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的下午,布萊恩意外地出現在Waterfront Lodge。


那天是個周末假期,不用去葡萄園彎腰插秧的日子,我的身體還微微發痠著。走進廚房準備泡咖啡,才把水壺的水裝滿按下開關,窗外隱約傳來院後斷斷續續的談話聲,那爽郎的笑聲,是我思念已久再熟悉不過的了。


當下,我幾乎要失控叫了出來,深呼吸,極力壓抑著內心的雀躍,我像個小女孩似的躡手躡腳走到門邊探頭查看,小心翼翼的。果真是他,一陣子不見了,他的鬍子又長了,還是一樣的笑容,一樣的讓人溫暖。


大太陽下,他和英國安迪兩人穿著潛水衣在後院裡,一個手裡拎著潛水蛙鞋、一個在檢查蛙鏡和管子,模樣十分滑稽逗趣,像是兩隻巨大的黑色青蛙忙碌地在岸邊來回走動。還沒回過神,布萊恩一抬頭看見我,大方的向我打招呼:『嘿,SARAH。』以我還來不及反應的速度。


『嗨,你們要去潛水嗎?』我笑了出來。


『是啊,我已經等不及了,安迪帶我去的海邊很漂亮,我們現在都會在假日去潛水,』他一邊熟練地把裝備放進背袋裡,一邊開心的說著:『潛水真的很好玩,SARAH,相信我,有機會妳應該試試,妳一定會愛上潛水的。』


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他會開口約我,但是他沒有,我有些失望。


一旁的安迪冷冷的看我一眼,然後說要去拿東西就走開了。英國安迪,其實是比布萊恩還早住進Waterfront Lodge,他瘦瘦高高的,像是角落裡常看到的長腳蜘蛛,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喜歡他,或許是天蠍座的直覺吧。安迪和布萊恩不同,他身邊總是有不同的女伴,我看過他竭盡所能搞笑逗女生開心的樣子,十足花花公子,來自英國北邊的他,說起英文怪腔怪調的,像是外星人,我一句話都聽不懂。


我們私底下都稱他「怪怪安迪」,因為他真的很怪,但是他和布萊恩卻一拍即合,兩人是好朋友,可是我們互看彼此不順眼,我知道,他也不喜歡我。


安迪走開後,我走上前問布萊恩:『搬出去後一切都順利嗎?』


『都很好,只是最近上班比較忙而已,妳呢?還在葡萄園工作嗎?』他問。


『是啊,而且現在要在戶外「插秧」,比較辛苦,』我回望他詢問的眼神:『其實,我也不知道這份工作會做多久,打工度假規定一份工作只能做3個月,可是說不定會提早結束吧。』我告訴他,老妹已經想往南島移動了。


老妹喜歡旅行,喜歡新事物,但是我還不想走,我還在等待。


『我聽說南島很漂亮,有機會去看看也不錯。』


我又失望了,這不是我想聽到的話:『或許吧。』我聳聳肩,低下頭。


『對了,下次妳可以來我的新家參觀。』他露出微笑。


『好啊…可是,我不知道你住哪裡?』


『放心,我會親自來邀請妳,親自來接妳。』說完,他看著我,我們就這樣注視著彼此,直到怪怪安迪不識相的提著氧氣鋼瓶走了出來,我才小聲的跟他說再見。


布萊恩,是我想留下來的理由。



又一個星期過去了,沒有等到布萊恩來邀請我,日子也沒有停頓下來,我和老妹及另外兩個先前認識的朋友打算來一趟酒莊巡禮,Napier的葡萄美酒是聞名的,但是卻都還沒有機會好好的品嚐一番。


中午過後,朋友們開了車來接我們,卻因為不熟悉路況和方向感不佳,我們開車反覆在市區的街道繞了幾次。坐在車裡,我看著車窗外人來人往的路人,今天天氣很好,藍天白雲的,街上的露天咖啡座都是人,看著他們悠閒的喝著咖啡,我似乎也可以聞到空氣中飄散的咖啡香。


沒來由的,我心裡突然湧起一種奇怪的直覺,一種「布萊恩就在附近」的感覺,我無法解釋。


坐在車子的左後方,我不停的在緩慢行進間的車子裡向外張望,試圖搜尋每個路人的臉孔,就怕遺漏了任何的可能,然後,我轉向坐在一旁老妹那一頭的窗外,剎那間,我看見了。


世界像是靜止了。


一直以為,時間只會因為美好的片刻而停止轉動,卻不知道,時間的鏡頭也會定格在殘忍的畫面上。我看見布萊恩,也看見另一個留著俏麗短髮的女生,他們狀似親密的手牽著手,正要走進一間CD唱片行。


我大喊:『停車,停車。』朋友被我莫名其妙的反應嚇到了,隨即把車子靠邊停了下來,不停地問我怎麼了。我嘴裡一邊喃喃自語念著:『我看到他了,我看到他和另一個女生在一起…。』一邊等不及把車門打開就衝下車。


我腦子一片空白,雙腳卻不聽使喚地快速往回走到那間唱片行前。老妹急忙跟了上來,她擔心的問我想做甚麼,我說,我要等他們出來,我要讓他知道,我看見了。老妹想勸我離開,但是我不願意,她只好禁聲不語的陪著我。


像是等了一世紀那麼久,他們終於走了出來,他的手摟著她的腰際,她開心的笑著。原先,我還安慰自己,布萊恩曾經告訴我他還是單身,或許,他們只是感情很好的「好朋友」,是我誤會了,是我想太多了,可是,在看到她臉上那抹戀愛中女人才有的神情,我才不得不相信,眼前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我聽見心碎的聲音。


布萊恩赫然看見我,他嚇了一跳,但是旋即巧妙地轉換表情,擺上笑臉,他裝作若無其事的跟我們打招呼:『嗨…妳們怎麼在這裡?』


我直視著他幾秒,用盡全身所有的力氣在唇邊展露出一抹微笑,然後,不說一句話轉頭就走。


我想哭,卻哭不出來。原來,是他忘了跟我說,他已經有了女朋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