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人瘋馬鈴薯,是在我認識歐約翰先生時就知道的。雖然在台灣我很少吃到馬鈴薯的料理(薯條除外) ,但是我並不討厭馬鈴薯。


自從來到歐約翰先生家中,因為歐約翰媽媽每天都會「煮飯」,所以除了我們住在飯店的那一個禮拜之外,其餘都是在家裡吃。而他們家的習慣是早中餐自己料理,然後歐約翰媽媽會負責煮晚餐。


當然,主食幾乎是馬鈴薯。


所以,早餐歐約翰先生通常是幫我準備烤土司、三明治或是烤馬鈴薯,午餐則多半會煮泡麵給我解饞,因為他知道我沒有「米飯麵食」會活不下去,會鬱鬱寡歡,於是他都盡可能讓我每一兩天就可以吃到麵食。


(歐約翰先生的烤馬鈴薯)

前幾天,歐約翰先生甚至請他媽媽不用準備晚餐,他出錢買Chinese Takeaway,這是我來到愛爾蘭十多天以來,第二次吃到米飯,雖然比不上台灣家鄉的美食,但是卻讓我感動到快要掉下眼淚,頻頻感謝老天爺賞我「一頓飯」吃。


老實說,我並不挑食,只是討厭豬肉不吃豬肉製品,算是半個素食主義者,沒有青菜活不下去。但是,我總覺得主食如果沒有飯或是麵,不算是一餐,充其量不過是打打牙祭的「零食」罷了,所以來到愛爾蘭後,沒有了米飯麵食,即使我吃到胃都撐大了,還是少了「心裡的飽足感」。


老天爺,請每天都賞我「一頓飯」吃吧。


話說之前我們在飯店住了7個晚上,因為沒有冰箱沒有廚房,所以都必須外食或是買些簡單的食物。這一個星期裡,我們只有第一晚和最後一晚在飯店樓下附設的餐廳用晚餐,因為那裡的食物不好吃又貴。後來我們都生病了,有好幾天沒有出門,只是去樓下的商店買些杯湯和泡麵。


幾天後我的身體比較好了,食欲恢復,開始覺得肚子餓。我有個壞毛病,肚子餓就脾氣不好,而且我肚子餓時只想吃「something salty」,甜點餅乾或是巧克力之類的東西只會讓我更生氣。


因為我把錢放在家裡忘了帶出來,而歐約翰先生也不願意把錢給我,讓我自己出去買東西吃,他堅持陪我一起出門,但是他病懨懨的又發著高燒,所以多數時間我只好忍著肚子飢餓躺在床上做白日夢,我滿腦子都是食物,餓到頭發昏全身沒有力氣,那時後我想:『原來,這就是快要餓死的感覺啊!』


我真的有餓到快要升天的錯覺。


就這樣,我一天喝好幾包杯湯果腹,晚上吃難吃到爆的泡麵,三天後,我就像火山一樣快要爆發。歐約翰先生察覺我的不對勁,不停地問我到底怎麼了?我終於憋不住的大聲咆哮:『我肚子好餓喔!』他聽完,很難過我原來已經餓了這麼久,他以為我跟他一樣都因為身體不舒服而沒有食慾:『SARAH,為什麼妳甚麼都不說?』


『因為這裡買不到我想吃的東西!』我委屈的說。


『妳想吃甚麼?』


『我想吃台灣食物!我想吃蚵仔麵線、豬血糕、米粉湯,我想吃我媽煮的牛肉麵!』我無法克制不去想台灣的食物,這幾年出國生活,我從來沒有這麼想念過家鄉的食物,一閉上眼睛,我彷彿可以嗅到滿桌台灣食物的香氣,一閉上眼睛,我彷彿可以看到大腸麵線、糯米腸、炒飯炒麵炒米粉在我眼前飛舞。


後來歐約翰先生堅持要到市區去覓食,他說那裡可以找到一些中華料理。於是我們在寒冷的天氣裡,步行20多分鐘到市區。期間,我因為太餓又沒有力氣,一直很想發脾氣,索性以烏龜的速度走在後頭,歐約翰先生要不時的等我然後拖著我往前走。好不容易到了市區,他問我想吃甚麼,我只說:『something salty』,我不想去餐廳吃,因為好貴,可是我也不想吃披薩三明治。


終於,我們找到一間Chinese Takeaway,他問我要不要?我只是低著頭不說話,動也不動。他又說:『只有5歐元,不貴。』我抬頭想了想,才點點頭。於是我們買了炒飯和炒麵帶走,因為那裡沒有提供桌椅,我們只好跑到公園去。吃完睽違已久的炒飯,我終於滿足的笑了。


『SARAH,妳剛剛捧著炒飯像飛一樣快,跟之前烏龜行走完全不一樣。』他趁機揶揄我。


『沒辦法,我肚子餓就脾氣不好。』


『而且妳一直臭著臉,問妳要甚麼都不說,只說something salty something salty,妳的臉比Dean還要臭!』他邊笑邊模仿起我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欠扁。


『I am sorry, JOHN.』我給他一個擁抱,愧疚的拍拍他的背。


他握著我的手,微微皺著眉頭的看著我:『SARAH,我要妳可以告訴我所有事,不高興也好,難過也好,我希望妳可以告訴我妳要甚麼。』


點點頭,我用力回握他的手。


我在心裡偷偷嘀咕:『其實,我只是想要天天吃「飯或麵」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