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下午的畫面,他挽著她的腰,她膩著他的笑,他們兩人的身影在我腦海裡不間斷地播放著,我找不到停止鍵可以按暫停。


如果記憶這折磨人的東西可以狠狠地拔掉插頭,立即斷電,多好。


從酒莊回來後,我撐起一絲微笑告訴朋友們和老妹,我想要一個人到海邊走一走,我想要一個人靜一靜,我婉拒她們的陪伴,因為再也承受不了她們偶爾遞送給我的關心眼光,和刻意不放肆大笑的體貼,她們說我很勇敢,其實我一點也不勇敢,我好想躲起來。


日落了,橘色的天空伴著幾隻海鷗低鳴飛過,走在沙灘上,我再也忍不住悶悶的哭了起來。



等了三天,我沒有等到布萊恩的一個解釋。


晚上,用過晚餐後老妹就回房裡去打越洋電話,我獨自走進空無一人的廚房想泡杯熱茶,卻在走廊的洗衣間遇到怪怪安迪,他看似有些驚訝,問我:『Are you all right?』


我點點頭,不知道該說些甚麼。


因為不喜歡怪怪安迪,所以我們幾乎沒有任何的互動,儘管住在同一個背包客棧會時常碰面,可是我們稱不上是點頭之交,更多時後,我們把彼此當成是空氣般那樣隱形的存在,井水不犯河水。


遲疑了幾秒,我終於開口:『你知道去哪裡可以找到布萊恩嗎?』


『他在Rosie O'Grady's,在酒吧裡,等一下我會過去找他,』他把衣服丟入洗衣機,然後抬頭對我笑了笑,一臉輕鬆的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我讀不出他臉上的表情,我不清楚他知不知道我和布萊恩之間發生的事情,但是我感謝他沒有過問。


『可以嗎?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我十分意外。


他表情很誠懇的對著我說:『當然,我們20分鐘後在門口見。』


突然覺得,其實怪怪安迪也沒那麼討人厭。


我回到房裡換衣服,順便把這件事告訴老妹,她被我嚇到了:『妳確定要去找布萊恩?妳確定妳要這麼做?』


『他不來找我,就換我去找他,我要一個答案。』我故作冷靜的說著,心裡卻壓抑不住的害怕和不安起來,我不知道這個決定是對的還是錯的,可是我不想再等待了,我想聽他的說法,即使只是換來一句道歉,起碼我知道,他是在意我的。


『要不要我陪妳去?』她的聲音裡藏著擔心。


『不用了,怪怪安迪會帶我去,我沒事。』


最後一句話,是我說給自己聽的。


和怪怪安迪走在前往Rosie O'Grady's的路上,我抬起下巴,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灑脫,但是隨著距離的逼近,我開始全身顫抖,開始慌張等會見到布萊恩時我該說些甚麼?我該用甚麼立場來質問他我所看到的那一幕?


我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妳還好嗎?』怪怪安迪彎下身看著我。


『嗯,我…我很緊張,酒吧裡應該很多人吧,我怕人多的地方,我現在全身都在發抖…你可不可以答應我,等一下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我已經語無倫次了。


他很認真的跟我保證,他絕對不會丟下我不管。當時,他是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走進Rosie O'Grady's穿梭在人群中,空氣裡都是酒意,許多老外好奇的一路打量著我,有些已經醉了的醉漢甚至拿著酒杯想靠近我,我低下頭不去看他們,腳下踩著散了一地的爆米花和濕黏黏的地板,在熱舞音樂幾乎要震破耳膜的酒吧裡,我卻聽見自己的心跳聲怦怦響。


怪怪安迪走在我旁邊,不時的確認我一切無恙,然後他帶我到有兩張撞球桌並排的角落邊,布萊恩俯身正好推了一杆。


他抬起頭,堆起滿臉的笑容:『嗨,SARAH。』


我也想像他一樣,假裝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可是我辦不到,我笑不出來,只是朝他點了點頭,我坐在撞球桌旁邊的長板凳上,他又推了一杆,接著走過來坐在我身旁,問我要不要喝點甚麼?我搖搖頭。


在昏黃的燈光下看著他的側臉,我發現其實我根本不了解他。


不一會兒,有個留著黑短髮穿著Rosie O'Grady's制服的女生走過來,我一眼就認了出來,是那天和布萊恩在一起的她。她眼裡都是笑意的倚著階梯旁的柱子望著布萊恩,他立即起身向她走了過去,他們兩人就在我面前擁抱耳鬢廝磨了起來,我撇開視線,因為我沒有勇氣再看下去,看會讓我流淚的事物。


那女孩離開後,布萊恩神情自若的坐回我旁邊。『所以,她是你的女朋友?』我冷冷的問,不想讓他聽出我的在意和受傷。


『是啊,在一起兩個多禮拜了,她在這裡上班。』他毫不遲疑。


忽然間,我的耳朵轟轟作響,深呼吸了一口氣,我鼓起勇氣問他:『為何你沒有告訴我?』


『We are just friends.』他提高聲量嘻皮笑臉地看著我,誇張的攤開雙手聳著肩膀。


我永遠忘不了他當時毫不在意的表情,「我們只是朋友」,這一句話擊垮了我最後僅存的自尊心,他聳肩挑眉無聲的嘲笑著我,說明這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和自以為是。他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他的笑,盡是冷漠和無情,他沒有留一點顏面給我,沒有一絲疼惜。


他繼續和朋友打完最後幾球,然後說要再去買杯啤酒就走了。


我一個人呆若木雞的坐在原地,我覺得好難堪,可是我不想落荒而逃,因為那只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憐、很可悲。不知道坐了多久,怪怪安迪走向我,他問我要不要喝些甚麼?我搖搖頭,然後他沒有再多說甚麼,可是卻開始和朋友一搭一唱耍寶搞笑起來,他拿著撞球杆像隻猴子似的亂揮舞,一會兒趴在撞球桌上搖著臀部,一會兒拿杆子戳朋友的肚子。


想起以前討厭他刻意討女生歡心的模樣,突然鼻頭一陣酸,我知道,其實他是想逗我笑。我勉強笑了一下,不敢太用力,因為再用力一點,眼淚就會斷了線。我跟怪怪安迪說,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他說要陪我走回去,我拒絕了,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偽裝的堅強是否可以撐到最後一刻。


走出酒吧,風吁吁的吹,我的心好冷。我頭也不敢回地,快步狼狽逃開,路上的行人不多,三三兩兩的,一盞一盞的路燈把我的影子拉長,再拉長,我放慢了腳步,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一切好像噩夢一場。


走著走著,路上沒有其他人,真的只剩我一個人了,我於是放聲大哭。




待續…


崇拜


給未來的自己


後記:這一篇寫到最後,我竟然有些激動、有些悲傷,似乎那一天的難堪又回來了。在我跟歐約翰先生交往之初就曾經告訴他這段往事,當時他很心疼,他說這是一件很殘忍的事。這次我把故事寫下來,他問我,再想到會不會很難過?我說,發生的當下是很難過,但是都過去了,再回頭看這一切,就只是我人生中的一則故事。


梁靜茹的「崇拜」,是我那時後的療傷歌曲,聽一次哭一次,然後另一首「給未來的自己」則是幫助我走下去的信念,如同歌詞說的…我不放棄愛的勇氣,我不懷疑會有真心,我要握住一個最美的夢,給未來的自己,不管怎樣怎樣都會受傷,傷了又怎樣,至少我很堅強我很坦蕩。


4年前,我告訴自己一定會有一個人惺惺相惜、一顆心心心相印,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未來的自己」會是怎樣,但是我沒有放棄過愛的勇氣和愛的可能。在布萊恩之後,我又碰到了5個讓我心碎的男人,之後才真正遇到了歐約翰先生,一個跟我惺惺相惜、心心相印的好男人。


我知道,最近有許多來我部落格的女孩在愛情路上不順遂,所以我想把「給未來的自己」這首歌送給妳們,再怎麼難過都會有過去的一天,不管怎樣都會受傷,至少妳很堅強妳很坦蕩,在這個宇宙,妳是獨一無二,沒人能取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