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朋友的介紹,最近我開始看日本台在重播的日劇Orange days。


劇中的大學生沙繪因為一場疾病而喪失了聽力,也因此失去了言語的能力,她的世界由彩色變成黑白從此不一樣了。一次,因為沙繪在樂團的演奏和其他人無法配合,她大受打擊難過的退出了樂團,於是男主角櫂跑到沙繪家中想去安慰她,沙繪不領情,她大發脾氣還任性的把東西摔在地上,她抱怨命運對她不公平,為什麼只有她一個人在受苦?


平靜後的沙繪用手語問櫂:『你說我會變成這樣和其他人無關,那麼,老天爺要給我的訊息是什麼?』


『老天爺的訊息?』


『是的,去解釋這一切為何會發生在我身上的訊息。』


櫂聽完她說得,沉默了幾秒後才語重心長的說:『老天爺沒有訊息。』


沙繪不解。


櫂又繼續說:『就只是不幸的事情發生了。』


這一幕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當沙繪含著眼淚無助的問他,是不是老天爺要給她什麼訊息呢?其實這一句話在小豆子離開了我之後也時常在我的腦海裡反覆播放著,我問自己,我問老天:『為什麼是我?』如果不是有什麼特別的訊息要傳遞給我,那為什麼會是我?為什麼選上了我?


我和沙繪一樣,期待著櫂接著會說出些激勵人心或是讓人茅塞頓開的回答。結果卻是讓人大失所望,他只是淡淡的說出:『沒有什麼訊息,就只是不幸的事情發生了。』


沒有什麼訊息,就只是不幸的事情發生了。


這句話我想了好久,其實,真的就只是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啊。


在發現了小豆子沒有心跳,然後檢查意外得知卵巢有一顆大瘤時,我沒有告訴任何朋友,就連身邊最好的朋友我也一個字都沒有透露,因為我知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要解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繼續,我告訴歐約翰先生,只有我們兩個人是這個事件中唯一可以體會到這樣的失去是有多麼的痛,因為這是我和他的小豆子,而小豆子是我們的1+1。


所以我很自私,我很自私的不想只是成為別人這一刻跟你一起傷心並且說著不痛不癢的安慰話,可是下一秒卻忘得一乾二淨的片段,因為大家的生活都在進行著,我卻被困住了,我的時間像是停滯了,世界忘了轉動,人生忘了前進。


但是,我在4月11號報告出來證實是良性腫瘤後,我就不再傷心難過了,我不再因為灰濛濛的天空而鬱鬱寡歡,因為我心裡的太陽已經再次高高升起了。


不過要說完全都不會難過就太矯情了,畢竟我也是有七情六慾的血肉之軀,應該這樣說吧,就只是偶爾還會有一絲絲的小遺憾,可是我想做人真的不能回頭看,也不能太自私,我不能在向眾神呼喚祈禱我一切都沒事、祈禱可以和歐約翰先生走一輩子後,卻又回過頭來貪心的希望我還可以擁有小豆子、希望這件憾事從來沒有發生過,所以我遵守當初的承諾,我現在只有心存感激。


把「小天使曾來過」寫出來,是我對自己的生活紀錄,因為它是真真實實發生過,無法抹滅的,所以我告訴自己,把它寫下來,全部寫下來,就像寫一本書,寫完後,擦乾眼淚,然後輕輕地闔上書本,把它放在記憶的書櫃上,它不會消失,它是我回憶的一部份。


古天樂在「高海拔之戀II」中說過一段話:『人把失去的東西埋在心裡,放不下,困死自己。』所以我跟歐約翰先生說,我們的小豆子是帶著任務降臨在地球上的,它是來拯救我的健康,然後任務完成了,小豆子就功成身退返回它的星球了。


我想很多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如果我們可以從事件中推敲出更多的意義來,是好事,人們因為希望而重生,那如果真的一時半刻抓破頭都無法理解出老天爺的旨意究竟為何,其實也無妨,也許就只是老天爺碰巧沒有訊息要傳達給我們罷了,人生也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要找出大道理來,它只是剛好發生了,可能會發生在你身上,可能會發生在我身上,但是無論如何,life has to move on,停留在原地只會困死自己,停留在原地你就只會看見已經發生的不好的事情,卻看不見前方轉角那些正要發生的好事在等著你。


就只是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就只是這樣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