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約翰先生在希臘要回倫敦的前一晚,聊著聊著,因為頭痛,因為對於話題敏感,我發了一頓脾氣。


我知道自己的脾氣壞,嗓門大,火氣旺,尤其是炎熱的酷暑,更是火上加火。雖然我的脾氣來得快也去得快,可是在引爆的當下很容易會造成一些無心的傷害,所以,很早以前就跟歐約翰先生說過,當我脾氣來得時後,我們就跳回MSN交談,因為我不想重演「大法師續集」,而且我需要時間冷靜一下。


那天因為自己想太多,加上頭痛不舒服,所以我開始越講越生氣,音量也越來越大,歐約翰先生察覺我的不對勁,問我怎麼了?我卻嘴硬的說沒事,我臭著一張臉,不願意坦白告訴他我心裡的想法,因為我知道自己在氣頭上時很難把事情講清楚,只會越描越黑,適得其反。


所以我在心裡告訴自己,如果不想造成無謂的爭吵,唯一方法就是甚麼都不要說。


結果一整晚,我們就在MSN上有一搭沒一搭的交談著,因為不論歐約翰先生說甚麼,我都以簡短的「YES、OK、FINE」來回應,他試著引導我說出心裡的話,我卻「忍著不要說」,因為是知道了自己總是在不開心時說反話,明明要關心,明明想要愛,卻只會把他拒於千里之外。


吵架中的戀人,距離比隔著一片海洋還要遠。


隔天醒來,我果真後悔了。如果真是吵架,起碼還可以吵出甚麼名堂眉目來,偏偏只是我莫名其妙的「鬧彆扭」,一個人獨撐大局的獨角戲,歐約翰先生連串場咖一腳的機會都沒有。


我覺得很內疚,於是寫了一封信給他,把前一晚沒有說出來的感受都全盤托出,我告訴他,我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女朋友了。


從沒想過要當個野蠻女友,也沒想過無理取鬧是一種「要愛」的合理手段,可是,儘管無心,我卻表現得像是個愛發脾氣被人給寵壞的大小姐,這從來不是我想在心愛的人面前所呈現的形象。


我難過的告訴他,我的「年度最佳女朋友殊榮」應該已經不在了吧


後來我等歐約翰先生睡醒,請他上網去收信。結果他一讀到開頭那句「我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女朋友了」就笑開了,他邊搖頭邊笑著說:『別傻了,妳根本不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女朋友,妳是我最愛的SARAH。』接著我們把事情都談開,他說他只是擔心我不快樂,我說,我只是不敢坦承自己心裡某些幼稚的想法,覺得很羞愧,所以不想說。


他眉頭微蹙,帶著一點點大男人的口氣跟我說:『SARAH,我是全世界上妳唯一最不需要擔心在我面前感到羞愧的人,因為我們是最熟悉的兩個人。』


眼裡帶淚的看著他,我點點頭。


今天早上起床,我收到歐約翰先生昨晚寫給我的一封E-MAIL。他說…

謝謝妳寫給我的那些信,告訴我妳的心情。SARAH,不要害怕告訴我妳的真實感受,也不要因為不想爭吵而選擇不要說,感情是需要兩個人一起去面對和解決困難的。很多愛情會走到盡頭,起因都是因為無法坦然說出心裡話,久而久之,兩個人就不再分享彼此的心情和想法,久而久之,兩個人漸行漸遠,最後就不再走在一起了,這是我所不願樂見的。

而且,妳不是個糟糕的女朋友,我更不希望妳改變自己,妳就是妳,是那個我想要共度一輩子的那個妳,是我所認識的SARAH。

I want the whole package.
(我要全部的妳)

so don’t worry too much baby, everything is good and you are a good girlfriend, trust me, ok.


讀完信,我心裡好感動,卻好慚愧。


想起剛認識歐約翰先生之初,他是個甚麼事情都不喜歡說的悶葫蘆,總是溫柔的微笑著,認識更深入後,才發現那只是他的個性使然,他不善於表達,不知道怎麼說,好脾氣的他,向來是習慣不說的。我還記得他鼓起勇氣,滿臉通紅的告訴我,他願意試著表達自己內心想法的那個柏斯夏天的午後,風輕輕的吹,陽光下的他,閃閃發亮。


這麼久以來,即使我不想要他改變,即使我喜歡的就是這樣的他,即使喜歡一個人就是要接受對方的所有一切,可是他卻為了我,不知不覺中做了這樣的改變。時空倒置,似乎回到了那個柏斯的夏天午後,而我則是那個握著他的手,點頭承諾不論甚麼原因都會把心裡的話告訴他的那個人。


一直以來,歐約翰先生就不是個會亂給承諾的人,一開始就知道我的壞脾氣的他,曾經說過:『SARAH,我不要妳為了我改變,我要妳可以開心的做自己。』到現在還是知道我的壞脾氣的他,說的話沒變過,他是真的做到了,他要全部的我,不論好的或是壞的,他都要。


我也想要變更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