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醒來,彷彿做了一場似真似假的夢,眼角的淚水早已滲入耳際的髮絲裡,乾了的淚痕開始發癢,起身,一眼瞥見疊在床邊的箱子和零零散散的袋子,原來,那不是一場夢。


昨晚老爸老媽知道後,並沒有責怪我,只是叫我趕緊洗個澡,吃過晚飯後我就回房去了。我從來不是職業女性,在職場上衝殺出一條血路並非我人生藍圖裡的一部分,我只想安安穩穩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沒經驗?沒關係,我肯拼。薪水低?沒關係,我肯做。


在為公司打算前進大陸的商品設計了一系列的LOGO和包裝產品,都已打樣完成註冊並進入生產線,沒拿到公司當初承諾的酬勞,他們畫的大餅讓我吃不到卻甘心的更加努力,一個字,傻。


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局面呢?我一直想著關於背叛的事。


哭了三天三夜,紅腫的核桃眼早已擠不出一滴汁來,榨乾了。『炒魷魚』,我是挺愛吃魷魚的,下定決心,上快炒店再也不點『炒魷魚』這道菜,倒胃。


沒了工作,我的生活頓時失去了重心,以前早上8點前出門,下班回到家都已12點多了,假日也常是在公司加班度過,現在?閒得發慌,朋友氣得要我告他們無故解雇員工,但是,我的大老闆可是黑白兩道都吃的狠角色,小蝦米鬥大鯨魚,我可不想死的屍骨無存啊!


某一天,我坐在客廳翹著二郎腿看著電視,剛下班的老妹見了我,突然沒來由得冒出一句話:『姐,或許這是老天的旨意。』


『啥旨意?被炒魷魚?』


『不是啦,我覺得是老天要妳跟我一起去紐西蘭打工旅遊啊。』老妹知道我這人對於命中注定,宿命論向來最有興趣了,她的一句話,果然引我上勾了。


原來老妹正在籌畫申請紐西蘭打工旅遊的事宜,但是當時打工旅遊還不是那麼盛行,老爸擔心老妹出國後就會被人蛇集團給賣了,所以極力反對,於是她就想說服我一起去,一來有伴,二來老爸也會安心點。


生命總會找到自己的出入,更何況我是打不死的蟑螂,想擊垮我?沒那麼容易了。哭過了,就該微笑面對眼前的困境。


『OK,老妹,老姐跟你一起去,咱們一起到紐西蘭跟它拼了!』


When the opportunity knocks, answ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