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讀過一篇文章,一個很漂亮的女生,氣質優雅又舉止得宜,總是不乏男性的追求和青睞。而寫這篇文章的男主角暗戀這個長髮飄逸如仙女下凡的女生多時。一天,男主角打敗眾多競爭對手,終於有機會和仙女一起共進晚餐,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直到…


直到仙女享用完主菜,用紙巾輕輕的擦拭嘴角,然後抬頭給男主角一抹露齒的微笑,櫻桃紅的雙唇間,綠色菜渣不歪不斜的卡在門牙齒縫上。


好個「紅配綠」。


頓時,男主角頭皮一陣涼,對面坐著的仙女不再是仙女,而是讓男主角從此失去興趣的「一枚菜渣」。


就是因為那篇文章,和不時聽到許多男性親口敘述美女菜渣卡牙縫,或是美女鼻毛外露的糗態,讓男人倒胃和興趣缺缺的例子,讓我第一次在歐約翰先生面前出糗時,以為我們的羅曼史將結束在「一枚菜渣」事件上。


身旁許多朋友都羨慕我有一口整齊又無縫的牙齒,卻不知道,我這口牙帶給我很多的不方便,甚至是扼殺浪漫的兇手。話說,因為我的牙齒「很緊」,食物常常會卡在很小的齒縫裡,有多緊?緊到牙線棒的線都很難「自由進出」我的齒縫間,反而會卡住牙線,或是斷在牙縫間,所以無法清除食物反而卡更緊。


記得我和歐約翰先生第一次出去約會吃飯,我一邊開心的吃著最愛的花椰菜一邊聊天著,不一會兒,歐約翰先生盯著我的嘴巴看,我問怎麼了?


『有東西在妳牙齒上,』他一派輕鬆,還不忘補充說:『我想是花椰菜。』


我當場尷尬的紅了臉,人中用力試圖遮住上排牙齒:『喔,我去一下洗手間。』即使故做鎮定,當下我還是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雖然我不是美女,但是菜渣卡在牙縫裡真的是糗到爆,事後我當做甚麼事都沒發生的回到座位上,默默祈禱他不要因此而對我失去了好感。不幸的是,這樣的「卡門(卡在門牙上)事件」不斷上演,不同的只是卡住的食物不同而已,歐約翰先生甚至都會叫我張開嘴巴讓他檢查,然後他用指甲把菜渣給刮掉,因為真的卡太緊,我的舌頭和口水都派不上用場。


前陣子,我生了兩次病,反覆不停的發著高燒,整天只能病懨懨的躺在床上,頭髮好幾天沒洗,我都可以聞到自己的頭皮味,而除了記得刷牙之外,我連洗臉都省去了,那陣子我就這樣每天躺在床上看電視,然後等著歐約翰先生幫我準備三餐。


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嘆了口氣,無法想像歐約翰先生怎麼可以忍受這樣一個蓬頭垢面的女朋友:『JOHN,你不覺得我現在很醜嗎?』我問。


『妳一點都不醜。』他沒有一點遲疑。


『你看,我沒有洗臉,沒有洗頭,也沒有化妝,』我用手指推了推因為油膩的鼻樑而下滑的眼鏡:『我看起來又一臉病態,我自己都覺得好醜,不想看到鏡子中的自己。』


『別傻了,生病的人本來就是這樣。』他伸手摸著我油膩膩的髮絲。


『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現在真的很醜…不要靠我太近,我的頭很臭。』我推開他的手,把身體往另一邊移動。。


『SARAH,妳知道妳甚麼時後最漂亮嗎?』


『有化妝時?』我挑眉問。


『不是,』他溫柔的看著我,笑笑的說:『當妳微笑時,妳是最漂亮的。』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的感冒已經不藥而癒了。果真,愛情是最好的良藥,勝過我吞下肚子裡那些五顏六色的藥丸。


『謝謝你,JOHN。』


原來,菜渣女也有春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