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支廣告我很喜歡,Queen的Somebody to love,以前聽到時都會有點激動,總是想,找個人來愛有那麼難嗎?就像歌詞說的…

I work hard every day of my life這一生,我每天都努力工作
I work till I ache my bones工作到腰酸背痛
At the end I take home my hard earned pay all on my own然後把辛苦掙來的錢拿回家
I get down on my knees 我屈膝跪下
And I start to pray 開始禱告
Till the tears run down from my eyes 直到眼底淚如雨下
Lord - somebody - somebody 上帝,有誰........有誰能.........
Can anybody find me somebody to love ? 有誰能幫我找個人來愛?



和其他女生不同,我從不諱言自己擁有多次的「相親經驗」。


說「相親」老套了點,如果換成「認識新朋友」的說法或許好聽點,可是憑良心說,很少有人可以做到「買賣不成仁義在」,更何況,生活中又不差多那麼一個「相親的朋友」,所以硬要說相親就當是多認識一個朋友,又有點太勉強。而且,如果見了面發現不如不相見,許多都是成了打死不相往來的過客,在路上撞見了也要當做沒看見。


但是,我還是相信有很多人是因為「相親」而認識生命中的另一半,也有很多人因此多了個生活中可以談心的朋友。


我口中所謂的「相親」,舉凡朋友、親戚長輩和某某大嬸婆介紹的都有,有單獨見面、介紹朋友同行、兩家族浩浩蕩蕩多達十多人同時參加的情形都有。


老實說,我覺得相親並沒有甚麼好丟臉的。


套句史瑞克3裡,史瑞克跟亞瑟說過的一段話….
just because people treat you like a villain, or an ogre, or just some loser,
it doesn't mean you are one
the thing that matters most is what you think of yourself
if there's something you really want, or someone you want to be...
the only person standing in your way is you.
(只因為別人說你是怪物、說你沒用,不代表你就是怪物或是沒用的人,重要的是你怎麼看待自己。如果有甚麼是你真的想要的,或是你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最大的障礙只會是你自己。)


所以,即使有些人認為只有「剩男剩女」或是「有問題的人」才會去相親,也不代表you are one。


我很少拒絕相親的機會,不是因為我熱衷相親或是「肖ㄤ(台語)」,只是單純的想,我總是認為愛神邱比特從來不眷顧我,月老公公也總是遺忘我,所以沒有道理我渴望愛情的到來,卻只是鎮日坐在家中等待愛情從天而降。


所以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去看看,你永遠不會知道緣分是否就這樣發生了。


當然,甚麼事都沒有發生(不然也不會有機會遇到歐約翰先生)。


話說我的相親幾乎都終結在「第一次」,因為我不是炙手可熱的甜姐兒和賢妻良母類型,見了一次面,通常就沒有下文了。而讓我印象最深刻的相親經驗,是最後的這幾次。


倒數第三次的相親對象是一個大我8歲的竹科工程師,工作年資十多年,月薪十萬以上還擁有許多股票,有房子、有車子、不菸不酒無不良嗜好,最好的是婚後不用跟公婆同住。介紹的叔叔來到家裡那天,口沫橫飛的說著對方的優點還有對方家長的開明和幽默。


於是,兩個星期後我們見面了,連同我的家人、對方家人和介紹的叔叔阿姨夫妻,一個桌子擠滿十多人,大家尷尬又客套的點頭微笑。對方意外的看起來很年輕,頂多30上下,看起來安靜但識大體,我們沒有說到話,只有偶爾彼此的眼神在空中交會過幾次,又巧妙的飄移了,不過雙方的家長比我們看起來還要進入狀況,相談甚歡,似乎已經要結為親家那樣的熱絡。


飯局結束回家後,老妹問我結果如何?


『不知道,因為我們沒說到一句話,我連他有沒有口吃都不清楚。』我聳聳肩。


『哈哈,相信我,他一定會打電話約妳出去見面。』老妹信心十足的打包票。


『妳又知道?』


『因為你們沒說到話,那表示妳「還沒」嚇到對方,妳不開口的樣子還可以騙騙人。所以,他一定會打電話給妳,妳等著看吧。』咦,這是褒還是貶啊?!


果然,不出幾天,對方打電話約我星期六出去見面。這一次我們終於有機會說到話,一開始都很順利,他侃侃而談不扭捏,我對他的好感逐漸增加,直到…他開始批評他媽媽煮的飯菜不好吃。


『所以你會抱怨她廚藝不好?』我不敢置信的問。


『當然,不好吃就應該要說。』他一臉理所當然。


『可是媽媽煮飯很辛苦,不好吃也不該嫌棄吧?』我看到他不置可否的嘴臉,之前的好感瞬間消失蕩然無存。他是「巨蟹座」的男人,重視家庭生活和希望有人為他煮飯洗衣服,偏偏天蠍座反骨如我,所以我故意放狠話的說:『是喔,那如果以後我老公‧膽‧敢‧嫌‧棄‧我辛苦為他煮的飯,我就叫他出去‧吃‧自‧己,甭想我再為他煮一頓飯!』我刻意加強語氣,順便偷瞄他的反應。


這招果真奏效了,我看見他張大雙眼吞了口口水:『喔。』他避開我的眼神,啜了口飲料,沒多說甚麼。從此,我們沒有再見過面。


錯失了這個「好男人」,我著實被老爸老媽唸了好一陣子。


倒數第二次的相親,是我還在紐西蘭時老媽就不時打越洋電話跟我預告,說回台灣後要去見一個人,聽說就住在附近的巷子裡,我有不祥的預感。就這麼巧的,對方竟然是我小學的同班同學,我們約在咖啡廳見面,他說老遠就認出我來,說我一點都沒變(應該是我很久以前就「老起來放」吧) 。


小學三年級時,我們喜歡過彼此,可是後來我移情別戀了,因為躲避球很厲害的他總是在下課時故意用球丟我,所以我喜歡上挺身而出英雄救美的他的好友。


當然,雖然這次至少20年後的見面聊得很愉快,可是20年多前的火花早就熄滅了,乾柴少了烈火就是燒不起來,我們彼此很清楚,這只是一場闊別多年的同學會。


最後一次的相親,則是在我去澳洲之前。一個和我同年的男生,對方約在麥當勞見面,他的媽媽、我的爸媽和介紹人也到場,大家擠在狹小的角落座位上,介紹人即使刻意壓低聲量,還是引起了附近國中女學生的注意,我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是場「相親大會」。


我故意忽略旁邊女學生們的竊笑。


雙方家長互相自我介紹後就離席,留下我和他兩人喝著紅茶,沒有薯條或是雞塊。其實對方的長相不差,雖然不是我會夾去配的菜,但是高挑的身材可以比擬模特兒,口條也不錯,挺能言善道的。聊不到幾句,他就開始告訴我他的投資計畫和雄心大志,言談中透露他瞧不起對未來沒有看法或是到目前還沒有穩定工作的人,他說,他多的是交女友的機會,身邊也不乏仰慕者,只是他不要,因為他的人生藍圖是35歲才會考慮婚姻,他不想耽誤對方。


整場談話,我多半是點點頭,偶爾穿插幾句,因為不想打斷他的「演講」,我只差沒有起身鼓掌而已。


回家後,老爸馬上問我結果如何?


『喔,我不喜歡他。』我回答。


『妳每個都不喜歡,我看他一表人才談吐大方,妳又閒人家哪裡不好了?』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喜歡他和我一樣是天蠍座的。』


『星座一樣妳也不喜歡?妳都已經老大不小了,再挑剔就沒有了。』老爸開始碎碎念,我的耳朵都痛了起來。


『好,我告訴你我為什麼不喜歡他。』我決定坦白從寬:『他開車送我回來的路上說,如果我需要應付你們,他「可以」陪我出去喝咖啡交差,他說看得出來你們很在意,他不介意陪我演戲。他還說,他35歲後才要結婚,他是為了應付他媽媽才去相親的。』


老爸愣了很久,才開口說:『我也不喜歡他,我們不需要讓人家看低,甚麼叫「應付」?不要了。』我看到老爸有點受傷的眼神,心裡有些不忍。


嫁不出去的女兒,是我對老爸的愧疚。



前陣子和老爸用Skype視訊,他說,我變漂亮了,雖然老爸沒有說太多,而我只是跟他報告最近的生活,但是我讀出他眼裡的激動和情緒波動,他為我開心,因為我終於找到真心對我好的人。


他好強又不溫柔的女兒,終於找到一個包容的港灣可以停泊,終於可以收起揚起多年的破舊帆布,終於不用在遇到大風大浪就更頑強的抵抗。


視訊到最後,老爸又說了次,妳變漂亮了,然後安靜了片刻沒再說話,我只好說,好了,下次再打電話給你。因為,我知道再慢一秒掛斷電話,我就會看到老爸的眼淚,再慢一秒掛斷思念,我就會哽咽到無法言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