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奇摩新聞看到一名被家暴婦女月前上于美人的節目談自己的經歷,一個月後卻被前夫殺害的消息,于美人痛哭的照片,讓我激動到久久無法言語,而那集的非關命運剛好我在youtube上也看過了。


我一直很喜歡于美人,因為她和我那雞婆又喜歡行俠仗義的老媽很像,她們兩人都有愛說話和嗓門大直爽海派的特質,但是卻都宅心仁厚,擁有一顆溫暖和熱血沸騰的愛心,所以我能體會這件事情的發生對她有多大的打擊。


那名婦女在節目上泣訴的影像還在我腦海裡,除了不捨,更是心痛。


這件事情讓我想到歐約翰先生的一個朋友,安迪。


我在之前的故事裡有提到過,他就像是小熊維尼的真人版,只差戴了付眼鏡,憨厚的外表下其實很幽默,總是笑最大聲,說話最大聲。坦白說,如果不是他主動和我攀談又邀約我加入他們的行列,我和害羞的歐約翰先生可能在離開前都會僅止於淡淡的君子之交吧。


當時,我在澳洲柏斯有一份在咖啡店的工作,咖啡店則是在Kings Park那叢林般巨大的公園裡,常常晚班結束時都已經是晚上10點了,而資深同事們還需要額外2小時收拾和關店,所以我只能自己一個人從那黑漆漆的公園裡走快一個小時的路程回背包客棧。


總是邊走邊回頭看,手中握著手機以防萬一,就怕身後有陌生人跟著我。


後來認識了歐約翰先生和安迪,安迪有一台二手車,沒幾天後他主動說要接我下班,說一個女孩子在公園裡很危險,於是我答應了。但是到了當晚,在下班前幾分鐘安迪傳訊息給我,說臨時有事無法前來。我當時也不以為意。


後來有一次,我們一夥人開著安迪的車去看夜景,回程的路上我在後座昏昏欲睡,恍惚中,我聽見歐約翰先生在前座小聲的說:『慢一點。』下一秒,我就被車子巨大的晃動給震醒,原來是路中間隆起的減速路障,安迪非但沒有減速,還加速前進,就是為了把我給嚇醒。


和歐約翰先生在一起後,一次談話中我才知道,原來當初安迪喜歡我,某天他約我出去看電影,我卻傻傻的以為就是大家一起行動,不僅約了歐約翰先生、愛爾蘭兄弟黨,還約了德國朋友瑞貝卡同行,所以那次我們浩浩蕩蕩一夥人共有6人之多,和安迪設想的兩人約會完全走了調。


所以隔天他惱羞成怒就傳訊給我,說臨時有事無法來接我下班,其實他是和朋友們出去喝酒了。


再沒幾天,就看他和不同的女生約會,甚至把目標轉移到德國瑞貝卡身上。


歐約翰先生和他們從背包客棧搬到外頭的房子住後,我常常會去找歐約翰先生。有一回安迪喝醉了,硬是要闖入歐約翰先生的房裡,我出聲制止他,他卻強行推開沒有門鎖的門,覺得不受尊重的我請他立即出去,瞬間,他像是發狂似的破口大罵,甚麼難聽的字眼都出現了,甚至威脅我如果下次再試圖趕他出去,他會揍我一頓然後把我丟到大馬路上。罵完後,孔武有力的他開始用力的敲門,再來槌門,不消幾秒,我們的門上就出現一個大洞了。


安迪的暴力行為還不僅於此,有一天晚上他在家裡和愛爾蘭兄弟黨的弟弟布萊恩喝酒,隔天我們醒來,發現廁所和牆壁上血跡斑斑,雖然量不多,但是現實生活中看到這樣的場景,我真的是嚇到說不出話來。原來,他們兩不知甚麼原因吵起來,暴力的安迪就把身形足足高他一個頭的布萊恩打了一頓,所以布萊恩的鼻血噴的到處都是,當我們看到暱稱是湯姆克魯斯的帥氣布萊恩時,他已經被打到鼻青臉腫的像豬頭了,真的是慘不忍睹。


撇開像安迪這樣極端的例子,我也遇過很多「見笑轉生氣」和翻臉不認人的男生,喜歡和追求妳的時候,是一個樣子,被拒絕或是覺得有損尊嚴後,又是另一個樣子,這中間的落差,我真覺得他們可以角逐金馬獎的「最佳男主角」。


所以結論是,要真正看清楚一個人,應該是看他的「反應reacting」,而不是看他的「表現acting」。


一個人的表現(acting) ,是他想呈現在外給人的印象,那是可以塑造和表演的。但是一個人的反應(reacting) ,通常是潛意識或是沒有準備下所呈現的真實面。歐約翰先生常常告訴我,男人通常知道要說些甚麼好聽的話哄女生開心,因為女生喜歡聽,我想反之亦然。


如果一個認識不久的男人突然有反常的現象出現,請不要自己幫對方解釋,認為那是他一時的「失常」,殊不知或許那才是他「正常」的一面。


印象很深的一次,是歐約翰先生開車載我出去玩,因為他沒有先在愛爾蘭轉換國際駕照,所以照理說是不能在澳洲開車的,所以我們都很怕路上遇到警察臨檢。那天我們在車上,邊聽著音樂,我彎下身想從腳下的袋子裡找鏡子,卻發覺歐約翰先生緩緩的把車子停靠在路邊,他輕聲的要我別找了,我沒想太多,又繼續彎下身去翻袋子,他又再次輕聲的說,SARAH,等等再找。


我一回頭,就看見後方停了輛警車,一個員警走向我們。他朝車子裡仔細看了看,接著拿儀器要歐約翰先生吹氣測酒精值,結果當然是0。員警走後,我驚魂未定的問他怎麼會這樣?


他說或許是他開車調整座位時車子扭了一下,後方的警車懷疑是酒駕,就在後頭閃燈靠近,而我竟然沒察覺有異,還幾度彎下身找東西,那畫面從後方看起來應該就像是在試圖掩滅證據或是做賊心虛吧。


我說你怎麼不告訴我?他說怕嚇到我。我又問,那你怎麼不強硬的阻止我彎身找袋子,我可能會讓你惹上麻煩?他只說,雖然他也很緊張,可是他只想到不要嚇到我,因為我生平最怕的三種人其中之一就是「警察」。


那是我第一次相信,原來歐約翰先生的好脾氣和對我好這件事,不是裝出來的。


我想,沒有女人會選擇和一個有暴力傾向的男人在一起,看到這樣的事件發生真的很難過,也希望這樣的事情會讓社會真正的重視家暴的嚴重性。


一個真正對妳好的男人,不會只說好聽話,不會只在他開心時才對妳好,更不會在妳拒絕他時或兩人分手後用消失還是報復的行為和難聽的言語來懲罰妳,充其量,這樣的男人只是愛他的面子更勝過愛妳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