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晚上,歐約翰先生問我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這篇網誌的內容是甚麼?


我說,是我的心情,是我想跟你說的話,還有想給你聽的歌。打開電腦,Sara Bareilles的歌聲緩緩的流淌在小房間裡,他把我拉到懷裡,搓著我的頭,我們都沒有說話的靜靜聽著歌曲,當她唱著and if you say we’ll be alright, I’m gonna trust you, babe, I’m gonna look in your eyes, and if you say we’ll be alright, I’ll follow you into the light…,我忍不住的掉下眼淚,不想讓他知道,我咬著下嘴唇,肩膀卻藏不住的抽蓄著。


有時後,真希望自己可以自私點,像好友給我的建議一樣,就把問題都拋給歐約翰先生去煩惱,而不要自己一肩扛起。可是,看著為了我們的未來而辛苦打拼的他,我如何自私?如何開口?


父母的期望,父母的擔憂,我的年紀漸長,很多事情都得趕進度,他們的年歲漸高,很多事情都等不及,一邊是自己最愛的父母,一邊是自己最愛的男人,愛情無法斤斤計較,親情更是比天高,兩者,如何放在天秤上,如何做取捨呢?


歐約翰先生低頭抹去我的眼淚,他說,當我告訴妳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不是只是說說而已,請妳相信我,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在來到Chertsey之前,歐約翰先生告訴我,暫時把煩惱都拋在腦後,這幾天我們都別提不開心的事。三天兩夜的假期,他希望我可以盡情的玩樂和放鬆,即使離別的時間近了,可是我們還擁有當下。


只要珍惜,每一秒都是永恆。


No one knows where it ends, how it may come tumbling down
But I'm here with you now
Oh, I'm with you now


歐約翰先生上網訂的飯店是在一個湖畔邊的The Bridge Hotel ,我們很幸運的被安排在緊臨湖邊的房間,因為想選在靠湖邊的一側,想眺望美麗的湖景,還需要加收額外的10英鎊。看來歐約翰先生憂心的13號星期五,並沒有帶給我們任何惡運。


紅色的那棟其中之一就是我們的房間!


到了房間,我迫不及待的拉開落地窗,眼前的美景印入眼簾,湖面上兩隻天鵝優遊著,幾隻調皮的小鴨子一刻不停歇地戲水著,雖然天色漸沉了,但是悠閒的情調卻不打烊。歐約翰先生從後頭抱著我,我們倚在欄杆上,欣賞著浪漫的湖景,他問我,喜歡嗎?


我說,喜歡,因為有你在身邊。











晚上到樓下餐廳吃過飯,一起看了酒吧裡的足球賽轉播,回房前我們又到飯店外的超商買些零食和啤酒,歐約翰先生還多選了一瓶香檳,我笑著看看他,他很賊的說:『放心,我會分妳一點,不會自己喝光光的。』


回到房裡已經快半夜12點了,稍做休息後,歐約翰先生就說,明天一大早還要去遊樂園,為了儲備能量大玩特玩,應該早點梳洗準備就寢,於是我聽話的先去洗澡。出來後,歐約翰先生還攤在床上嗑瓜子看電視,我伸手拿起一包洋芋片,打開之際他阻止了我。


他表情略顯嚴肅的說:『SARAH,我想了想,還是覺得我們得把事情談開,因為我知道妳這陣子不是很開心。』


『I’m sorry.』我低頭。


他起身坐在床邊的單人沙發上,繼續說:『雖然妳不願意告訴我究竟是發生了甚麼事,可是我想我多少可以猜得出來,我不是笨蛋。』


『不是我不願意告訴你,只是…』


『妳先聽我說完,SARAH,我知道一定是和妳父母有關,他們一定是說了些甚麼關於我們的未來,但是妳不想告訴我。妳是知道我的,我不可能因為妳父母要我娶妳,我就娶妳,或是因為他們覺得時間到了,我就得娶妳,我有自己的計畫,沒有人可以左右我的決定。』


『這就是我不想告訴你的原因啊,我就是不想煩你…』我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即使不願承認,但是聽到這樣的坦白,我的心還是有點痛。


『聽我先說完可以嗎?』他再次打斷我的話,表情嚴肅的說:『SARAH,我不想做的事,沒有人可以改變我,除非是我自己願意…』 接著他站起來走近我,跪在我面前,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盒子打開:『Will you marry me?


我不敢置信地看著跪在我跟前,紅著眼眶的他,我摀著嘴,眼淚不停的滾落。後來我抱著他哭,也許是近日來的壓力和那些不能說的秘密,我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只是不停的落淚。


他抬起我的臉:『SARAH,妳還沒有回答我?』


我慌張的語無倫次,一邊抹掉眼淚,一邊比手畫腳:『啊,你之前說過求婚是要回答「YES」還是「YES, I DO」?…我記不清楚了…唉呀…』這麼浪漫的時刻,我竟然還不解風情的想著英文的問題。


『YES.』他笑著。


YES…』我口齒不清夾雜著淚水的說,又抱著他哭了一次。


他告訴我,很久以前就想跟我求婚,可是他當時沒有工作,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他說自己不能這麼任性的要我跟著他。他說他是個「很難給承諾」的人,就連手機綁約他都無法信任,超過半年一年的合約,他就會不自在,因為怎麼知道幾個月後他會不會改變心意?


從一開始交往,我們都沒有想過會走到今天,當時的我們對愛情都不信任,更不用說「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方式,即使年紀都不小了,可是我們沒有給過彼此任何關於「未來」的承諾。他沒有說過要娶我,更沒有說過要和我共組家庭,即使偶爾談到「未來」的可能,他也很巧妙的帶過。


他說他早就認定我了,他說他可以說幾千遍幾萬遍要娶我的好聽話,可是如果做不到,說再多都沒有意義。


他告訴我,那顆求婚戒是Forever Diamond,因為他想跟我永永遠遠在一起,永遠不分開。說著說著,他數度哽咽到不能繼續,心疼的看著他,比起手指上那顆可以用金錢買到的鑽石,我卻在他的眼中看見更多無價的鑽石淚珠閃閃發光,那才是我更想珍惜一輩子的心意。


他深吸了口氣,整理情緒:『所以妳剛剛是說YES?』


YES.』我再度肯定。


『歐喔,所以我逃不掉了?』


『門都沒有,這比手機綁約還要可怕,因為我會綁住你一輩子,FOREVER。』



然後歐約翰先生拿出香檳慶祝,原來這是他堅持要買香檳的原因!









所以,我們訂婚了




P.S.歐約翰先生刻意等到14號的凌晨才跟我求婚,因為他說在13號星期五求婚,太不浪漫了,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