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491  

一直覺得,歐約翰先生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如果有人問起,我總會似玩笑又堅定的說:『他喔,是我看過除了證嚴法師以外,最溫柔最peaceful的人了。』他的世界裡沒有惡言相向,沒有勃然大怒,甚至沒有大聲說話這一項,他溫柔到即使在我惡言相向,在我勃然大怒,在我大聲說話到要高分貝破表了,他還是一個溫柔相待的男人。

 

自從搬來這個新家後,我這個天生的活火山很不爭氣的爆發過那麼一兩次,至於導火線,還真是小到我都記不得了,讓我生氣的點,向來都不刻骨銘心,卻不改愚蠢可笑,然而,最後一次的暴風過境卻在房裡留下壞脾氣肆虐過後的痕跡,抹都抹不去。

 

那一次的強颱離境後,待我冷靜重新振作起來,他溫柔的牽起我的手,用一臉的無辜和純真導引我進入房裡,他先是佯裝一個踉蹌,站穩了腳步後低頭環伺,突然裝模作樣的驚呼了起來:『哎呀,SARAH,這裡怎麼會有一個凹洞啊?』

 

我一看,他腳邊的木頭地板似乎真有一個略微低陷的凹洞,我臉一紅:『那是那是我把椅子放下時,放太用力了。』

 

『喔,喔。』他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他又抬起了頭,貌似驚嚇狀,指著前方衣櫃上的牆壁問:『啊,那牆壁上怎麼會有鞋腳印?鞋印不大,會是誰的呢?』

 

我臉更紅了:『是我的。』

 

『奇怪,妳的鞋印怎麼會在牆壁上?』他歪著頭,撫著下巴。

 

『我扔的啊。』我招供。

 

『為什麼要扔鞋子?』

 

『生氣時,看到我們的合照就一肚子氣,就拿起鞋子想把相框打下來,』我越說臉越紅,像顆過熟的紅柿子:『可是因為太氣了,失了準頭,扔了幾次都只打到牆壁而已就留下鞋印了。』

 

歐約翰先生聽完,竟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又走上前來疼惜地抱著我。

 

我愧疚的道歉著,他卻溫柔的在我耳邊低語:『SARAH,我只是不希望看見妳生氣和難過的樣子。』

 

 

週末假日的早晨,我們一起享受窗外的陽光,一起享用熱呼呼的熱咖啡和熱可可,如往常的在天南地北下用完了早餐後,我窩在沙發上看電視,歐約翰先生則坐在一旁讀著剛剛才在樓下買來的報紙,我們陪伴著彼此這舒適的安靜時刻。

 

奈何多話如我,總是急著分享些什麼,於是忍不住轉頭跟歐約翰先生發表了一下對電視節目的看法,像小孩子般期待著些回饋,沒想到,歐約翰先生只是眼裡盯著他最愛的足球報導,頭也不回的對我「哼哈」幾句了事,就再也沒下文了。

 

我心裡有些悶,卻又覺得若為了這點連小事都扯不上邊的小小事而氣結,那實在是太不成熟了,雖然我的不成熟事件簿也不差這一筆。

 

索性閉上嘴巴,沉默的繼續回頭看著電視。

 

好不容易等歐約翰先生讀完了報紙,換他跟我分享報紙裡的有趣新聞,我也學著他先前的只是「哼哼哈哈」,堅持不給他開放性的對談。幾次後,歐約翰先生終於察覺不對勁了,看來他是極其不習慣我的安靜以對。他坐起身,認真的讀著我臉上的表情:『SARAH,告訴我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我刻意一臉莫名奇妙,裝蒜。

 

『妳有什麼心事?』他皺起眉頭:『還是我做錯什麼了?』

 

『我沒事,一切都沒事。』我不看他的說著:『你也沒做錯事,你是完美先生。』

 

『一定有事,每次妳說沒事時,就是出大事了。』

 

『沒有啊,沒事啊,我只是想說想學習你們男人一樣,不要太多話,不要太多意見,就靜靜的看報紙或是看電視,』我始終學不來,還是一股腦兒的全盤托出:『我們女人就是話太多,對什麼事情都有意見,這樣打擾了你們男人看報紙真是不好,從今以後,我要像男人一樣安‧安‧靜‧靜‧的。』最後那安靜四個字我加重了語氣。

 

歐約翰先生先是愣了一下,幾秒後,才恍然大悟我的話中話。

 

『對不起SARAH,我剛剛看報紙太認真了,妳知道的嘛,我很難一心二用。』他抱歉的搔了搔頭。

 

『也不是啦,我只是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太愛說話了,』看他一臉的歉意,我又覺得自己真是小題大作了,於是自我反省了起來:『像你在看報紙,就應該讓你安靜的看完它,而不是在一旁吵著你。』

 

SARAH,不要,我喜歡妳的多話,』他牽起我的手:『我愛妳就是因為妳是妳,我不要妳戒掉妳的多話,我就是愛妳的多話,其實剛剛我可以先停下來回妳話,然後再繼續看報紙,是我的不對。』

 

『我沒有生氣啦,其實我才應該給你一些安靜的時間,你知道的,我們女人就是改不掉這愛碎念的壞習慣。』我垂下眼,淡淡的說。

 

『不要SARAH,請妳繼續愛說話,我是說真的,我自己就是男人了,我不需要再娶一個「男人」回家,所以妳這樣像女人一樣愛說話很好啊。』他頓了一下,又繼續很認真的對著我:『不過老實說,SARAH即使妳今天是一個男人,我也一樣會娶妳,因為我太愛妳了,所以就算妳是男人,我也會把妳娶回家。』

 

『你說真的?』

 

『真的。』他點頭如搗蒜的跟我保證著。

 

我起身感動的抱著他,搖搖頭說:『謝謝你JOHN,不過還是不要好了,「我們兩個男人」….好奇怪喔。』

 

繼兩年多前那最浪漫的事,找到一個寧願變成殭屍也要和我在一起的男人後,我又找到一個寧願娶一個男人也要和我在一起的男人,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