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朋友瑞貝卡知道我和歐約翰先生在一起後,很是驚訝:『所以現在是怎麼一回事?』她端來放著兩片塗花生醬吐司的盤子和一杯黑咖啡,一坐下開口就問。


因為前一晚,我和歐約翰先生在街上手牽手散步時,被剛好等著過馬路的瑞貝卡一眼看見。


『沒有啊,就我和他在一起了。』我一口咬下塗滿草莓果醬的吐司。


在一樓餐廳一起吃早餐是我和瑞貝卡的習慣,像花蝴蝶的她,每晚樂此不疲的周旋於各國男人之間,早上就成了我們兩人唯一可以好好來個women talk的時間。


『我以為妳會和布萊恩在一起。』瑞貝卡說完往椅背慵懶的靠去,用手指疏著她一頭金色漂亮的長髮,眼神不停移轉,隨時不放過獵豔的機會。


『他們兄弟太複雜了,』我淺淺一笑,啜了口冒著白煙的熱茶:『更何況,JOHN有甚麼不好,妳為何那麼意外?』


說到愛爾蘭兄弟黨的派脆克和布萊恩,留著極短平頭的哥哥派脆克,有著一雙細長的下三白眼,除了喝醉後會異常興奮外,平常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給人一種老謀深算的感覺。而弟弟布萊恩,有張好看俊俏的五官,和派脆克相比,布萊恩單純簡單多了,此外,他有個綽號叫TOM,因為有些角度酷似湯姆克魯斯。


一開始我對布萊恩的感覺還不錯,不是因為長相,而是喜歡他害羞的模樣,和他180幾高大體型非常不搭的突兀感。


初期時,我跟歐約翰先生聊到欣賞布萊恩的單純,他只是淡淡的告訴我:『SARAH,妳不是太了解他。』


我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裡,因為歐約翰先生總說我不了解男人。


後來在PUB,我幾次看到布萊恩喝醉時就找亞洲女人搭訕親吻,甚至和不同的女人一夜情,酒醒後甚麼都不記得,也不敢接聽對方打來的電話,我才知道為何歐約翰先生說我不了解布萊恩。


『JOHN是個好人,可是…』瑞貝卡說著,一邊把香菸濾嘴含在嘴裡,一邊捲起菸捲:『可是他是個香菇。』


『香菇?』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是啊,他是香菇,不太說話,總是靜靜的站在旁邊。』她很認真的解釋給我聽:『香菇不是都不說話嗎?我沒辦法忍受安靜的男人,無趣。』


我覺得好笑:『蘿蔔不是也不說話?靜靜的站在旁邊。』


『話是沒錯,可是我就覺得他像香菇。』


『不過,JOHN是很喜歡吃香菇,他應該不介意妳說他是香菇吧。』我的腦海裡不自覺浮現香菇的模樣。


『SARAH,妳知道那個新來的英國男生LEO嗎?』瑞貝卡馬上換了個表情,眼裡帶笑的湊近我。


我搖搖頭:『每天都有新來的人,而且最近我也很少有機會認識新的朋友。』


『也對,昨天我和他聊了整晚,他是個很聰明的男生,一頭微捲的頭髮,是我喜歡的型,妳知道嗎,今天晚上我們要一起去PUB…。』瑞貝卡滔滔不絕的說著,而我早已數不清這是認識她以來,名單上的第幾號候選人,花蝴蝶的瑞貝卡,身邊總是不缺男人。

***

那是一個天氣晴朗的午後,難得我和瑞貝卡可以同時間下班,碰巧歐約翰先生說他剛好在市區,所以可以順道上山來接我們。


後來瑞貝卡臨時接到電話,就興沖沖的先離去了。


我獨自等到歐約翰先生開車來,打開車門坐了進去,卻不小心瞥見後座端正的放了幾朵香菇:『JOHN,那是甚麼?』


『瑞貝卡呢?我以為她也要搭便車。』歐約翰先生問。


『喔,她剛好有事所以就先走了,』我再回頭仔細的瞧了一下那幾朵香菇:『JOHN,你還沒回答我,那些香菇是做甚麼用的?』


『喔,那是我的家族啊。』


『甚麼?』我聽得一頭霧水。


『瑞貝卡不是說我是香菇嗎?』歐約翰先生握著方向盤,轉頭對我微笑:『所以我本來打算告訴她,我的香菇家族剛好已經坐滿了,所以可能沒有她的座位了。』


我有點啼笑皆非:『你是開玩笑的吧?!』


『我是認真的,那些就是我的香菇爸爸,香菇媽媽,香菇兄弟姐妹。』


『JOHN,你別管她說甚麼,她有時候講話就是不經過思考。』


『SARAH,妳也覺得我是香菇嗎?妳也覺得我不說話,是個很無聊的人嗎?』他默默的問。


『當然不是,你會講故事,你還會唱搖籃曲給我聽,晚上我睡不著時,是你陪著我聊一整夜直到我入睡了,』我沒料到瑞貝卡的一句玩笑話,會讓他這麼在意,我心疼的安撫著他:『不管你是香菇還是蘿蔔,我都喜歡。』


『蘿蔔?我現在又變成蘿蔔了?』他不笑的看著我。


『哎呀,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


歐約翰先生突然哈哈大笑的打斷我:『SARAH,放輕鬆,我是開玩笑的,我不會在意瑞貝卡說甚麼,我只是想開她個玩笑而已。』


『那就好…,我們等會去超市買菜,晚上可以順便把那些香菇煮來吃。』


我看著專心開車的歐約翰先生,想起他以前曾經告訴我,他前幾任女友常常抱怨不懂他在想些甚麼,也說他太安靜了。


我心裡暗自猜想,其實他是在意的吧。


瑞貝卡說的話,就像是一根刺,狠狠地插入他的舊傷口,那些他習慣輕描淡寫帶過的舊戀情,和最後那次的被背叛。


我凝視著他的側臉,他察覺了,回望我以微笑代替了言語。


那一刻我聽見了,愛情的聲音。


我不禁想,在愛情的國度裡,充斥著許許多多的聲音,戀人們訴說著各式各樣的甜言蜜語,慷慨的給著海誓山盟,難道就只是為了證明愛情的存在?人們的耳朵是否只能聽見有形的聲音,而接收不到另一種頻率,那無形的聲音?


我想,歐約翰先生的前女友們都錯過了那美妙的聲音。


瑞貝卡不停地尋覓著符合她心目中的完美對象,身高要有180公分以上,要有六塊腹肌,要有幽默感而且夠聰明,她列了不少擇偶條件,一個男人試過一個,她在背包客棧裡進行著一場又一場的激情肉體對話,她只選擇聽見男人在她耳邊輕吐的限制級愛語,卻聽不見真正的愛情的聲音。


如瑞貝卡所說,或許歐約翰先生真的是朵香菇,可是他卻是朵會在大太陽底下,試圖幫我擋住烈日高照的洋傘香菇;是朵會在颳風下雨的日子,幫我撐傘卻讓自己淋濕右半邊的雨傘香菇;是朵會在我難過哭泣時,把我擁入懷裡默默呵護我的溫暖香菇。


在愛情的世界裡,有時後無聲的語言,反而更能傳達對彼此的情感吧。







後記,這就是為何我在做給歐約翰先生的卡片裡,把他畫成香菇的原因,哈哈,因為他是我最愛的香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