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寫一篇關於我們這次回去愛爾蘭主因的文章
但是這幾天來回奔波,早起又晚睡,昨晚還陪歐約翰先生喝了點啤酒
是啦,雖然是不到一瓶的份量。

上一次我記得有喝到酒,應該是老媽冬至當晚煮的薑母雞吧
所以算是很久沒喝酒了,歐約翰先生特別糾正我,說喝「一口酒」不叫「喝酒」
這樣會污辱到真正懂得「喝酒」的朋友
好吧,所以昨晚我看歐約翰先生的興致特好,就陪他「嚐酒」了一下。

我舉起酒瓶:『Cheers!』
『喔,妳現在就要喝囉?好吧,那我就先跟妳說聲Good night啦。』他也舉起酒瓶。
『我說Cheers,你說Good night?』
『是啊,因為妳一口就醉,Sleep well baby,明天見。』
沒辦法,我的酒量是Baby等級的,奇差無比。

所以至今我的腦子和身體還處於疲憊的狀態,是宿醉吧(?)
那只好先來個極短篇吧。





我們這次星期四就回愛爾蘭了,因為星期五一大早就要起床出門
所以歐約翰先生星期四下午提早下班,回來帶我一起去機場
一路上,很明顯發現歐約翰先生開始High起來了
說了好多話,嘴角還不時上揚,要回家的喜悅不言而喻。

我們降落在黑夜的都柏林機場,沒有太多時間讓我拍照
只拍了3張照片,這是我唯一滿意的一張。

這是第二次來到愛爾蘭了
上次過海關時,因為不知道情侶也可以一起通關
所以我自己帶著緊張的心情去排了Non-European的走道
當時的胖海關還問了我好多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那妳男朋友在哪?』
檢查了我的回程機票,還看了歐約翰先生的邀請信函
然後給了我限定的日期離境。

我事後不服氣,還跟歐約翰先生開玩笑
說我這麼不遺餘力地寫文章介紹愛爾蘭的文化和美景
理應拿到VIP簽證才是,理應可以自由進出不受拘束
他笑著安慰我,說我早已經拿到永久居留權了—是歐約翰先生授權發出認證的。

不過這次有歐約翰先生陪我一起走,安心多了
不知道為什麼,關於過海關,一直是我很害怕的事情
可能是UK Border Force這一類的節目看多了,加上現在很多國家都免簽
雖然省了一筆錢又省了繁複的手續
可是總覺得還是有那麼一丁點兒的機會被遣返回台
想起前年第一次用免簽進來英國,光是出發前害怕會被海關刁難
就讓我想到頭痛晚上做惡夢了







歐約翰先生一直擔心我會緊張要見到他的家人,不停地要我放輕鬆
他應該是想到之前去台灣,即使是第二次了,即使第一次我的家人都熱情款待
再次見到我的家人,他還是有些慌張不知所措。

難免的,第一次見對方家長總是特別緊張
擔心他們會不喜歡自己,擔心自己表現的不夠好
甚至擔心自己長得不夠討喜,不得人緣
可是第二次了,我反而老神在在的,因為沒耐心再去緊張一次。

在澳洲時,歐約翰先生就跟我提過他的阿姨—安娜
安娜阿姨從小看著他長大的,他們的感情很好,比跟其他人都好
她曾經跟歐約翰先生說,他們都是「同一種人」
都是那種可以一眼就看出對方的好壞,而且直覺非常強烈靈驗的人
也許是如此,安娜阿姨把歐約翰先生當自己的小孩疼,對他格外好。

所以第一次見他的家人時,其實我是比較緊張安娜阿姨對我的評價。

終於見到她本人時,我早忘了說些什麼話了,因為即使習慣了歐約翰先生的口音
可是同時出現4、5個愛爾蘭人,4、5種口音,那又是另一回事
我常常是雞同鴨講,比手畫腳鬧笑話,腦子像是填了水泥漿似的。

安娜阿姨很親切,個子圓圓小小的,說話中氣十足
她和歐約翰媽媽溫柔小心的個性很不同,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安娜阿姨也很愛笑,總是咯咯咯笑個不停
一大笑,就充血臉紅,一大笑,就花枝亂顫的
臉紅這點和我很像,我們都是有紅關公體質的皮膚,隨時都有像是要飆高血壓的氣色。

那一晚,歐約翰先生回到房裡等不及告訴我
他說,安娜阿姨很喜歡我,說一看到我就知道是好女孩
呼,鬆了一口氣,心中的大石總算放下了。

這次再見到她,她開心的緊緊抱著我
然後還拿出三年多前,歐約翰先生要去澳洲前做給她的一張小海報
是安娜阿姨笑到一隻眼睛翻白眼的照片,手裡捧著兩個布娃娃
上頭寫著斗大的字體…
:『於2009年2月X日失蹤,曾經住過XXX精神病院,危險人物,請小心。』
她一邊笑,一邊抱怨說怎麼不選一張好看點的照片呢。





我跟歐約翰先生說,Dean的人氣已經贏過刺蝟寶寶了
我還說,Dean是我的最愛
他搓了搓我的頭說:『妳不應該有最愛的。』
『我喜歡Jamie,也喜歡Aaron啊,可是Dean還是我的最愛,因為他不會拒絕我。』

Jamie是10歲的大男孩了,和我說話時還是隱藏不住害羞的表情
Aaron雖然還小,可是他喜歡和我作對,小淘氣一個
我們回去愛爾蘭前,他還跟歐約翰的姐姐琳達說:『我看SARAH是回不了愛爾蘭了。』
所以我見到他的第一句話是:『ㄚ哈,你錯了,我成功回來愛爾蘭囉。』

後來,歐約翰先生問我:『對了,我還以為我是妳的最愛咧。』
我不加思索的說:『喔,你不在最愛的名單裡啊,因為你是我的ONLY  ONE,裡頭只有你一個人。』




我要歐約翰先生把他小時候的照片再找出來
上次他拿給我看時,發現他青少年時的樣子酷似我的超級偶像Jon Bon Jovi。

現在的7、8年級生也許不認識Jon Bon Jovi
也沒看過他年輕時長髮帥氣的豪邁英姿了。


(左邊是JON邦喬飛,右邊是歐約翰先生JOHN)


我盯著照片,再抬頭看看歐約翰先生
我說:『你以前真的長得很不討喜耶。』
『嘿,妳怎麼可以這麼說。』
『是實話啊,而且你眼神看起來很犀利,現在和善多了。』

記得第一次看到歐約翰先生小時候的照片,我笑了好久好久
因為實在很難想像現在一副娃娃臉的他,以前長得這麼老成
不是一個可愛的小孩,跟我一樣,小的時候就先老起來放
他還是要臉圓圓的比較可愛,我總愛捏他的臉頰。



還好這次回愛爾蘭他沒有變太瘦
前幾天他偷偷跟我說,去年聖誕節他回家過節
歐約翰媽媽看他瘦了一大圈心疼地說:『你看,這就是吃太多麵和飯的關係!!!』
呃…這是說吃不夠馬鈴薯的意思嗎?



昨天我跟歐約翰先生說:『謝謝你娶我。』
他笑著問我,為何突然這麼說?
我回他:『因為你沒有離開我,你真的做到你說得,還娶了我。』
『我本來就沒打算要離開妳,也永遠不會離開妳。』
他把我抱在懷裡說:『雖然我沒有離開過妳,倒是妳自己逃跑了幾次。』
哈哈,又被他將了一軍。


好了,就寫到這了,腦子越來越不清楚了,可能會開始胡言亂語了
那就送上一首邦喬飛的動人情歌,他讓我想念在上班的歐約翰先生
也跟大家一起分享喔。


Bon Jovi—Thank you for loving m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