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機車在往回家的路上,我跟著耳邊呼嘯而過的汽機車聲和風聲一起哭喊出了聲音,戴著口罩,沒有人知道口罩下是一雙不停顫抖的雙唇,我的眼淚浸濕了口罩的上緣,我的視線模糊在一片淚水裡。


有好幾次,我幾乎看不清楚前方的路況。


腦海裡重複著女醫師剛剛在診所裡說過的話:『妳應該是懷孕8週多了,可是胚胎只有7週大小,而且看起來裡面就是沒有發育。』我呆若木雞的問她,有沒有可能它只是成長的比較慢,如果再多給它一些時間,再給它一個禮拜的時間,它會不會就長大了?


女醫師像是見慣了,露出一抹我讀不出意思的微笑:『以我的經驗來看是機率不大,當然,妳想多等一個禮拜比較安心,那就多等一個禮拜,時間到了還是得處理掉,只是妳的年紀大了,就是有1/3的機率。』她對著我的心臟再狠狠的補了一槍:『妳下次再懷孕還是有1/3的機率。』


踏著沉重的腳步走出診所,我多希望這只是一場夢。


我想到歐約翰先生,我想到他離開台灣前在機場擔心落淚的樣子,我不知道該怎麼把這個壞消息告訴他,看到他難過,比我自己難過還要更難受,我好害怕看到他傷心的樣子,我不敢去想。我問老天,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事了?是不是我好事做得不夠多?是不是我拜拜不夠虔誠?是不是我對人不夠厚道?是不是我太自私了?不然為什麼我會遭受到這樣的懲罰?


同時,我又責怪自己,是我自己年紀大了,如果今天我可以年輕個幾歲,是不是一切就會沒事了?


是不是?


一回到家裡,脫下鞋子我立即衝到樓上的神明廳點香拜拜,我跪著,我哭著,我祈求神明可以保佑我肚子裡的小生命一切沒事,我祈求老天爺再給它一個禮拜的時間去長大,我按下按鍵播放佛經,我癱軟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佛經在空氣中迴盪著,我一邊摸著肚子一邊繼續祈求,我不知道我還可以做些什麼,只有把自己的雙眼哭成一對紅腫的核桃眼。


好不容易,我在電腦前等到歐約翰先生上線了,道過早安後,他問我今天好嗎?我遲疑了一下才在鍵盤上敲出「我不好」幾個字,他問我是不是出血了?我回他不是,他察覺出異狀了,於是送出視訊通話的要求,我拒絕,因為我不想讓他看見我淚流滿面的樣子,因為我只要一說話就會哭出聲音來。


我用文字跟他交代了早上去診所的結果,他說他很難過,可是此刻他更擔心我,他央求我打開視訊讓他見見我,我用力吸了口氣,擦掉臉上的淚痕才按下視訊,映入眼簾的,除了是歐約翰先生一臉的擔憂,還有他那雙已經紅了眼眶的眼睛,我的心好痛。


我們就這樣隔著電腦望著彼此,有好半晌都說不出話來,歐約翰先生說,他好希望這一刻他可以在我身邊陪著我,他的聲音盡是藏不住的傷心,我撐起微笑,我說,那我應該會失控的哭到很狼狽吧,才說完,我的淚珠就像斷線似的滾落了,我又告訴他,我在網路上看到不少的例子,都是一開始被醫生判定沒有心跳,結果一兩個禮拜後就長出心跳了,而且啊,你看我第一次去照超音波時什麼都沒看到,可是醫生說小豆子現在有7週大了耶,這證明它真的有在長大,只是比較慢而已。我必須打起精神來安慰他,即使我知道有更多的是失敗的例子,即使我不相信奇蹟會發生在我身上。


歐約翰先生安靜的點點頭。


『你還好嗎?我很擔心你。』我收起了淚水。


『SARAH,我擔心的人是妳,妳不該擔心我的。』


如果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多好。


下午跟老媽說了,她真的是愣了好久都吐不出一句話來,我覺得很難受,發生這件事情,然後看到自己的父母和最愛的男人傷心難過,這真的是最無以復加的悲傷。歐約翰先生來台灣的那幾天,我們還稍微討論了一下如果以後有小孩,男孩要取什麼名字?女孩又要起什麼名字?現在想起來,一切都覺得諷刺。


到了晚上,老爸和老媽開車帶我去一間巷弄裡的廟壇,那是一間有在替神明辦事的廟壇。老媽說,斜對面鄰居的女兒之前懷孕了兩次,兩次都被醫生宣判應該是有問題而要拿掉,後來因緣際會下來到這裡拜拜,竟然都被救了回來,如今一雙兒女都很健康平安。


老媽說,很靈驗的。


即使我是拿香拜拜的,但是對於這方面的神蹟我總是半信半疑,我覺得鄰居的女兒那兩次的經驗都是有科學證據可以解釋的,只是老媽聽不進去,老媽一心只想把她的孫子給救回來。我不禁想,這樣子的堅信不疑,是不是就會有好事發生?如果是,那我願意相信。


排隊叫號等到半夜12點多了,終於等到我們,是最後一號,這是老媽拜託鄰居的女兒用關係幫我們臨時安排進去的,不然就得等到下個禮拜了。一上前,我就雙手合十跪在神明的跟前,辦事的工作人員在一旁問我要求什麼?我說求子,然後我說去婦產科照超音波的結果沒有心跳,辦事者聽完拿了把扇子用扇炳幫我把脈,他先說我的心律不整,接著就很大聲的說:『有心跳啊,怎麼會沒心跳?』突然的,我竟然鬆了口氣。


『真的喔,我女兒回來後好難過,心情好差。』老媽的語氣聽起來有些開心。


辦事者笑了出來:『不要難過啦,這個有心跳,只是我希望妳明天去大醫院做檢查,儀器比較進步,然後去大醫院回來後,妳就會笑嘻嘻了。』


離去前我們領了符紙,老爸和老媽很感激的跟辦事者不斷地彎腰連聲道謝。在來廟壇的路上,老爸和老媽幾乎沒有對話,車子裡的氣氛很沉重,空氣是凝結的,現在在回程的路上,老爸和老媽開始聊了起來,我坐在後座手裡握著符紙,有股想哭的衝動,他那句「有心跳」讓我又重新燃起了一線希望,像是黑暗中唯一的一盞明燈,我想要相信,我知道我要相信才會有力量,我要像老媽一樣的堅信不疑。


才知道,當你絕望無助又求助無門時,哪怕只是0.01%的機會,你都不會放棄,再怎麼樣你都願意死命的去相信那0.01的可能,而不是那99.99的不可能。


我沒有告訴歐約翰先生,因為我不想賭他那99.99%的再次失望。




2013.3.21

因為昨晚廟壇辦事者的那一席話,今天一大早老媽就帶著我來林口的大醫院現場掛號想再做一次檢查,出發前,我考慮了很久,還是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跟老媽說;『媽,等會兒去了醫院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其實,我實在不忍心澆熄她那在黑暗中僅存的一絲火光,我不忍心抽走她那在大海裡載浮載沉的漂流浮木,我看得出來她很期待,但是,我更不捨老媽要跟著我再一次面對我昨天在婦產科診所親耳聽到的壞消息,我已經被打擊過一次了,再難接受,心裡也有個底數,可是老媽不同,在老媽那個年代只有小孩生太多的煩惱,一枝草一點露,她怎會料到我的竟是長不出草來壞掉的種仔呢,她壓根兒沒聽說過有胚胎萎縮和沒有心跳這種荒唐的說法。啊,我不是悲觀的不想相信,只是才短短相隔一天的時間,我肚子裡的小豆子真的就會有如神助般的長出心跳來嗎?


掛號後,我們上樓到門診室坐在外頭的椅子上等待叫號。


無奈的垂著頭,我不禁懷疑起我究竟在等待些什麼?等一個奇蹟?還是等一個心碎?昨天,我的心已經碎了一地,只怕今天會再一次把我的心踩得更碎更徹底。我和老媽肩並肩的坐著,沒有人開口說一句話,我看到一旁不少的準媽媽們手裡握著媽媽手冊在翻閱,心裡默默的嘆了一口氣。我多希望老媽是歡天喜地的陪著我來做產檢,而不是來聽一個絕望。


等了兩個多小時還沒輪到我們,此時我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我認出那是幾年前在新竹念師資班時一起外宿的室友,我想不起她的名字來,直覺想起身開口喊住她,卻瞥見她手裡牽著一個4、5來歲的小男孩,自己還挺著一個看來至少有8個多月的大肚子,原來,她早已為人母了。


印象中她長我個一兩歲,現在看來孩子至少也快要有兩個了。


我終究沒有上前,我該說什麼?她聽完我的故事後,她又該說什麼?人生的際遇真是奇妙,我們畢業後不知道為什麼就沒有再聯絡了,當時也還沒有臉書這玩意兒,所以從此沒有了彼此的音訊,難得多年後再次意外相遇,竟是同樣的身分卻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心境。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終於輪到我們了。


醫生又用儀器在我肚皮上找心跳,當然,奇蹟並沒有發生,老媽卻又再一次愣住說不出一句話來,我覺得很殘忍,這是我由始自終最不想看見的畫面。醫生讓護士列印了張單子要我去隔壁的超音波室做陰道超音波檢查後,再來做最後的結論。


在超音波室裡,用綠色簾子隔間的暗室裡,我和幫我做檢查的女士聊到以後不想再生小孩了的念頭,我說我會害怕憾事重演,她笑笑的告訴我;『不要怕,小孩還是要再生啊。』她又說她見過很多下一次再懷孕就安然沒事的例子,聽著聽著,我的心情好了一點,雖然電視上的螢幕還是沒有讓人開心的事情發生。她又接著說;『其實已經完成要檢查的部份了,只是我剛剛好像有看到妳的卵巢裡有東西。』我困惑的看著她。


才說完,她的電腦就沒來由的當機了。


她跟我說抱歉,馬上請來她另一個同事想恢復電腦的運作,我說沒關係,就這樣有些尷尬的躺在一旁,雖然我的身上蓋著一條薄毯子,但是沒穿褲子的下半身還是覺得有些冰涼,其實我是更緊張她的男同事會闖了進來。


後來,她的電腦還是沒有修復,她讓我換到另一間也是用廉子隔間的暗室裡,她告訴我,現在這一台機器是超音波室裡最先進最精密的儀器,她向我解釋本來是不用再照一次了,因為先前那台電腦的資料已經連線傳到醫生那裡去了,只是她不放心在我卵巢裡看到的東西,她想再做一次確認。


結果,我的小豆子還是沒有在最先進最精密的儀器畫面裡出現心跳,可是,萬萬沒想到卻發現我的卵巢裡有一顆很大的不明物體。


回到醫生的診間,他看了看電腦上的報告,先是轉頭跟老媽說,確定是沒有發育,胚胎只有6週又5天的大小,然後他又轉頭問我;『可是,妳卵巢這是什麼東西?』醫生,我也想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啊,他用滑鼠在電腦的畫面上不停地旋轉;『很大一顆耶,妳都不會痛嗎?』這個問題,剛剛在超音波室裡我已經被問過一次了。


『不會。』我搖頭。


『那經痛?』


『也不會。』我又搖頭。


『奇怪。』這是醫師的結論。


離開醫院前醫生要我去抽血做化驗,下個禮拜再回來看報告,其實也是因為老媽不想放棄,她想再等一個禮拜,想等一個心跳。我讀著手中等會要去抽血的單子,上頭有幾個用英文大寫字母拼湊的代號,後面則跟著一些腫瘤和癌細胞等恐怖的字眼,我的心一抽,頭皮都發麻了。


像行屍走肉般的回到家裡,我躲回房間裡,一上網就看見老妹掛在線上,我敲訊息給她,說小孩子應該是沒了,可是卻發現我卵巢裡有長東西,不知道是好的還是壞的。我們簡單的聊了一下,她說我這個沒有緣份的小孩是佛心來的,她還說,她本來一直在想是不是寶妮投胎來當我的小孩了,現在想想,應該是寶妮要來告訴我,我的身體出狀況了。


下了線,我去翻出寶妮的照片,其實寶妮走後我就一直不敢再去看照片,因為照片裡的她笑得好燦爛,可是她卻不在了。


我手裡握著她的照片,眼淚再也止不住了。




2013.3.22

早上和老媽兩個人坐在客廳吃早餐,我察覺到身體害喜的現象已經有在減緩了,這是我無法再自欺欺人的事實。


老媽突然開口問我;『等一下我們去看中醫好不好?』我明白她還不想放棄,她想或許可以藉由中醫藥材的力量,把我已經日漸萎縮的小豆子給養大,養出心跳來,她知道小豆子的生命已經在倒數了。


我沒有拒絕,默許了。


但是,我懷疑這樣讓她有一個希望可以期待和等待,是不是反而更殘忍?不過仔細一想,也許潛意識裡我自己也想等待些什麼吧,只是我現在更擔心的是卵巢的那個不明物體,醫生沒有給我明確的答案,醫生總是說得保守,甚至是更糟的情況,他說這麼大一顆,一直留在體內肯定是不好的。


去了老爸朋友介紹的中醫診所,又是無止盡的等待叫號,中醫師說我的脈象是懷孕了,只是無法得知小豆子是不是有心跳,她開了些保養子宮的藥粉給我,還安慰我只要把身體養好了,只要還有月經,年紀再大都可以成功懷孕生小孩的,我心裡又覺得好過了點。


回到家裡開了電腦,我在等歐約翰先生上線。


我還沒有把昨天的事情告訴歐約翰先生,我不知道他該怎麼承受又是一連串的壞消息,我甚至覺得當初不該和他結婚,他娶了一個不健康的老婆,除了偶爾愛生氣,愛鬧彆扭,現在又要讓他無止盡的擔心,原先喜上眉梢的以為要當爸爸了,開心不久就失望落空,如今,他的老婆竟然還發現一顆不知道是好的還是不好的卵巢瘤。


他上線後,我跟他解釋了去醫院檢查的結果,我訝異自己語氣的平靜,因為我清楚的明白,如果我難過,歐約翰先生會比我更難過,我擠出微笑笑著跟他說;『我現在真的相信每件事情發生都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懷孕,如果不是沒了心跳,如果不是去了廟壇,如果不是去了大醫院,我根本就不會發現原來我的身體裡竟然藏了這麼大的一顆腫瘤。』


一口氣說完我垂下臉,眼淚從我的嘴角滑落,我抬起頭,不爭氣的哭著跟歐約翰先生說;『我現在只有一個念頭,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只祈求可以和你一起白頭到老,我只想要跟你…走一輩子。』




2013‧3‧23

歐約翰先生說了好幾次想飛回來台灣陪我度過這一切。


我問他,那他的工作怎麼辦?他說請假。


我又說,我至少要動兩次手術,而且後續怎麼發展都還不知道,也許要一陣子呢?他不假思索的回我,那辭掉工作,工作以後再找就有了。


我想了想;『我下禮拜四就要動手術了,時間很趕,這麼趕的時間內買的機票都會很貴,那些票價很愚蠢。』


他卻很堅定的告訴我;『如果在這個時刻我不能陪在妳身邊,那更愚蠢。』


他要我考慮一下,考慮讓他陪在我身邊,他說有沒有小孩都沒關係了,他只要我健健康康的。




2013.3.24

我沒有大家想像中的堅強,如果我可以堅強,那都是為了我所愛的人。


其實,我又何嘗不奢望歐約翰先生可以立即飛來我身邊,除了家人,他是我最愛最愛的人,但是為了他而堅強下去,是現在支撐著我熬過這階段每一天的力量,如果他在我身邊,看著他替我擔憂和難過,那會有多麼的煎熬,因為他總是可以輕易的瓦解我的逞強。


我要他以大局為重,我安撫他,我的身邊還有家人在照顧我,他如果就這麼辭職了,我們之前的計畫勢必又要往後順延了,我告訴他,我會沒事的,因為寶妮在天堂守護著我。


(歐約翰先生上網訂花幫我打氣)





2013.3.25

早上老媽跟我交代了一聲她要外出辦點事,就騎著機車出門了。


我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不知道為什麼,這陣子我很怕一個人待在靜悄悄的房間裡,以前那是我可以沉澱心情的秘密基地,現在卻是讓我避之唯恐不及的冰冷空間,我想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我不想出門,我不想跟任何人連絡,但是我又驚恐那好像被全世界扔下了的孤獨感。


才在沙發上瞇眼睡了幾分鐘,就聽見樓下開門的聲響,是老媽回來了。


我納悶著老媽怎麼才出門就回來了,以為她只是去和附近鄰居話家常,沒多想,看見她上樓梯後背對著我緩緩的走回她的房裡,我沒說話,繼續閉上眼睛休息。不知道睡了多久,這次換老爸回來了。


『爸,你怎麼現在回家?』我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才快中午而已,老爸應該要在店裡才是。


老爸急忙進了房間;『妳媽摔車了。』


我「啊」了一聲瞬間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也跟著老爸趕緊衝到房裡查看,果真看到老媽半趟在床上,用左手扶著右手,一臉驚恐又淚眼盈眶的看著我們,她說她的手很痛,她試圖起身時整張臉都痛的皺在一起了,我愣了一下,有些生氣的問她怎麼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我?老媽有氣無力低低的吐出;『告訴妳又有什麼用。』


原來,我是一個沒有用的女兒。


老爸開車送老媽去醫院,後來又轉診到另一間醫院安排晚上開刀,老妹下午也請假去醫院陪老媽,再晚一點,放學後的小弟和下了班的老弟都趕去醫院看老媽了,他們守在手術室外頭等老媽開刀,每一個人都在那裡陪著老媽,只有我缺席了,因為老媽不讓我去醫院,其實我也猜到原因了,醫院的陰氣重,出生病死都在那裡發生,老媽不想我進醫院沾染了什麼不好的東西。


我想,這都是為了我肚子裡的小豆子。


我覺得無奈,我不明白老天爺的用意是什麼,難道這陣子我們家的壞消息還不夠多嗎?老媽摔斷了右手,開刀後要在醫院裡住個三四天,大家輪流晚上留宿醫院照顧她,我卻只能在家裡和他們用電話連絡了解老媽的情況。


後來老妹才跟我說,老媽當天是要去廟裡求菩薩,求菩薩保佑我的小豆子,她專程準備了水果餅乾和拜拜的東西,卻在要去廟裡的半路上就摔車了。


這是天意嗎?




2013.3.27

老媽今天終於批准讓我去醫院照顧她了。


我想,那是因為昨晚她又讓老爸帶我去另外一間婦產科做檢查,她始終不願意放棄,即使手術完在醫院裡休養著,她還是四處跟朋友打聽哪裡有厲害的婦產科,我很想告訴她,醫師再好,也不能把已經萎縮了的胚胎救回來。老爸要我順著老媽的意思,他說他夾在中間也很為難,我難過的跟老爸說;『那你以為我就好受嗎?一次又一次,你們逼著我一直去面對那殘忍的事實,我到底要再聽幾次醫生很肯定的跟我宣佈「沒有了,不會有心跳了」?』我沒有說出口的是,看著他們懷抱著希望,卻又一次一次的幻滅,我就覺得很殘忍,我一個人難過就好了,為什麼連父母都要跟著我一起承擔這個傷痛呢。


老爸沒有回話。


我說,現在我更擔心的是會不會是卵巢癌。


老爸語氣堅定的告訴我;『不會的,妳不是壞人,我們都沒有做壞事,這種事不會發生的。』我想問他,如果是這樣,那我的小豆子為什麼沒有心跳?但是我說不出口。


當然,這次再檢查還是沒有心跳,而且又是一個下雨的夜晚。




2013.3.28


今天又是灰沉沉的天空,一個禮拜的期限到了。


本來應該是老媽陪我來醫院的,只是老媽開刀後還在醫院休息,所以老爸特地把今天的事情都排開陪我來醫院做複檢。為了超音波的檢查,只好一大早8點半前就趕來現場排隊掛號,因為今天的預約都已經額滿了,等了好久照完超音波後,又是無止盡的等待門診叫號,好不容易輪到我們都已經午時了。


醫生看了超音波的照片,說確定是沒有心跳也沒有發育,所以安排我下午做人工流產手術,接著又看了我上個禮拜的抽血報告,他說其中一個指數過高,這表示有可能是卵巢巧克力囊腫,然後另一個可能就是,他遲疑了一下才說;『另一個可能就是不好的腫瘤。』


為了更精確的判讀我的腫瘤,他又讓我在手術前先去做另一項簡稱CT的電腦斷層攝影的檢查,這是一種要在體內注射碘的顯影劑的精密檢查。


又去抽了兩管血後來到報到處,小姐說要4小時空腹,我從前一晚凌晨過後就沒再吃過東西了,所以我只要再等半個多小時就可以做檢查了。一個先生在拿要換裝的衣服給我時,順口問了我是否有懷孕,我頓了一下,不知道該說有還是沒有,因為今天過後就沒有懷孕了。我點頭說是,他有些訝異的抬頭問我懷孕多久了?我回他,9個禮拜左右了,不過萎縮了,等會要動手術拿掉。


護士小姐幫我在左手背上打針,放上一個針頭,是等會要注射碘劑用的,這一針真的好痛,我痛到眼睛緊閉了一下,護士小姐解釋因為這是鐵針,所以會比較痛,插上針頭後,我的左手就不敢亂動,那種後續的痛楚很像有人用很尖很利的指甲很用力的在掐著你的肉。


輪到我進入輻射室裡。


我躺在一個儀器的床上,雙手往後舉,負責的先生說等會注射碘劑後我的身體會熱熱的,那是很正常的,注射碘劑後,果真感覺到有股暖流流過我的體內,然後我記起來了,我曾經在韓劇「我叫金三順」裡那得了胃癌的柳熙珍在醫院檢查時看過這個機器,這是一個很像是大甜甜圈的機器,你的身體會隨著床被送進中間的洞洞裡掃描檢查。


我閉起眼睛,覺得這一切都像是夢。


檢查後我回到報到處想要拆掉針頭,小姐要我等個5到10分鐘確定沒有過敏反應再拆,她讓我去喝水,可以幫助排洩身體內的碘劑,我說等會我還要去做手術所以不能喝水,她好奇的問我要做什麼手術?我抿了抿嘴,說是胚胎萎縮了,要手術拿掉。她用很溫柔的聲音要我留著那個針頭,她說手術時打麻醉針應該會用到,她憐惜的看著我;『這樣妳就不用再挨一針了。』


我跟老爸接著趕去手術室報到,小姐幫我量了血壓和心跳後就要我簽同意書,拿了手術服要我換上,後來我進了洗手間,發現已經流出咖啡色的分泌物了,這是我懷孕以來第一次有的現象,我想,這真的是最後了,小豆子應該也知道了。


結果又是無止盡的等待,穿著手術服等了三個多小時才輪到我,兩個護士小姐出來接我,一路上跟我聊天要我放輕鬆別緊張,進了真正的手術室,我躺在一個中間有些凹陷的床上,躺在那裡,我竟然想到恐怖電影「奪魂鋸」第一集裡的場景,那兩個男人腳上被鎖住腳鍊關在一個房間裡的場景,我也不知道此刻的我緊不緊張,因為四周的醫護人員動作都很迅速,在我還來不及反應時就聽到我的主治醫師說;『讓她睡吧。』麻醉師把麻醉劑推進我左手背的針頭裡,我戴著氧氣罩,睡意很快的就襲來,我努力的睜著雙眼想知道自己可以撐多久,其實是更害怕他們以為我睡著了就開始動手術,我正想著要開口叮嚀他們,千千萬萬一定要確定我已經麻醉了才可以動手術喔,因為我怕痛,然後一個字都還沒說出口,我就失去意識了。


再醒來我已經在被推到恢復室的路上,有些恍恍惚惚的。


儘管護士小姐要我閉眼睡一會兒,但是一被叫醒我就睡不著了,我乖乖閉上眼睛聽著四周的談話聲,我很平靜,我知道小豆子已經離開我的身體了,肚子只有一些悶悶的,我的意識越來越清楚,沒有想吐也不會頭昏,半個小時後老爸就推著輪椅進來接我了,我起身下床,護士小姐還跟我說;『妳都沒有手術後的副作用,一定是很常運動的關係。』我有些心虛的笑了一下。


老爸用輪椅推著我,我轉頭俏皮的跟他說;『我覺得自己用走的還比較快耶。』我們都笑了出來。


出了手術室都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我們今天整整待在醫院裡一整天,真的是漫長的等待,我覺得第一關已經過了,心裡不難過,因為我知道還有第二關在等著我去面對。我感謝老爸這樣的陪著我,比起老媽,老爸更讓我安心和有安全感,老爸是男人,他很堅強,我不用擔心自己要逞強的武裝著,但是老媽是女人,我卻要比老媽更堅強。


小豆子,再見了。




2013.3.30

我在網路上查卵巢腫瘤的資料,醫生一下子說可能是畸胎瘤,一下子又說可能是巧克力囊腫,還說抽血報告的指數有些過高,可是又說懷孕也會讓指數變高,而前幾天老媽要我去另一間婦產科診所檢查的醫師卻說看起來是卵巢水瘤,要我別擔心太多。


我怎麼可能不擔心?


最後結果還沒有出來之前,就有機率會是惡性腫瘤,我覺得自己的生命好像被給了期限,我開始後悔很多以前想做卻還沒去做的事,我更後悔的是結婚後沒有和歐約翰先生去渡蜜月,他問過我無數次了,我卻都為了省錢為由說兩個人待在家裡也可以很開心。


我是真的想幫他省錢的,他一個人賺錢供我們兩個人花用,他無怨無悔,我卻內疚不已,我從來就不喜歡,也不習慣用別人的錢,以前用老爸賺的錢,現在用歐約翰先生賺的錢,所以我一直想幫歐約翰先生省點花,一直推掉他想幫我們安排的假期。


現在想起來,覺得這真的是全世界上最愚蠢最自以為是的蠢事。倘若,我再也沒有機會和歐約翰先生出去旅行度假呢?


在網路上搜尋了不少資料和不少人分享的經驗談,突然點閱到一篇寫著「卵巢癌」的文章,我沒有多想就繼續閱讀,才赫然發現寫這篇文章的主人已經離開人世了,才30初頭的年齡。我立即關掉電腦,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沒多久我就放聲大哭,我哭了好久都停不下來,這比之前知道小豆子沒有心跳了還要震撼,這是一種從骨頭裡發出來很絕望的悲傷,我不敢想像如果歐約翰先生失去了我要怎麼辦?我不敢想像如果我沒有辦法和他白首偕老又該怎麼辦?還有我的家人該怎麼辦?


我曾經哭著問歐約翰先生:『是不是我做得好事不夠多,所以才會受到懲罰?』


他搖頭,眼裡閃過一抹水意輕輕的告訴我:『SARAH,不是的,這是妳做了好事所以才可以發現得早,這不是懲罰,是祝福(blessing)。』


事後我告訴歐約翰先生,如果老天給我再一次的機會,如果等我的身體都好了,第一件事情我要做的就是和他一起去渡蜜月,我們還要去很多很多地方旅行。


哼,去他的省錢小氣鬼。




2013.4.2

因為接下來的星期四就是清明節連續假期了,如果這之前不動手術,就要再等到下個禮拜,我真的很想趕快解除身體裡的這顆未爆彈,所以醫生安排我今天回診,狀況良好的話就安排住院,明天就可以動手術了。


一樣是灰色的天空,無所謂了,因為我的世界已經灰色很久了。


在等待看診的時間,我緊張到就快要不能呼吸了,我不知道等下會從醫生的嘴裡聽到什麼樣的結果?這就好像是在等待死刑的宣判,我像是苦等了一世紀這麼長久,我不斷的深呼吸,每呼一口氣,我都覺得心臟就要從我的嘴巴裡跳出來那樣,我不停的搓揉發麻的雙手,在心裡跟老天禱告著,我向眾神呼喚,菩薩、玄天上帝、釋迦牟尼、天上聖母、地藏王菩薩...還有西方的上帝,我拜託祂們,如果有誰可以聽見我的呼喚,請保佑我一切平安。


還好,醫生說電腦斷層攝影的結果看起來是OK的,應該是良性的,不過還是得等手術後取出腫瘤化驗才會確定。


我暫時鬆了一口氣,起碼這是這陣子以來第一個好消息。




2013.4.3

所以距離上次的手術還不滿一個禮拜的時間我又動了第二次手術,算是小手術的腹腔鏡手術,肚子上挖了四個小洞。


從手術室出來後忍著身體的痛意,我只掛念著一件事,我問了當時等在手術室外的老弟;『我的卵巢還在嗎?』


老弟說;『神經病,當然還在。』




2013.4.11

手術後一個禮拜回診,終於聽到醫生親口跟我說,腫瘤是良性的,啊,真是謝天謝地。


今天外頭還是下著雨,這陣子的壞天氣沒有好轉過,但是坐在回家的計程車上望向窗外,我卻好像看見了彩虹高掛在天邊,在灰僕僕的天空裡看見了希望,我心裡滿是感激。


我好想哭,好想寶妮,我覺得是寶妮犧牲了自己救了我一命,這次的懷孕本來就不是要成就一個新生命,而是階段性的任務,我身體裡的這顆大腫瘤有快要10公分的尺寸,真的很大,醫生始終覺得很奇怪我竟然可以一直以來都不痛不癢,我不知道我跟這個腫瘤究竟共存了多久,如果不是懷孕了,如果不是這一切冥冥之中的安排,我根本不會意外發現它的存在。


很難想像如果我是在回英國後才懷孕的,或是在更早之前就懷孕了,這顆腫瘤會不會就發生變化?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有可能會在我運動中旋轉壞死,我可能會失去一邊的卵巢,它也有可能惡化轉成癌細胞,我可能會失去兩邊的卵巢,又或是…我不敢想像。


我從這次的經驗中學到很多,也發現生命中更重要的,還有人生中的優先順序,我感恩可以平安健康的活著,也感恩我的家人和歐約翰先生也都可以平安健康的活著,雖然寶妮不在了,但是她會永遠活在我的心裡,我的回憶,和最近所經歷的這一切,就是她和小豆子曾經來過的証明。


小天使曾來過,她教會我的不是逝去的可惜,而是珍惜擁有的幸福。


2013年4月11號這一天,我覺得我重生了。


最後,祝大家都平安健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