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歐約翰先生回愛爾蘭和好幾個月沒見面的家人團聚,他的阿姨、妹妹和姪子們也專程回去看他。星期六下午,小孩子們在電腦的另一頭和我打招呼,很意外他們都還記得我,尤其是憂鬱小生Dean還不斷跟我說:『I am bigger, I am bigger.』真是可愛的不得了。



送走小孩子們後,我看見歐約翰先生滿臉的笑意,看得出來他很開心,見到久違的家人又回到熟悉的環境,他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雖然只能短暫停留兩天而已,可是在我離開後的第一個假日有家人能陪在他身邊,是我感到最安慰的事了。


『哈哈,他們看起來又長大了一點。』我笑著說。


『是啊,他們都玩瘋了。』


『回家的感覺如何啊?』


他笑笑,看了一下四周:『感覺太好了,自己的家、自己的房間、自己的床,還有自己的電視。』


『哈哈,比起那個又硬又吵的折疊式沙發床,你的大雙人床舒服多了。』


『當然,只是…』他看著我,輕聲的說:『如果妳也在我身邊就好了。』


他的聲音裡,透著遺憾。


『JOHN,雖然我人不在你身邊,但是我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著你,就像你說的,我們不遠,我們好近。』被他的眼神牽動,心裡即使覺得不捨,但是我依然微笑著,不想加深他感傷的情緒:『不過時間過得好快喔,去年你在那個房間裡和我視訊了7個月,然後,我們去了倫敦,半年後你又回到這個熟悉的房間裡,一切就像是昨日一般,有點不真實。』


分隔兩地的7個月裡,他在愛爾蘭的那頭和我分享生活的點點滴滴,我在台灣的這一邊,聽他說著,想像著小筆電那四方格後的小天地。


『是啊,不過不同的是,我買了新筆電,嗯,或許也該換掉這又舊又破的USB了,訊號還是不穩定。』


『哈哈,想要換掉甚麼舊的東西都沒關係,只要你不會想換掉我這「舊」的女朋友就好了。』我戲謔的說著,以為他會像往常那樣跟我開玩笑,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沒想到,他卻只是收起笑容的望向我,用一種堅決的口吻說:『不要開玩笑了。SARAH,妳知道嗎,我以前總是想,希望自己以後的另一半會是個善良真誠的好人。遇到妳之後,我知道妳就是我夢想中的人,我一輩子都不會想換掉妳,永遠不會。』


說完,他定定的看著我,眼神閃爍著誠懇。我藏在眼鏡後方的眼眶一陣熱…。



從小,我就是個很難得到讚美的小孩,除了讀書方面不用爸媽擔心之外,好強的個性和伶牙俐齒的口才只為我贏來負面的評價。小時後,站在甜美討人喜歡的妹妹旁邊,那些叔叔阿姨們似乎總是有意無意的忽略我,對我無話可說,卻只誇讚妹妹長大後一定是又漂亮又美麗,是個當明星的料子。


他們愈是讚美妹妹,我的臉愈是臭,心裡忍不住的想:『怎麼,難不成我是隱形的嗎?』


也許就是從小很少聽到讚美,長大後的我對於「外表美醜」方面反而不是那麼的在意,我覺得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有不同的氣質和個性,我不喜歡用世俗標準的漂亮與否來評論一個人,因為我相信有一顆「美麗的心」比擁有一副美麗的外表來的更重要。


在台灣,我這種像是外層裹著又苦又硬的辣味糖果,沒有市場,大家不愛。


出國後,發現老外讚美妳就像呼吸空氣那樣自然,他們說「妳好漂亮」、「妳好特別」的次數比在菜市場賣菜的阿婆,見人就喊「帥哥」「美女」的次數還要頻繁,或許出於禮貌,或許發自內心,又或許是別有用意,所以儘管我不是美女一枚,可是兩年多來收集到的「美女貼紙」,已經比我活了30年所聽到的還要多更多。


懂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嗜糖,不愛甜食,所以那些包裹著厚厚糖衣,上頭還撒上五彩繽紛的巧克力碎片的甜言蜜語對我起不了化學作用,沒有小鹿亂撞,更沒有蝴蝶在肚子裡飛舞。


我沒有昏了頭。


後來遇到了歐約翰先生,認識的初期他幾乎沒有對我說過甚麼動人的好聽話,就連對我好的方式,也常常是含蓄的可以。曾經問過他,為何會注意到我?他只是靦腆的說,就是覺得妳很好。


一直以為我不需要任何形式的讚美。


直到一次和歐約翰先生開車出去玩的路上,我還是一樣嘰哩呱啦的說個不停,說著說著,他突然在停車等紅綠燈時,轉頭伸手握住我,看著我說:『SARAH, you are a great person.』


我愣了一下,然後笑著問:『就因為我的話很多?』


他害羞的抓了抓頭,察覺自己沒來由的迸出一句話,於是傻氣的說:『不是,就是覺得妳是個很棒的人,SARAH,雖然我不能保證可以給妳最富裕最好的生活…』他繼續說:『可是我保證會好好的照顧妳,給妳我可以做到的一切。』


綠燈亮了,他踩下油門往前進,握住我的手卻沒有鬆開。


那是2009年的柏斯夏天,車窗外的涼風拂上臉,聞著夏日的青草芳香,偷偷看著歐約翰先生的臉龐,他專注的開著車,我的心裡湧起一股無法言喻的幸福感,知道內心深處有一塊部分正在融化著,那是多年來沒有人可以觸及到的深層地帶。


突然想起許茹芸的「男人女人」裡有句歌詞是這麼唱的…男人男人,多希望你是好人,多希望用你的真,讓我不必再心疼。


歐約翰先生不喜歡我說他「是個好人」,因為他說每個人都是好人,是個好人,聽起來很不特別,聽起來像是鄰居的伴。


的確,以前遇過一些男人,人都很好,只是不夠好到不會傷我的心;人都很好,只是不夠好到有勇氣和我一起走下去;人都很好,只是不夠好到愛我比愛他們自己多。我遇過很多好人,卻沒有人願意為我停留,曾經,他們讓我以為我不是一個能夠得到幸福的人,從來不是。


很幸運的,我遇到了歐約翰先生,他是個很好的人,是個擁有很多愛可以給的人,他寬容而善良,也不計較在這世界上好人總比壞人來的狼狽。他的好,很多時候別人都看不見,就像我的好,很多時候別人也看不見。


他打動我的,不是「我喜歡妳」,不是「妳好漂亮」,不是甜到會蛀牙、甜到會惹螞蟻的好聽話,而是一句簡單的「You are a great person」。是他讓我知道,在許多美女環繞的茫茫人海中,他可以一眼就認出我來,是他讓我知道,原來我是一個值得有人對我好的,好人。是他讓我知道,我是可以幸福的。


因為他說,我的心會發亮。


雖然我不是美女,可是這卻是我聽過最美的讚美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