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正式在果汁吧上班,我的惡夢就開始了。


佩妮口裡那個和藹可親又溫柔的英國老闆娘開始刁難我,而且都是選在四下無人只有我和她獨處的時候。早上她要我出去把外頭的桌子排好,我應聲好,就走出去用抹布把桌面擦拭乾淨,把四張桌子前後左右對齊了一次,也把椅子都往桌裡靠攏,任務完成走進店裡前,我又回頭巡視了一下才滿意的回去廚房洗抹布。


一從廚房走出來,老闆娘就用一副厭惡的表情質問我:『為什麼妳的工作總是做得不確實?』


我不懂她的意思,滿臉的疑問???


她領我出去,用手指著桌子上的鳳梨擺飾品:『像這個鳳梨,全部都要面向前方,為什麼沒有?妳自己看看。』


現在我是滿頭的驚嘆號!!!


『很抱歉,我並不知道鳳梨是有方向的。』我一邊說一邊趕緊調整鳳梨頭。事實是如此的啊,前一次的試工我只是負責端送飲料和整理桌面,沒有人告訴我鳳梨竟然是要稍息向前看齊的啊。


『還有,』還沒完,她指著地上接著說:『這些桌子全部都要退到這條線之後,不然人行道會太狹窄,我們還會被罰錢,這個妳都不知道嗎?』


『不知道,我媽媽沒有跟我說。』當然,這句話我沒有說出口,只是在心裡OS,我可不想在第一天上班就被炒魷魚。


好不容易把她一一指出的缺點都做確實後,我跑到廚房後面去問其他同事,是否有需要幫忙的,他們說現在這個時間剛好不忙,我可以take it easy,負責打果汁的韓國同事還打了一杯眾合莓汁給我,大家說說笑笑嘻哈打成一片,一掃先前被老闆娘嚴厲糾正的陰影,我喜歡這樣的氣氛,對我而言,薪水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同事間是否相處融洽,氣氛是否輕鬆愉快。


我帶著好心情回到前線,準備繼續作戰,看見老闆娘正好低著頭在做三明治,一個女客人在吧檯前面等著。


想到佩妮跟我提過,在這裡上班也要會做三明治,於是我就站在一旁觀察老闆娘是如何製作三明治的,也想順便學習老闆娘招呼客人的專業術語,其實,我還有另一個目的,我想跟老闆娘培養感情,這裡的每一個人都說老闆娘人很好,對待他們就像一家人似的,我想她先前對我不友善的態度純粹是出自我是新人的關係吧,在還不熟悉彼此的情況下,老闆娘對我有戒心,所以,我想趁著店裡的生意不忙時找機會跟她說說話。


女客人離開後,我還來不及開口,老闆娘原本微笑的表情突然驟變,她轉過頭來瞪著我:『妳是沒有事情做嗎?妳是不會自己去找事情來做嗎?我可不是花錢請妳來看我做三明治的。』她用只有我聽得到的音量說著,語調和她的眼神一樣冰冷,斬釘截鐵沒有一絲情分。


明明外頭的天氣是艷陽高照,我卻不禁打了個冷顫。


第二天上班,我和老闆娘的情況依然沒有改善,還發生因為聽不懂老闆的口音而拿錯了水果和食材的糗事,即使我當下再問個兩次、三次,老闆的怪腔怪調還是聽起來跟外星人一樣,我們的頻率不同,我腦海裡的英文字典搜尋不到那些關鍵字,幾次後,我不敢再問,因為老闆也是個脾氣和耐性很短的人,只好在老闆下達指令後一知半解的跑去廚房跟同事們求救,結果還是一樣的慘烈。


老闆於是把我叫過去,笑笑的說:『SARAH,妳聽不懂就要問,妳弄錯一次就又多浪費時間,其他同事也有自己的事要負責,更何況我們店裡忙碌起來時間是很寶貴的,知道了嗎?』我眼角瞥見老闆娘雙手交叉在胸前用嚴肅的表情在一旁看著我。


『我知道了。』我有些沮喪。


『大聲點,要很有朝氣,要打起精神來。』老闆用大嗓門跟我喊話。


『是,我知道了。』我用力喊了一次。


『很好,妳可以離開了,順便去後面幫我把蘋果搬來,今天蘋果的銷路特別好。』


我點點頭,轉身正要離去,又被老闆叫了回來:『SARAH,妳這樣不行,垂頭喪氣的,來,我示範一次,妳看著。』


他雙臂夾緊,兩隻手握緊拳頭擺在腰際間,挺著胸膛用力踏步往前跑去,我看了傻眼,以為是「報告班長」續集,只差沒有要我喊「右」,老闆回頭要我做一次給他看,我很難為情的做了做樣子,就想快步遠離現場,豈知才一轉頭又被他給喚了回來,老闆這次要我用「小跑步」的離開,他說這是這家果汁吧的精神,員工個個都要精神抖擻的,而不是拖著沉重的腳步懶懶散散的。


我這次很確實精準的做到他的要求,因為我害怕會再被他給抓回去精神訓話一番。


休息時間,佩妮說老闆的確是這樣要求每一個人,我沒好氣的說:『難怪我一直覺得你們的答話和招呼客人聽起來都很戲劇化。』


佩妮拍拍我的肩膀:『妳會習慣的。』



其實我是相信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要講緣分的,有些人,第一次碰面就像是上輩子結下的樑子,這輩子的宿仇深似海,就像我和老闆娘,她沒來由打從心底討厭我;那有些人呢,第一次見面就一見如故,即使不需要言語也可以感覺到彼此有著很深刻的情緣聯繫著,就像我和前幾天見到的那個「前世今生」,只可惜他已經不在了。


後來接連幾天,不意外的,老闆娘並沒有給我好臉色看過,我看著她在人前有說有笑的對待每一個人,卻得忍受她在人後毫不客氣的數落著我,這個說出來沒有人會相信的秘密,我只有告訴佩妮一個人。


佩妮雖然覺得訝異,不過她也坦承似乎沒有見過老闆娘主動和我寒喧問候過:『她對我們真的很好,也很照顧我。』


『嗯,我看得出來,她對每一個人都很友善,』我嘆了口氣,無奈的聳聳肩:『唉,或許是因為我沒有經過考試就被老闆錄取,老闆娘覺得不開心吧。』


『我看妳就少出去和她硬碰硬,真沒事做的話,就待在廚房刷刷洗洗吧,省得又出去惹到她不高興了。』


我聽從佩妮的建議,客人少的時候就盡量待在廚房裡找雜事來做,東擦擦西抹抹的,但是對老闆娘該有的禮貌和尊敬我可是一分都沒有少過,妳對我不仁,不代表我就要對妳不義,這是我出社會後的人生哲學。沒想到還是惡運臨頭,我終究無法趨吉避凶,一回老闆娘走進廚房,從我身邊擦身而過的瞬間說到:『妳不要以為妳重複擦著同一樣東西我會不知道。』我抬起頭,她惡狠狠的瞪著我。


那一雙眼睛充滿了憤怒,像是有著深仇大恨,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我從來不是吃不了苦的人,也不是脆弱愛掉淚的女生,但是這一個禮拜下來在果汁吧的工作,我很不快樂,我不明白我究竟是哪裏得罪了老闆娘,可以讓她討厭我討厭到這種地步,討厭到巴不得我趕快自己離職走人,我以為只要忍下來,日久見人心,她有一天會發現其實我沒有她想像中那麼的不好,她會發現我可愛的地方;我以為只要忍下來,戲棚下站久就是你的,我會從新人的位置升級到一般員工的資歷,她會開始對我一視同仁,起碼她不需要再想盡辦法的用言語來傷害我。


但是我終究沒有撐到那一天,我的頭上還是烏雲罩頂。


星期五下班前的小會議,老闆要安排從週末開始的新的一個禮拜的工作時間表,當老闆唸到我的名字,他轉頭詢問老闆娘的意思,那是他們兩人之間的默契,在房間另一角的我讀出空氣裡那一絲詭譎的氛圍,她卻只是淡淡的從嘴裡吐出:『明天星期六我們已經有足夠的人了。』


就這樣?連句客套或是讓我好過一點的話都沒有?


老闆停頓了一下就看著我說:『SARAH,下個禮拜如果我們需要妳,會再通知妳來。』


我聽出老闆話中的意思,就這樣,我被炒魷魚了。


走出果汁吧,遠方的天空已經黯然褪去白天的耀眼光采,我心裡悶悶的。



回到背包客棧,交誼廳已經是鬧哄哄到快把屋頂都掀開來了,我看著每一個人臉上的笑容和神采,更是有著說不出口的無奈。話說這間背包客棧很特別,它的電視是「裝飾」用的,只有畫面沒有聲音,因為這裡的音樂是24小時不間斷的,至於播放什麼音樂,那就要看當時是哪一個櫃檯人員值班了。


也因為如此,我沒有辦法假裝沒事的就翹著二郎腿坐在交誼廳裡看電視,大家都知道,沒有聲音也沒有字幕的電視是看假的,那種一個人安靜地坐在四周都是成群結隊玩翻天的背包客裡,只有你一個人是落單的在沙發上盯著電視發呆的孤寂,太昭然若揭了。


我做不到,那會把我此刻不堪一擊的尊嚴‧徹‧底‧擊‧垮。


沒有地方去了,只好轉身走回房裡,室友恰巧都出門去了,剛好,我需要獨處,拿出櫃子裡的餅乾乾啃幾口,我突然好想念家人,於是撥電話回家,是老妹接的,她說晚上老媽煮了牛肉麵,我閉上眼睛想像,似乎可以嗅到空氣裡飄散著濃郁辛辣的牛肉湯香味,那是我最愛的料理之一,我不太吃牛肉,但是我最愛吃老媽每次都花上幾小時精心熬煮的牛肉麵,每一口都是人間天堂。


我告訴老妹,工作場所的老闆娘不是很友善,老妹沒說什麼,也許這樣的事情她已經司空見慣了,我總是沒有女上司緣這件事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我沉默了片刻,決定還是報喜不報優,於是草草的結束對話。


才一掛上電話,我的眼淚就不爭氣的潰堤了,我不是想回家,而是氣自己很沒用。


待續…。


從頭看起:我在墨爾本發傳單的日子(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