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週末假期歐約翰先生沒有休假,連續兩天都去加班,他也因為前陣子要上晚班沒睡好感冒了,看著他每天上班前喝伏冒熱飲來緩和不適的症狀,我心疼的要他假日待在家裡休息,他卻說,為了我們的計畫,他想要多賺一點錢。


前天,在韓國的Gail住院了,因為腸沾黏又再開了一次刀。


晚上跟歐約翰先生提起這件事,我心裡很擔心隻身在異地的好友,就這樣說著說著,他突然開口:『SARAH,我幫妳出機票錢去韓國好不好?這樣一來,妳可以去看看Gail,也可以順便出國去散散心放鬆一下,好嗎?』


霎時,我的心裡好是感動,卻也同時湧上愧疚感。


在寫下終於,雨過天晴了的前一兩個禮拜,因為擔心老爸的身體狀況,因為莫名的情緒波動,因為很多事情都不如預期,沮喪之餘,我對歐約翰先生發了幾次無心的脾氣,他不懂我怎麼了,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一次, 我甚至在情急之下隨口說出「我只是希望你可以給我多一點的愛」。


才出口,我就意識到說錯話了,但是為時已晚,我盯著螢幕另一頭看起來很受傷的歐約翰先生,我卻還倔強的說:『你們男人不懂我們女人在想甚麼。』接著,我們都沉默了。


有時候,很討厭這樣愛逞強的自己。


這麼多年來,我把自己鍛鍊成銅牆鐵壁、金剛不壞之身,試圖保護那顆脆弱易碎的玻璃心,明明是需要愛的,明明是需要關心的,我卻會不自覺對身邊最親近的人說反話,豎立一道無形的城牆,潛意識裡把自己給武裝了起來。常常,我就像是一個所向披靡的無敵鐵金剛,在槍林彈雨中四處征戰,堅持自己的原則,相信自己的選擇,即使不被了解,縱使不被接受,可是在剛硬的外表掩飾下,我不容許自己輕易的示弱,我既堅強,又孤單。



一身的盔甲,我要愛,卻不懂得怎麼去要。


直到,我遇到了手無寸鐵的歐約翰先生,他帶著笑容毫無防備的走向我,才發現,他擁有最溫柔的力量,原來,世間上最厲害的武器不是盾牌和利劍,而是無條件的包容和付出。


一直以來,他給了我許多的愛,他用行動來證明他的愛,但是我卻說出了「我只是希望你可以給我多一點的愛」這樣的話。我不是貪婪的想要更多愛,不是不懂他給我的這些愛,他努力的工作賺錢,跟我討論的那些未來藍圖,我懂,我真的都懂,我可以深刻的感受到他的愛,滿滿的愛。


其實,那句話背後的真正意思是:『我只是想確定,即使你看到了這樣不完美的我,你也不會離開我。』


謝謝歐約翰先生,他讓我學習如何當一個女人,而不是一個可悲的鋼鐵人。







P.S.這一篇,是為了讓我記住這樣不成熟的自己而紀錄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