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部落格認識的朋友說很想念我以前會寫些關於愛情或是電影心得的文章,因為我最近發的文章都是和甜點食譜有關的。


我告訴她,這陣子我放任自己沉迷於烹飪和烘焙中,在做麵包和幫歐約翰先生做精緻晚餐的忙碌中藉機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潛意識裡,也刻意把自己如波濤洶湧般的情緒都收起來了,我是一個易感的人,想法很多,感覺也很多,說好聽是感性,說難聽則是想太多,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好,因為世界上的人本來就是百百種。而我也知道,發這種甜點料理的文章點閱率都很低,沒什麼人想看,但是點閱率的高低對我的生活起不了作用,改變不了什麼。


也許是她的一席話,今天我在第二次挑戰做Puff pastry休息的空檔中,突然想了起來,然後也突然想說說話,寫下來。


那麼巧的,今天剛好是回到倫敦滿三個禮拜了,回想起第一個禮拜,天氣很倫敦,依然是我離開英國前那樣灰僕僕的天色,天空是沉重的,說穿了,我早就習慣也不在意了,只是有時候我會悲從中來,一不小心,我的眼淚就會掉了下來,有時候我也會升起莫名的怒氣想找歐約翰先生吵架,講沒幾句,我的眼淚就會掉了下來。


週末後第一個上班日的早晨,我的早餐吐司佐了幾滴淚水,歐約翰先生只能緊緊地把我抱在懷裡,他提出要請假在家陪我一天,我搖頭拒絕,其實他心知,我肚明,這一切都不是為了失去小豆子的事,而是為了我遠在台灣親愛的老媽而感傷。


回到倫敦的第二天,老爸就在電話裡告訴我,說我前腳才一走,老媽蓄眼淚的水庫就毫無預警的潰堤了,老媽一天照三餐哭,打給老爸求救時都在淚水裡載浮載沉,她很徬徨,因為我的房間從此空蕩蕩了,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像一隻無骨米蟲般攤在堆滿書本和棉被的房間裡翹著二郎腿看電視,我不再一大早就下樓問她早餐要吃什麼,我不再中午騎機車出去幫她買午餐,我不再傍晚下樓去廚房幫她料理等會要煮的晚餐,而隔壁房的老妹也在今年嫁了出去,三樓的三間小孩房瞬間空出了兩間,於是老媽的心被挖了兩個洞,只能任由淚水填灌。


老爸初期不當一回事,因為老媽在我和老妹一起去紐西蘭打工度假時也上演過類似的苦情戲,也曾經哭紅兩顆核桃眼,他以為老媽至多哭個兩三天,眼淚就會收乾了。沒料到,老媽這一回卻不停哭,哭不停,像是一場停不了的雨季,哭到漸漸失去了昔日的光采和笑容,哭到老媽都不像老媽了。老媽是水做的,她是情緒豐沛的巨蟹座,天蠍也是水做的,只是我多了堅強的武裝,我不在人前哭,我只會躲起來偷偷哭,悄悄拭淚。老爸又說,老媽有時候就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客廳,不再哭了,但是臉上也沒有表情,像是靈魂被掏空似的,人在,心不在。


老媽說,她的生活失去了重心。


回到倫敦的第三天,老妹把老媽帶去她的新家,怕老媽一個人在家裡會悶壞,又會悶出眼淚來了。老妹先是偷偷打開視訊,想讓我看看老媽,我看見老媽坐在沙發上,眼眶紅紅的,很明顯是一雙哭過哭腫了的雙眼,眼神卻很空洞,老妹和我聊起天來,我藉機讓她們看一下我搬來的新家,一邊介紹,一邊又要幫鍋子裡正在煎烤的蛋餅翻面,老媽透過電腦看著我,她沒說話,我則一派輕鬆的繼續和老妹哈拉胡扯,其實,我的心裡在默默哭泣著,看到老媽恍神又悲傷的臉,我覺得很難過。視訊結束後,歐約翰先生走上前抱了抱我,在我額頭上親了一下,我的眼淚才掙脫束縛的解放了。


我想是之前發生了太多事情,所以老媽才變得更加多愁善感了吧,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呢?好像被迫在一夕之間長大,在一夜之間學習放手。加上老媽傷了右手,不能再隨心所欲的騎著機車就出門逍遙,出門散心,她像是一隻被囚困的籠中鳥,哪兒都去不了。


我想Mickey也是吧,寶妮走後一段日子了,Mickey才終於意識到那個她最愛爭寵的寶妮已經不會再回來了,Mickey也跟著黯然了,寶妮走了,Mickey的心也被帶走一部份了吧。


那陣子,我看著Mickey都覺得心疼,她成天跟著我跑上跑下,我只是上樓拿本書,她就跟著我咚咚咚跑上樓,我下樓倒杯水,她也立即起身跟著跑,以前她喜歡跟著寶妮,現在她緊跟著我,她的眼神看似充滿擔憂,似乎擔心我會就這樣消失不見了,我總是想,我這樣每天跟她說話,跟她玩,還不時喊著她的名字逗弄她,哪天等我回去英國了,沒有伴的Mickey怎麼辦?


所以我拿起眉筆幫她畫了兩道粗粗的眉毛,我帶Mickey去展示走台步,老媽說Mickey好醜,老弟說我神經病,老爸說我吃飽沒事做,可是大家臉上都在笑,Mickey也跟著一起笑,她看大家都有反應,尾巴又跟著搖。


這就是我的目的,我要大家看到Mickey就笑,然後Mickey也會跟著笑。





所以來到這裡的第一個禮拜,我幾乎每天都打電話問老爸,老媽一切好嗎?問久了,老爸不想我擔心,就開始說有好轉,有好轉,我也會line老妹,但是畢竟老妹在上班有公事要忙,偶爾我會等不到回音,投出去的憂心,就像是被拋進深不見底的漆黑無底洞裡,我只能乾著急,我不知道還有誰可以問,又氣自己遠在異鄉,一點忙都幫不上。


家人,是一輩子的掛念。


但是我知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日子還是得過下去,我也想讓之前連續兩次手術後的身體可以快點恢復正常運作,是不痛了,但是體內的荷爾蒙和內分泌系統都必須花時間讓它自然復原,急不得,人工流產比自然流產和生產都還要傷身體,我自從看中醫後就開始量基礎體溫,除了想了解自己身體恢復的情形,也想知道我的身體是否已經準備好可以再度嘗試懷孕了,但是不得不承認,我偶爾還是會被基礎體溫影響了情緒,可是心理影響身理,這不會是我所樂見的結果。


所以我再次沉迷於烘焙和烹飪,我每天研究食譜和尋找靈感,電視節目也只會鎖定在烹飪料理頻道,看廚師教做菜,看旅人嚐美食,即使只是當成一般的背景音樂,我享受其中而樂此不疲,我把情緒收起來,也把很多感覺收起來,除了歐約翰先生下班回家了,多數時間我不想說話,不論是臉書或是部落格。生活很簡單,也很快樂,我一邊烘焙一邊等歐約翰先生下班回家,享用我精心準備的晚餐驚喜,沒下雨的日子,我們就出去運動買菜,然後睡一覺,太陽出來了,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剛剛想起了老媽,我又掉了幾滴眼淚,在嘴角抽蓄顫動中才知道,還是會想念。




很抱歉我把留言的設定改為只有會員才可以留言,因為這陣子一直有寫著英文的垃圾廣告信,無法檢舉,前兩天甚至還一口起給我留了將近20篇的垃圾留言,所以我只好把設定更改了,對於不是無名會員的朋友們很抱歉,願意的話可以到我臉書留言或是私訊給我,再次說聲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