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持續將近兩個禮拜了,每天接近中午的時候,我會換上運動服,穿上運動鞋,帶著後背包出去走路運動個一個多小時,用一秒兩步的速度,變化不同的路線,一路走下去。

 

天氣好的時候,就走久一點,看更多的風景。

 

而天氣好的時候,我喜歡往左邊走,離住處不到5分鐘的路程有一座與世隔絕的湖泊,靜悄悄的隱身在偌大的叢林公園裡,隋處可見肥滋滋的天鵝和綠頭鴨在岸上作日光浴,或從餵食的遊客手中爭食,在這裡,夏天是夢幻仙境,湖面平靜的讓人心曠神怡,忘了時間的流逝;冬天則是納尼亞傳奇,結冰的湖面銀白一片,空靈的美景令人震撼。

IMAG0704

再往前繼續走,穿過我戲稱是非洲的大草原後,就是24小時的Tesco了,達陣後,我就會掉頭往回走,Tesco旁是一間也是24小時的麥當勞,我不是咖啡迷,但是,總在經過時有股衝動想走進去買杯咖啡,在冷冷的天氣裡握上一手的熱度。

 

那天氣不好的時候,我喜歡往右邊走,離住處半個小時左右的路程有一座不大不小的購物中心,外頭則是幾乎天天都有各式各樣攤販聚集的市集,連綿整條長長的街道,不時可見攤販氣運丹田的喊著:『pound a bowl,pound a bowl(一碗一英鎊)。』

 

走了快兩個禮拜,我的心情越走越好,果然走路可以活化腦中的血清素,於是決定趁著我還有耐心的時候,記錄下我之前的心路歷程。

IMAG0717

歷經前後兩次的小產後,我發現自己心境上有很大的轉折和體悟。

 

去年的第一次過程,現在再回頭看,我覺得當時其實是「偽樂觀」的,這麼說好了,當時我以為「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是有道理的」,所以我用發現卵巢的畸胎瘤這件事來解釋小天使的離去,來讓自己釋櫰,來讓自己不要這麼難過。然而第二次發生後,我慌了,因為我找不到任何理由來說服自己這究竟是為了什麼?是為了什麼我還要承受第二次這樣失去的心痛?不是說下一個會更好嗎?不是說第二次再發生的機率會減少嗎?

 

老妹在去年發現懷孕時跟我說,她是去拜拜時跟註生娘娘求的,沒想到這麼快就懷孕了,她說我也應該去,我沒好氣的回她:『我去過了,還前後拜了兩次,還不是流掉了。』

 

那時候我覺得不公平,在台灣的日子裡我總是跟著老媽一起拜,老媽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初一十五、神明誕辰,從沒缺席過,跟著老媽,我也沒少拜到,起碼我也常是奉著母命提著三生水果到廟宇自個兒拜。

 

所以那時候,我覺得神明遺忘了我。

 

在第二次懷孕之前,我在youtube看到藝人Melody分享她過去不孕和求孕的心酸過程,她說,她每晚睡覺前會雙手合十跟上帝禱告,求上帝給她一個小孩,我的眼淚跟著她的每一字每一句撲簌簌的掉,我心疼同是女人求子的煎熬,這是腳一跨過去就懷孕了的女人所無法體會的。

 

當晚我跟歐約翰先生說,我們是不是也該跟上帝禱告?

 

沒多久我懷孕了,恰巧看到網路上有孕媽媽在分享懷孕過程的禱告文,有分受精卵結合期、受精卵著床期、著床後第一個禮拜…等等的禱告文,於是我跟著念,跟著禱告,我希望上帝也可以聽見我的祈禱文,只要能保住我的小豆子。

 

後來事與願違,那時候我覺得連上帝都不歡迎我。

 

第二次失去小豆子後,我好憤怒,我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跟歐約翰先生說,我再也不要相信什麼神明或是上帝了,沒有人聽見我的呼喚,沒有人回應我的祈禱,懷孕這件事根本就是一個笑話。然後我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寫給歐約翰先生書裡的一段話…

記得我告訴過你「我是被愛情詛咒」的嗎?似乎總是這樣,莫名奇妙的事情發生,然後我最後又是一個人了。有人說:『當你誠心相信愛情,愛情就會找到你。』所以我曾經很虔誠的祈禱,很堅定的相信著,可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人生總是不按牌理出牌,等待愛情,就像是等待一場不會降臨的雨季。

然後我試著去找出原因來,原因就是…老天爺打算要氣死我!

 

 

才了解,原來等著老天爺給一個答案的過程會是這麼的煎熬,所以我的結論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老天爺還是打算要氣死我!!!

pissmeoff 

回到台灣後,雖然我在所有的親戚面前演了一場可以勇奪金馬獎的年初大戲,可是我知道,其實在我的內心最深處仍然隱隱作痛著,好痛,好痛,向光的我越是想表現堅強,背光的我越是像一隻容易受傷的刺蝟,我放大旁人無心的每一句話,我怪罪旁人無意識的每一個舉動,我不解老爸老媽無視他們剛歷經第二次小產的女兒我,卻把所有的關心和注意力都放在快要臨盆的老妹身上,我要自己騎著機車去中壢看中醫,不論是下雨天或是艷陽天,也要獨自一人坐公車去林口看西醫、去抽血、去聽報告,那時候我偶爾會哭著在電話裡跟歐約翰先生說,我覺得自己好寂寞,我覺得好像沒有人在意我,而歐約翰先生總是會心疼的說:『SARAH,妳回來,回來我身邊,回來讓我照顧妳。』

 

然後我又會告訴自己,為了歐約翰先生,我要更堅強。

 

第 二次小豆子離開後,我終於相信自己原來不是一個「好人」,因為天公沒有疼惜我,歐約翰先生卻堅稱我是一個好人,我又說,好吧,那或許是我上輩子、上上輩子 根本不是一個好人,我作姦犯科、我殺傷擄掠,所以這輩子老天要好好的懲罰我,讓我知道失去的痛苦,失戀、失業、失去小豆子。

 

我用標題上網搜尋「Why do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

 

然後我找到一篇基督教徒寫的文章,那是關於上帝的「當壞事發生在好人身上」。我不是基督教徒,也不是天主教徒,但是這篇文章卻給了我很大的救贖,他說,很多人對於苦難採取最單純的解讀「如果你很好,你就不會受苦。如果你很糟,你就會受苦。如果有苦難,那就是你不好,是受詛咒,是受審判的。」

 

當可怕的事情正在發生時,並不是上帝在生你的氣,也不要對上帝發脾氣,那不是祂的錯。上帝的沉默會讓你質疑祂的存在,祂其實一直都在,順境時不需要信心,我們總是在困難的時候才需要。最後又說到:『若你正在經歷一段緊迫苦難的時間,有智慧地盡你所能去勝過。但成就了一切,要持守、憑著信心站立在主面前。順服忍耐,靠著信心熬過這場大火、試煉、痛苦、失望、疾病、金錢的缺乏和逼迫。因為神正在你生命中完成美好的工作

 

不論你生命中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都不需要上帝給你任何解釋,這才是真正的信靠。

 

然後我又在網路上看見一本書的介紹「當生命陷落時—與逆境共處的智慧」,有人分享了書裡的一段話:當你放過自己的同時,整個世界也會放過你。

 

這句話就像是當頭棒喝的把我給敲醒了,原來一直以來,都是我困住了自己,是我自己不願意放過我自己。

 

小n拼豆手創館」是只剩一隻右手的小N所創立的,幾年前的一場車禍燒燙傷讓她失去了面容和手腳,而當時的她只有14歲,我在網路上看到她的故事,難以想像她是如何勇敢的走過這一連串巨大的考驗。於是我讀著她的故事,讀到去年她寫下的一篇文章裡提到,前前後後20次的大手術後,醫生宣佈她的身體因為大面積的燒燙傷,已經沒有多餘和完整的皮膚可以再做手術了,她很難過,因為她沒有辦法再變更好了。

 

可是她在難過沮喪了五個小時後,她釋懷了,她說,這是因為上帝不忍心她再痛了,上帝要她面對這樣的自己,上帝要讓她知道,這一切都會過去的。

IMAG0707

我沒有改變信仰,但是我相信不論是東西方的神明或是上帝,都是真心希望你好的,都是一種心靈上的寄託。讀完那篇文章後,我開始懺悔,覺得自己過去怪東怪西的想法真的是幼稚到一個極點,所以當我在台灣每個禮拜去看中醫拿藥時,我會順道再去廟裡拜拜,去跟觀音菩薩和註生娘娘聊聊天,我反而得到心靈一種前所未有的平靜。

 

分享心理醫師鄧惠文說過的一段話:我們會覺得人有分樂觀跟悲觀其實沒有分兩種。樂觀或悲觀其實是在情境裡面我們可不可以去操作其實能夠操作、能去處理得來的時候我們都是樂觀的可是我們要容許自己有悲觀的時候。

 

她的說法,為我在發生事情當下的悲觀沮喪找到了一個出口。

 

我承認我不是天生樂觀的人,所以同是一個老媽生出來的兩個女兒之一,我曾經抱怨過老天的不公平,似乎所有的好事都集中在另一個人身上,而我卻得經歷失戀、失業,甚至兩次失去小豆子的磨難。

 

雖然我自稱自己是打不死的蟑螂,但是老天爺啊,祢也沒必要見我一次就用拖鞋打我一次吧?!

 

在我知道自己應該是因為自體免疫的問題造成流產後,上網找了許多資訊,在看到許多同是免疫媽媽們懷孕生子的辛苦過程,需要天天打針和吃藥來渡過整個孕期,每天提心吊膽的害怕下一刻肚子裡的孩子又會離自己而去的恐懼,然後我看見一個媽媽的留言說:『我每次在對著肚皮打針時,會對著針說,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和孩子。』

 

連同去年讀到超馬媽媽邱淑容故事給我的啟發,我感謝生命中這些我不認識的人所帶給我的力量,我感謝生命中這些充滿智慧的人無形中所給我的鼓勵,小豆子事件一的時候,當時的我是沒有足夠的智慧和經驗去應付這樣的打擊,小豆子事件二(希望也是完結篇)的時候,不敢說我有足夠的智慧了,但是就像鄧醫師說的,能夠處理的來的時候,我們是可以保持樂觀的。在跟逆境對抗的時候,你才會知道自己原來是可以有正向的選擇,你才會知道原來正向的力量就在那裡等著你去尋找。

 

所以這次老妹平安順利的產下小寶寶時,我在遙遠的這一方感動的哭了,我感謝老天,感謝在我身上所經歷的事情不是發生在她身上,我也感謝老妹,感謝小寶寶,因為他們讓我有這機會當了漂亮的阿姨。

 

人生的道路上我還在學習,還在累積智慧,我感謝失去的,珍惜擁有的,我也相信,越是在逆境裡,越是要有信念,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沒有人可以預測,我也不想癡癡苦等老天爺給我的答案,有沒有答案,日子都要過下去,但是我告訴歐約翰先生,我選擇為了我們未來的孩子而努力,而堅強,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過生活,不強求,不抱怨,然後靜靜等待緣分到來的那一天,我們再一起喜相逢。

 

祝,平安健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