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14.07.21

沒想到上一篇的人妻日記竟然是4個月前的事了,再次提筆(敲鍵盤) ,我人卻已經在澳洲雪梨的天空下了。

 

2010年開始寫部落格以來,我一直很喜歡紀錄生活中發生的點點滴滴,例如我們的小故事、婚姻中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我和歐約翰先生的互動、還有我偶發的心得感想,也從無名搬到了痞客邦,但是我的文章越寫越少,2014年都走過一半了,我才發了兩篇文章,卻是報憂不報喜。

 

我發現寫文章、幫生活做紀錄,可以讓我靜下心來好好地整理混沌的思緒,每一篇文章,我都當作是在對著「一個人」說話,更多時候,我其實是在跟自己對話。

 

但是回顧這一兩年來,走得挺辛苦的。

 

最快樂的時候,我寫了下來;最心碎的時候,我也寫了下來。寫了四年多的部落格,從最一開始的「史記」式紀錄方式,到了最近開始有「斷代史」的趨勢,生活記錄不再連貫,發文斷斷續續,我甚至萌生停筆關掉部落格的念頭,因為突然失去了動力和動機,我也發現太多時候讓自己「靜下心來」,反而容易墮入回憶的深淵,偏偏寫文章就是需要靜下心來。

 

所以為了避免有太多可以靜下來的時間,於是我開始運動,每天都出門快走去,假日歐約翰先生會加入我的行列,平日我則早中午出門走個7~8公里,順便買菜逛市集,下午又跑去附近的公園散步餵鴨子,然後回家作飯等歐約翰先生下班,再有空閒,我就跳鄭多燕,後期我還開始跟著網路影片跳瑜珈,一次歐約翰先生下班回家,開門見我滿身大汗躺在地上起不來,嚇了一跳。

 

我很享受這種偷得浮生半日閑的輕鬆,別人是從忙碌的生活裡偷閒,我卻是從忙碌的思緒裡偷閒。

 

但是這樣的偷閒生活之下久了,副作用就是我不想再提筆記錄了,硬是逼著自己轉戰臉書,差點把臉書當成部落格來寫,想著臉書就該精練,簡短扼要,我卻每每寫成阿婆的裹腳布,實在綁手綁腳。

 

今天再次敲打鍵盤,實在是因為來到澳洲這一個月裡的日子,幾乎天天見到陽光的好天氣和悠閒的步調讓我心情大為愉快,忍不住想寫下來。在歐約翰先生還沒開始上班前的日子,我們天天做三明治帶去公園野餐曬太陽,很簡單的生活,好像又回到我們還是背包客剛認識的那段時間,我要他別急著找工作,別只是為了生活而急著投入一份不喜歡的工作,我們可以省吃儉用,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假期。

3 

(那不是帽子,是風大把圍巾當頭巾,現成的一朵三八阿花)

 

其實想移民來澳洲,是歐約翰先生結束一年的澳洲打工度假後就閃過的念頭,尤其當他結束第一次的台灣之行後,我們兩人思考著分隔兩地的遠距戀下一步該怎麼走下去,移民澳洲這念頭又開始蠢蠢欲動了,於是他上網搜尋資料,發現他的技術是澳洲所需要的,只是礙於其中一項條件是必須在提出申請時符合有在相關工作領域持續工作一年以上。

 

歐約翰先生在家鄉工作至少十年以上了,只因為在澳洲打工度假的那一年空檔,他暫時失去了申請的資格,讓他扼腕不已。放棄申請技術移民後,接著,我們又思考著B計畫的可能性—同時申請加拿大打工度假,他那方沒有名額限制,就只看我是否能在台灣抽中加拿大打工度假簽證了,可惜好事多磨,當我被通知中選只要寄出良民證和護照即可後,又因為某些私人因素而計畫生變了。

 

當時我還為了這件事情難過好久,因為不知道兩個人的下一步還可以怎麼走下去?經過歐約翰先生仔細的想過後說,其實與其浪費一年時間在加拿大打工度假,就只是為了兩個人可以在一起,那還不如就腳踏實地的往長遠的計畫考量,即便這過程中還是需要再次分開。一年的澳洲生活,讓歐約翰先生明白到愛爾蘭不是他以後想組織家庭的地方,即使他想過老了後,我們兩人可以搬到愛爾蘭西部的Galway(高威)養老。可是在這之前,他說,如果以後有小孩,他希望以後我們的小孩可以快樂開心的長大,他覺得澳洲是個適合人居住的地方,步調悠閒,又陽光充足。

 

所以他決定把倫敦當中繼站,找份工作,直到符合申請技術移民條件。這中間我們花了一筆不少的錢找代辦公司經手,歐約翰先生說花錢好辦事,有專人處理,省時又省事,他覺得生活品質比較重要,是知道了我在這過程中隨時會有爆炸失控的狀況發生。

 

無奈在工作年滿一年後,澳洲政府的移民政策不斷改變,甚至停止收件,申請書送不出去,所以我們的移民計畫又這樣被擱著了,這麼一拖,久到我們都以為會從此在倫敦定居了下來,還考續不想再繼續租房而改買房子。

 

其實在歐約翰先生決定要找代辦申請移民時,他又再次詢問我的意見,因為我向來是「落地生根」的,把我丟在哪,我就在哪生根,我喜歡熟悉的,有安全感的,他希望我會快樂,他擔心我在倫敦落腳後,就會不想再移動了。老實說,從小到大我都沒有擁抱過在國外生活的夢想,從來沒有,所以在倫敦也好,在澳洲也好,我只希望可以早日安定下來,尤其我們的年紀也不小了,即使沒有小孩,我也希望可以早點有屬於我們自己真正的「家」,而不是像遊牧民族似的不停遷徙。

 

明白了遲早又會有移動的一天,我還是選擇支持自己所愛的人。

4  

偷偷說,曾經有一度我是希望簽證不要通過的,因為我逐漸習慣了在倫敦的生活,我享受這樣的安定,只要想到又要重新開始,再來一次,我就覺得心煩。可知道生活不比旅行,當你不再是觀光客的身分時,當你不再是只是到此一遊時,勢必得面臨現實生活中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考驗。

 

對於要辭去倫敦的工作,又需要扛起我們兩個人生活開銷的歐約翰先生來說,又何嘗不是呢?

 

可是人生真的很奇妙,當今年年初第二次含淚送走小豆子不久後,我們就接到代辦公司電話那頭傳來簽證通過了的好消息,歐約翰先生說,他相信這是老天補償我們的禮物,讓我有機會轉換環境、改變心境,揮別灰色的陰霾,到一個充滿陽光的國度,重新再一次享受我們的人生,所以我反而慶幸起當初我們做了這個決定,也開始期待起在澳洲的新生活。

 

而簽證通過的消息,也是今年年初唯一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因為就在我回台灣過農曆年的這段期間,歐媽媽住院了,她在看病的診所喘不過氣來,被醫生叫救護車送去醫院,一住就是好幾天,當時她只能靠著氧氣罩呼吸,拿下氧氣罩,她又會喘不過氣來,醫院做了不少檢查,從肺部檢查到心臟,都找不出確切的病因,所以醫生只能嘗試性的投藥,聽歐弟弟說,歐媽媽吃藥打抗生素到整個人都出現時間錯亂和空間錯置的現象,一晚,歐媽媽還跟家人說,她看到一個亞裔的女醫生,戴著黑框眼鏡,穿著醫生袍從房門外的走廊走過,她說她一眼就認出那人是我SARAH

 

愛爾蘭的醫院家屬不能待過夜,所以他們只能待到晚上會客時間結束,隔天一早再趕去醫院看歐媽媽,每天歐媽媽都吵著要回家。我在台灣什麼忙都幫不上,只好跑到台北的龍山寺去拜拜,順便幫歐媽媽求了個平安符,寄了過去,我還交代歐約翰先生別說那是廟裡求來的,就怕歐媽媽會因為宗教的不同而有顧慮。

 

歐媽媽在住院期間,就把平安符掛在病床的附近,後來病情好轉出院了,歐約翰先生說,歐媽媽在家中還把平安符掛在脖子上,她說,是平安符讓她順利出院的。

IMAG0502 

在歐媽媽住院的這段時間,歐約翰先生不敢告訴她我們的簽證通過的消息,怕她難過不捨,影響病情,是直到了4月底才小心翼翼的在電話中說了出來。歐約翰先生說,歐媽媽在電話的另一頭愣了一下,接著說恭喜我們,還說如果可以去澳洲,對我們的未來和發展都有好處。

 

我聽了好不捨,其實她哪不難過呢?

 

搬來澳洲,我反而離台灣近了點,我老爸開心的很,還主動提說以後要飛來澳洲看我,他說,英國可不行,太遠了,要不能抽菸10多個小時以上,他受不了。但是從倫敦到澳洲,飛行加轉機就幾乎整整耗去了24個小時,更別說是從愛爾蘭了。歐媽媽也知道,我們以後可能沒辦法每年的聖誕節都回家團聚了,可是她捨不得自己的兒子難過,不想歐約翰先生擔心,反而口是心非的說去澳洲好,在澳洲我們可以過更好的生活。  

IMAG1166  

五月中回愛爾蘭參加AaronCommunion(天主教聖餐儀式) ,我們都心裡有數,這次的再見,至少會是一年以上的暫別了。三天後,要回倫敦的那個下午,歐姊姊特地開了快一個小時的車程載著三個孩子們來送別。離去前,我們大家互相擁抱了好幾次,不停親吻著臉頰,在耳畔反覆地叮嚀著彼此要好好照顧自己,在門口揮別了好多次,回頭了好多次,坐上了車子後我們還是頻頻的回望,想深深的記住大家的模樣,就在車子開到了轉角處,歐姊姊從後照鏡看了一眼,驚訝的說Jamie追出來了。

 

我們猛地回頭,只見大姪子Jamie跑到分隔島中間的身影,接著車子右轉而去,就再也看不到了,坐在車子裡的我們都噤聲了,我紅了眼眶,鼻子一陣酸楚。

 

是註定了我們都得不停地再見和說再見。

 

記得剛抵達雪梨的前幾天,歐約翰先生說他開始有些想家了,在倫敦時,感覺離家還很近,到了澳洲,離鄉背景的情緒才真正的湧現,在心裡翻攪著,我安撫著他,說會慢慢習慣的,就像當初我在婚後就搬到倫敦居住那樣。

 

不論是在過去的倫敦,還是在今日的雪梨我們都只有彼此可以相互依靠是親密愛人更是並肩作戰的好夥伴感謝南半球的暖冬溫暖了我們想家的寂寞,也蒸發了悶了一整年的壞心情,所以我們都相信,對於這新的開始,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一定會的

IMAG1423  

IMAG1457  

 

PS:我在po出文章後給歐約翰先生看,他竟然說怎麼包頭巾的照片只有我的,沒有他的?我笑說因為我不想讓他出糗,沒想到他卻說他要一起陪我出糗,所以最後補上了這一張歐約翰先生耀眼動人的美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