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說實話,一切真的都是妳昨天親眼預見。』
『實話?老天爺,未來的事情誰都無法蓋棺定論。未來是從妳的選擇中累積而成。』

— 摘自「伊斯坦堡假期」



上個禮拜,某天下午我臨時出去見了一位很年輕的旅人,她說她正在歐洲旅行,身上唯一一本從台灣帶來的中文書剛好讀完了,她第一個想到我,問我要不要在她之後旅行到英國時接手這本書「伊斯坦堡假期」,我上網查詢了一下,書的簡介說:『年輕調香師艾莉絲在倫敦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晚上常在家中款待三五好友,屢屢引起脾氣古怪的鄰居戴德利不滿。然而在聖誕前夕,她的美好生活四分五裂,因為一位算命師對她預言:艾莉絲必須出門遠行,旅途上遇見的六個人會引導她找出生命中的真命天子。伊斯坦堡會是她與那男人的命運交會地....。』


一來是故事內容很快就吸引了我,二來是我其實是感激這位年輕旅人的心意,於是相約見面。我們素未謀面,也幾乎不曾在網路上聊天,只有見面前幾天短短幾則連絡簡訊,所以見面當天我幾經波折在偌大的車站來回走了半個多小時才找到彼此,真是一場難得的緣分啊。


這幾天我開始閱讀這本書,讀到了書中主角艾莉絲在朋友的慫恿下走向了一個女算命師的攤位,天知道艾莉絲從來就不相信「未來的劇本已經寫好了」的這件事,她不相信命運,不相信生命中會有一些小徵兆,指引人們走上該走的路。女算命師卻跟她預言:『要有耐心,好女孩。在與他相遇之前,妳得先遇見六個人。』事後這段預言卻讓艾莉絲魂牽夢縈,非常困擾,於是在鄰居戴得利的鼓勵下再次去詢問這位女算命師。


艾莉絲:『跟我說實話,一切真的都是妳昨天親眼預見。』


女算命師:『實話?老天爺,未來的事情誰都無法蓋棺定論。未來是從妳的選擇中累積而成。』


書中女算命師的這句話「未來是從妳的選擇中累積而成」,讓我想起了幾年前的算命經驗,也是一位女算命師。


那時候我剛從紐西蘭打工度假回台灣,因為還心繫在旅途最後遇見的那個男孩,因為我的紐西蘭工作簽證進行的不順利,又剛好聽到一個朋友提到她去算命的經過,對方是個稱自己為諮商師的女算命師,心灰意冷之餘,我跟朋友要了對方的電話號碼,就選在我生日當天打電話去預約了,我把它當成是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儘管當時我並不清楚這會不會是一份錯誤的禮物。


到了預約的日子,我按照約定的時間去對方的工作室,一進去才坐定位,她就微笑著問我:『妳在電話裡說想問感情,那我想先問妳,妳覺得自己的感情運如何?』


『很糟,雖然我不會算命,但是我可以猜到應該不是很好。』我坦白說。


她低頭看了一下桌上的紙張,我偷瞄到上面寫著我的名字,她又抬起頭來,語氣和緩的說:『嗯,我在妳的八字裡看不到夫星。』


我不懂八字,但是我常看命運好好玩,知道夫星應該是代表著未來的另一半,她說看不到夫星,應該是說看不到我未來會有老公這件事,我以為聽到這樣的結論會當場昏厥了過去,沒想到只是背脊涼了一下,沒倒下去,還穩穩地坐在椅子上跟她討論了起來。


『所以,我沒有結婚的命囉?』我問。


『不一定,沒有夫星不代表結不了婚,其實每個人都可以結婚,去法院登記就可以了,只是幸不幸福而已。沒有夫星,只是表示緣份比較薄,很多都只是露水姻緣。』


我恍然大悟:『難怪,過去我遇到的愛情總是還沒開始,就結束了,或是好不容易開始了,又無疾而終了。』我又繼續問:『那我就會這樣過一輩子?』


『有機會,就去談戀愛。』


『可是,好痛啊。』我想起那個讓我學到連呼吸都會痛的他。


『會痛,還是要去談,這就是妳這一世的愛情課題,怕痛而不敢談戀愛,注定只是露水姻緣。』


『但是我談了,還是有緣無份,還是沒有結果。』


『妳要學會尊重愛情,愛情有它來去的自由,愛情來了,就好好把握,愛情走了,也要學會放下,所以妳要勇敢的去愛。』


我又問她,如果她可以從我的八字命盤裡看到我的夫緣淺薄,即使我勇敢的去愛,還不是徒勞無功?難道我勇敢的去愛,就可以跟命運抗衡,就可以改變未來?


她告訴我,每一個人一出生就有一張無形的光碟命盤跟著他,這張光碟裡敘述著這一個人一生中接下來會遇到的遭遇和命運的發展,江湖術士可以預測你的命運,就是照著這個無形的光碟命盤推算出來的,也是所謂的「個性決定命運」,很多人一輩子的個性都不會變,也不願意去變,也很難去變,所以命運當然是大致底定。一個人,起心動念之間就可以改變決定,改變決定就會改變習慣,改變習慣就可以改變命運,而這些改變,是算命算不出來的。


『就像妳去了一趟紐西蘭,這是妳原本的個性所不會做的事,但是妳改變了決定,改變了妳的慣性,這不都是妳以前所沒有料想過的事嗎?』她微笑的看著我。


我在很多文章裡都有提過,我是因為被公司無預警的革職了,剛好我的老妹又和她的朋友在著手進行申請紐西蘭的打工度假之行,所以我就傻傻地跟著去了。但是在這之前,我是一個不愛旅行的人,我是一個離不開家的人,以前我老爸每年暑假都盡量安排讓我們小孩子可以出國走走,這在別人眼裡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我卻非常的厭惡和排斥,因為我害怕任何不熟悉的恐懼感,我討厭那種無法預期的不安感,我連一個人去銀行和郵局都會緊張,我一輩子活在自己的安逸圈裡,一輩子做自己覺得安心的事情,所以生活在陌生的異地簡直是一項可以把我逼瘋了的決定。


但是被公司炒魷魚後,我過得像是行屍走肉的生活,表面看似堅強,內心實則徬惶不安,跟著老妹去紐西蘭打工度假,我沒有多想,其實是沒有心思再去多想了。


紐西蘭一年後,我又因為追尋心裡的直覺而單飛去了澳洲打工度假,我不是抱著在異鄉找愛的夢想而起飛的,因為台灣的這個算命師曾經告訴我:『妳的八字裡看不到夫星。』如果我在去澳洲之前是遇到「伊斯坦堡假期」這本書裡的女算命師,告訴我這會是一段美好的旅程,會帶領我找到命中注定的那個人,那麼我會迫不及待地趕緊打包行李上路,可惜沒有,沒有人告訴我這趟旅程會遇到什麼人,會遇到什麼事,我只是第一次,想依循自己內心的那個聲音,想抵抗總是做安全決定的固執,想把自己丟到一個無法掌控的未知裡。


直到今天,我還是不確定那個算命師是否有算到我會遇到歐約翰先生這號人物?或是我會做出去澳洲這項重大決定也是命中注定的?因為那天的算命諮商,從頭到尾她都沒有斬釘截鐵地預測過任何我未來會發生的事,兩個多小時裡,她就真的像是一個諮商師在剖析討論我的個性和脾氣。離去時,我腦海裡謹記著她告訴我的:『妳要勇敢去愛。』


然後我突然想到,在紐西蘭和澳洲這兩年的旅程裡,我前前後後不多不少共遇到了六個男人,最後才遇到歐約翰先生,很巧合地跟書裡的女算命師跟艾莉絲說的:『要有耐心,好女孩。在與他相遇之前,妳得先遇見六個人。』


「世事難預料,尤其在牽涉到未來的時候—皮耶.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