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初,因為好奇,我做了網路上免費預測2013年流年運勢的測驗,得出的結果是…

2013癸巳年,代表你的字是【捨】。
你所面臨的課題會是:舊的必需釋放,新的才會到來。放下使內心困惑紊亂的人事物,生命會因捨得放手而變燦爛。


當時我不懂,也沒放心上,是直到我2月初飛回台灣的那一個傍晚,面臨了我必須要學習的第一個【捨】。




2013.2.4

在倫敦機場,入海關後等著登機時歐約翰先生傳了個簡訊給我,他要我上了飛機檢查一下包包裡的手提電腦,我好奇的問他是什麼?他說是秘密,我看了就知道。等我坐上飛機繫好安全帶後,迫不及待的把手提電腦打開來,裡頭是一張卡片,我忍不住笑了出來,歐約翰先生總是有辦法趁我不注意時把卡片藏在電腦裡。


一打開,是一張微笑杯子蛋糕的卡片。


他說,他希望此刻的我是微笑的,像卡片上的笑臉杯子蛋糕一樣,因為我們只是短暫離別,很快就會再相聚,我只是回家去渡假,去見我的家人,去見我的朋友,還有去見我最愛的寶妮和Mickey,他還說,感謝老天,寶妮的病情已經穩定而且狀況好轉了,她們肯定等不及要見到我了。


最後他說,微笑吧,因為人生總會有低潮和難過的時刻,趁我們可以享受愉快的時光時,盡情的享受和微笑吧。
We have to enjoy the good times in life, because there will be times when it’s not so good, so SMILE.



闔上卡片,閉上眼睛,我想像著隔了一年後可以再見到寶妮和Mickey的畫面,過去在無數次的夢裡,我如願的抱緊了寶妮和Mickey,除了家人,寶妮和Mickey是我最放心不下,最牽掛的,尤其是前陣子寶妮因為心臟病肺積水住院了幾天,出院後,老妹讓我看她,我強忍著淚水透過Skype喊著她的名字,我不知道她是否聽見了,她虛弱的躺著,用力的呼吸著,我在心裡跟她說:『寶妮,妳一定要等我回去,一定要等我回去喔。』我向老天祈求,祈求寶妮可以度過這一次的難關,像往常一樣(會微笑的狗)。


老媽說,寶妮在等我,等我回去見她最後一面。


我很氣,我說不是,她不是在等我,因為她是小鬥士,她多次在鬼門關前活了下來,她有堅強的鬥志和旺盛的求生意志,她不是在等我,她是堅強又努力的在活著,她還要活很久,她還可以活很久,一定的。


也許是老天聽見了我的祈禱,回台灣前幾天,老爸說寶妮的情況有慢慢變好了,她也恢復了些食慾,還是會鬼靈精怪的抬頭東張西望的。


坐了10多個小時的飛機抵達桃園機場,老爸來機場接我回家,我大口呼吸著久違的家鄉空氣,有點濕,有點悶,卻沒有一絲的陌生,好像我從來就不曾離開過,台灣,我又回來了。坐上老爸的車,閒話家常時,我一心只想著要見到寶妮,見到我的寶貝。


回到家裡,一上了樓梯,是Mickey在樓梯口搖著尾巴迎接我,她那狐狸模樣的樣子讓我發笑,我抱起她,嗅著她身上的狗騷味,好懷念的味道,我一邊搓著她的頭,一邊下意識往老爸和老媽的房裡走去,我沒看見寶妮,她的睡床上空空的,我沒多想就開口問:『寶妮呢?』我以為,寶妮或許是在老弟的房裡休息。


『寶妮走了。』老爸緩緩的說。


『騙人…,』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我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裡聽到的:『是什麼時候的事?』


『昨天下午。』




2013.2.5

老爸多花了些錢讓寶妮可以在寵物天堂裡個別火化,所以他們可以暫時讓寶妮待在那,還沒火化,因為老爸希望我可以見寶妮最後一眼,他說我是她的主人,寶妮應該最想見的人是我。


隔天和老弟開車去林口的寵物天堂送寶妮最後一程。到了那裡,工作人員領我們到一間有擺設地藏王菩薩的房間裡,他們把裝有寶妮的箱子取了出來,並要我們上前去確認,我站在原地不動,我不敢看,我也很害怕,我希望寶妮在我的印象裡永遠是那活潑可愛的模樣,我實在不忍心看她冰冷冷的躺在紙箱裡,老弟走上前去確認,我看見他接過工作人員遞上去的面紙,他低下頭,我知道老弟哭了,我別過頭去。


工作人員也把面紙盒要遞給我,我搖手拒絕,我知道我不會哭,因為我在前一晚就跟寶妮的照片說過話了,約定好了,我告訴寶妮,我知道這是寶妮最後送給我的禮物,她選擇在大家都出門不在時自己靜靜的離開了,她沒有驚動任何人,就跟她善解人意的個性一樣,老爸說寶妮走的很安詳,因為老爸後來回家時,還以為寶妮只是睡得比較沉,以為她只是太累了。


老媽說,寶妮應該要再撐一天,只要一天就好,應該要等我回來才走。


老媽不懂,寶妮是知道的,她是知道如果我必須親眼看著她走,必須看著她的生命一點一滴的流逝,我會是如何的崩潰和無法接受,所以她選擇安靜的離開,她從我大學時代跟流浪狗媽媽那邊領養她回來,她一路陪了我十幾年了,這是她最後送給我的禮物,讓我永遠記住她的好。


對一隻16~17歲的老狗而言,在睡夢中安詳的離去,是一種福氣,我是替她開心的。


所以我答應寶妮,我不會哭,我絕對不會哭,我要她安心的跟著菩薩走,我告訴自己,如果我在送她的過程中留下了一滴眼淚,她一定會掛心而不忍離去的,所以我沒有哭,我忍著不哭,即使在工作人員把她送進了焚化爐裡,點燃了那一把熊熊烈火,我也沒有哭,我在心裡默唸,要她下輩子可以投胎做好人家的小孩,下輩子投胎當好人,如果她前幾世有做了什麼壞事和罪孽,那她這輩子應該都還清了。


把寶妮的骨灰放到甕裡後,封了起來,我們幫寶妮在寵物的靈骨塔裡選了個位置,打算讓她待在這一年,老媽說,一年就好了,這樣她才可以早日去投胎,下輩子去做人,不要再掛念人世間的人事物,就放心的走吧。


下午回家後,和歐約翰先生視訊,我垂下眼,淡淡的告訴他,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掉,我還親自蹲在她的骨灰罈前微笑跟她說謝謝,謝謝她陪了我這麼多年,謝謝她用了她的一輩子陪伴著我。我一口氣說完,深吸了口氣再抬頭,歐約翰先生不說話難過的望著我,他看起來比我還傷心,我終於再也忍不住的留下了眼淚。


我覺得,老天爺開了我一個玩笑。





2013.2.9

今天是除夕夜,全家人一起圍爐吃過年夜飯後,老爸和老媽拿出事先買好的刮刮樂,是一張壹仟元的刮刮樂,每人有一張,連遠在倫敦的歐約翰先生也分到了一張,老爸說這個刮刮樂有70%大大小小不等的中獎機率。啊,我向來就沒有偏財運,心裡想著我應該就是那另外30%的摃龜機率吧,但是看著大家都興奮的拿出銅板低頭猛刮,過年喜氣洋洋的,我也沾染了喜悅,趕緊拿出銅板輸人不輸陣的刮刮刮。


刮完了,我卻看不懂,儘管沒抱著任何中獎的希望,我還是讓家人幫我看了一下,沒想到,我竟然破天荒的刮中了2000元,如果扣掉老爸當初花1000元買的刮刮樂,表示我還贏了1000元,是所有7張刮刮樂裡最多錢的一張。


一陣樂不可支後,這樣從天而降的偏財運讓我心裡起了個念頭,而且這個念頭是最近的第二次了。


話說前些天忙完了寶妮的事後,一個如往常般的下午,我沒來由的突然起了個預感:『或許這個月我會懷孕呢。』但是卻又在這麼一想後,覺得荒唐的可笑,於是我把這個很傻的念頭藏在心裡,沒有告訴任何人。




2013.2.17

歐約翰先生告訴我,這幾天他贏了不少錢。


原來是他平日偶爾會下注的運動彩金,接連三場球賽都讓他給很神奇的押中了,而且他前前後後只花了不到10英鎊的本錢來下注,最後卻贏了快200英鎊,這樣的好運可不是天天都會發生。


我又想起了小孩會帶財這件事,但是我依然隻字未提。




2013.2.19

為了賭一把,下午我自己跑去買彩券。


其實我買彩券的次數五根手指頭就數的出來,而且通常都是運氣差到我選的6個號碼一個都不會開出來,所以這次我想跟它賭一把,賭一把心裡的第六感。我選了幾個這陣子對我有意義的數字,東湊西拼的湊到6個號碼,就下注買彩券。


晚上開獎後,我小心翼翼的對著手中的號碼,竟然就讓我中了3個號碼,這是史上第一回。


難道真的有事情正在發生?難道小孩真的會帶財?




2013.2.24

一向很準時而且每一個月該來的日子,已經遲了4天。


有鑑於前三個月我期待太大,而失望太深的悲傷下場,導致我至今遲遲不敢拿驗孕棒來證實我心中的疑慮,我甚至用善意的謊言欺騙歐約翰先生我這個月的「大姨媽」來報到了,就是不想他跟著我到頭來空歡喜一場。本來想就這樣擱著不去理它,但是每天懸著一份不確定的心情上上下下的也是一種煎熬,猶豫再三後,我緊張的撕開驗孕棒的外包裝,其實也不是第一次使用了,我卻還是很謹慎的讀著裡頭的說明書,就怕會有操作錯誤的閃失。


屏住了氣息,我把驗孕棒泡到尿液裡,短短幾秒的時間,我看到了那傳說中的第二條線。當下我不敢置信的再三確認,害怕那第二條線會憑空消失,幾分鐘後,第二條線還在,兩條一樣深的線條正說著有個小生命此時此刻就在我的肚子裡,那是一種很奇妙卻又不真實的感覺。


我興奮的掩住嘴巴,一個人呆呆的傻笑了好久,恨不得可以馬上撥電話告訴歐約翰先生這個好消息。但是我忍了下來,因為我想給他一個驚喜,我想要等去了醫院讓醫生檢查確定了,再把收到的超音波照片悄悄的寄給歐約翰先生,我期待看到他收到這個大禮物的表情。


所以我誰都沒有透露,自己隱藏著這個天大的秘密。


那時候,我想到了年初的運勢預言,我測到的【捨】這個字,我以為,就像預言說的「舊的必需釋放,新的才會到來」,我以為,我失去了寶妮,這就是我必須學習的「捨」,我以為,新的已經到來了,沒想到,我卻必須再去學習這之後的第二個【捨】。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