


好小子,又不忘報下午那「德國QQ熊軟糖打人事件」的仇。





更多我的人妻日記→請看「歐太人妻日記系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