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我依著規定,穿上黑衣黑褲和黑布鞋,下午一點帶著忐忑不安卻又期待萬分的心情前去果汁吧試工。到了現場,被眼前的忙碌景象給震撼住了,一間小小的店面,像是罐頭沙丁魚似的,店裡塞滿了客 人,有正要進去的,有剛要出來的,外頭放著小小的4張桌子也坐滿了人,還不時可以聽見店內傳來工作人員穿插的高分貝對話。


我趁著空檔鑽進人群裡,跟吧檯後方要我來試工的中年男子打個招呼,示意他我來了。他「嗨」了一聲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又低下頭忙碌,我正納悶著,他隨即抬起頭來放了一杯剛榨好的高腳杯飲料在吧檯上,對著我說:『$@X&@…在外面的桌子。』他用手指比了一下外場。


『What?』我當下慌了,因為我壓根兒聽不懂他怪腔怪調的外星語,只聽出來最後一句是「外面的桌子」,如果我是在卡通世界裡,額頭上肯定冒出三條斜線。


我趕緊接過飲料杯,膽顫心驚的往外場移動,就我以前在紐西蘭西式餐廳打工6個月的經驗,忙碌的時候你就只能自求多福,於是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往外頭的第一張桌子先走去,用眼睛快速掃瞄有哪一位客人的面前沒有擺著飲料,劈頭就問:『不好意思,請問你有點飲料嗎?』


『這是什麼?』客人問。


『呃…這是…,』我語塞的看了一下手中的飲料,有些黃色的液體應該就是柳橙汁…吧?還好我強忍住把杯子湊近鼻子一聞的衝動,腦中出現老爸說這樣的舉動簡直是狗的行為:『所以,請問你點的是什麼飲料?』


『我沒有點飲料啊,我是想說如果有免費的飲料招待,why not?』他說完就轉頭和身旁的朋友一起哈哈大笑。


我的髒話差點噴出口。


撇下那個自以為幽默的客人,我只好硬著頭皮回頭再把飲料端回去問吧檯後面那個中年男子:『請問這是什麼?』


他先是愣了一下,臉上立即出現不悅的表情:『為什麼妳還沒有把飲料送出去?這樣子果汁都不新鮮了,這一杯是$@X&@。』


該死的,我還是沒有聽出那關鍵的外星語。


沒有退路了,我只好再把飲料端出去,才在想著該往哪一張桌子移動去時,就看見一個也是穿著全身黑手裡拿著兩個空杯子的亞洲女生要走進來,我快步上前攔住她用英文問:『請問妳知道這一杯…是什麼嗎?』


『嗯…$@X&@。』她看了一眼,同樣說出那句外星語,但是她很好心的幫我找出究竟是哪一位客人點了那杯飲料,在果汁就快要油水分離成上下兩層時拯救了我。


後來我才知道,那句外星語就是Tropicana’s Cleanser,因為這裡的果汁都有個獨特的名字,而不只是單純的叫apple juice或是orange juice,更難的是,有些混合果汁如果光是聽到名字,根本無法完整猜出葫蘆裡賣的是什麼「果汁」。


結果那天將近2個小時的試工差不多就是在這樣的混亂場面中度過,很多飲料的名字我還是唸不出來,但是我學會用模稜兩可的口音掩飾過去,頂多是客人一臉狐疑的跟我多「what」了幾次,我就是力求表面的鎮定,即使內心羞愧驚恐到想鑽個直通地心的地洞把自己給埋進去,外人卻絲毫看不出我內心澎湃洶湧的小劇場,再來,我也是發揮以前在紐西蘭的打工經驗,儘可能的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收空杯子、整理桌面,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忙碌的很有方向感,忙碌的很胸有成竹,而不是像無頭蒼蠅一臉茫然的不知所措。


離去前,那個應該就是老闆的中年男子說我被錄取了,我在心裡鬆了口氣,但是他要我趕緊把菜單背熟,我問他是否可以藉一本店裡的菜單回去背誦?他用手指比了一下牆壁上的黑板,驕傲的說店裡沒菜單,還叮嚀我下次記得帶照相機來。


其實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難過,當初選擇這家果汁吧投履歷,就是看準了是西方人經營的生意,原因無他,只因為我不想在中國餐廳打廉價黑工,更不想一趟遠行大老遠飛到了澳洲還要處在天天講中文的環境裡。但是,我萬萬沒想到除了老闆和老闆娘是移民到澳洲多年的英國人之外,店內的員工清一色都是亞洲面孔,有大陸人、韓國人、越南人和日本人,現在外加我一個台灣人。


第一次端著空杯子進去後方廚房時就有了預感,一間西方人的店裡全都是亞洲員工,不就是知道亞洲人工作勤奮又不會抱怨,工資便宜又不用繳稅嗎?果然,一個小時時薪10澳幣,直接給現金的。


我和另一個大陸女生佩妮一起下班,我們邊走邊聊,她說她還在唸書,剛來果汁吧做了3個多月,她語重心長的說,在墨爾本,滿街上都是大陸學生,競爭激烈工作機會實在不好找,找到了時數也不長,又不見得可以配合學校上課時間的調動,但是這家果汁吧的老闆和老闆娘人都很好,還會有免費餐點和飲料可以喝。


不過她很意外我是沒有通過任何考試就被錄取了。


『什麼意思?我也是有試工的啊。』我解釋。


『我知道,但是我們這裡進來的每一個人都要經過考試。』


『什麼考試?』


『把黑板上的菜單都背下來,』她轉頭看著我:『我第一次上門去應徵時,老闆就要我先把黑板上的菜單都用相機拍下來,他說背好了再去找他,到時候他會抽問,全部都答對了才有機會試工。所以,妳是第一個我聽到沒有被老闆考試而進來的員工。』後來佩妮跟我要了email,說要寄菜單的照片給我。






(這些只是一部分的菜單)


回到背包客棧,我遇到了瑞德,迫不及待跟他說了這件好消息,他很替我開心,還跟我交換了電話號碼,說如果有事我隨時可以找他幫忙。


在這裡,我還沒有交到什麼朋友,背包客棧的旅人,來來去去,你要挺的住寂寞,耐的住離別。住在同一個房間的荷蘭女生室友幾天後就離開了,後來來了兩個來自丹麥不到20歲的年輕女生,兩個人在丹麥就是好朋友,一起來澳洲旅行,我們聊了一下,當晚她們就邀請我一起去酒吧,她們興奮地說聽說澳洲的酒吧很熱鬧,而酒吧通常是越夜越美麗的地方,結果我們挑三揀四地找到一間出奇安靜的酒吧,坐不到2小時就打道回府了,她們隔天就check-out往下個城市移動了。


幾天後,我遇到了讓我有前世今生直覺的尼歐(前情提要請看:香蕉鬆餅墨爾本) ,那是種無法解釋的感覺,很奇妙,卻很真實,甚至有那麼一刻,我覺得我這一趟的澳洲之行冥冥之中就是為了他而來,但就僅止於那一面,我就沒有再看見他出現過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