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在Maya的網誌看到她說,她的法國男友用Google翻譯她的上一篇文章,其中一句「開始想說自己是不是有點怪怪」,翻譯機竟然很神奇地翻譯成…start to say he is a bit weird(他有點怪)。結果明明是一番好意,卻在當下被扭曲了。


不瞞大家說,我就是這個「神奇孤狗翻譯機」的受害者。


去年底剛來到倫敦的第一個禮拜,我寫了篇熱可可亞的倫敦早晨,因為重逢的喜悅,因為他的溫柔呵護,因為想到過去的風風雨雨,我在滿滿的感謝下把心裡對他的感激和無法言喻的感動化成文字記錄下來。也因為文中提到那段「過去式」,因為我不想,也覺得沒必要再提到當事人的名字,所以當歐約翰先生問我那篇文章的內容時,我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沒多說甚麼。


然而,我眼裡的遲疑和顧慮,都被他默默讀在心裡,我卻不自知。


隔天一早,我坐在書桌上逛網路,他醒來後就躺在床上用電腦。沒多久,我問他要不要喝咖啡,他的語氣和表情卻像是窗外紅磚瓦上那片一夜白雪,又冷又硬。


驚覺不對,那是自從「過去式」發生後我就沒再見過的表情,我極力壓抑內心的恐懼,試圖說服自己,他只是前晚沒睡好罷了,沒事的,一切都沒事的。我起身走到床邊,輕聲地詢問他怎麼了?黑暗中,他的臉在電腦的藍光下,照的一清二楚,那是帶著憤怒和受傷的表情,是一年多前在澳洲柏斯那狹小的房間裡,一模一樣的神情。


我一邊逼問他,一邊害怕他說出我不想聽的話。終於,他承認那天是他第一次使用孤狗翻譯機,翻譯我的整篇文章,他說,因為我不想告訴他,所以他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按下了按鍵。他說,他不敢相信我在這麼久之後,甚至來到倫敦和他相聚後,我的心裡還在惦記著那個他。他說,我的心裡一直忘不掉那個人的好,竟然還嫌棄他沒有好廚藝,笨手笨腳的撒了整桌的麵條。


他覺得他對我的好,不值一文,他只是一朵不會說好聽話的香菇。


我又心急又難過地試圖解釋,氣急敗壞的抗辯下,心裡頭卻好希望可以叫小叮噹從他的口袋裡變出「神奇翻譯機」給我,幫我解釋英文所無法表達的中文意境。好諷刺,是翻譯機惹的禍,我卻又想求助翻譯機。我的眼淚一直掉,努力地跟他說,整篇文章是在說他的好,不是像那個甚麼狗屁不通的翻譯機所顯示的。


摩羯座的固執,天蠍座的心寒。


我氣自己的英文不夠好,我氣自己的中文太臭屁,我氣他私自用網路翻譯機,我氣自己應該早點告訴他。但是,我更氣自己為什麼當初要寫下這篇自以為是的文章,氣自己無聊用甚麼「對照法、對比法」,甚麼「前後呼應法」,學生時代上作文課時都沒有這麼認真過。


我覺得自己吃力不討好,當初一片美意都在孤狗神奇翻譯機下給破壞了,難道這就是科技對人性的反撲嗎?


看不到他眼裡的諒解,我失望地奪門而出,想乾脆飛回台灣算了。在寒冷的公園裡逛了快一個小時,他找不到我,打我手機又訊號不良,斷斷續續中,斷線了。坐在板凳上,我的手好冷,我的心更冷,口中呼出的白煙好沉重,想起,就算要回台灣也得回去打包行李,改定回程機票日期才行,於是起身拍拍屁股,厚著臉皮的回去找他。


回去後,歐約翰先生跟我道歉,答應我不會再用翻譯機讀我的文章。


其實不怪他,只是我無法預期神奇的孤狗翻譯機下次又會翻譯出怎樣的曠世鉅作。我告訴他,我是原作者,請尊重智慧財產權,不要再使用那個畫虎不成反類犬的翻譯機,來亂竄改我的文章。我又告訴他,我們中華文化的悠久歷史,文字背後的意義是孤狗翻譯機所無法取代和解讀的。


還好這件事就這樣和平落幕了,歐約翰先生現在只會在我的「見證下」,用翻譯機翻譯我的旅遊文章或是輕鬆小品,很多時後我主動說,要不要用翻譯機看一看?他都會搖頭說,不要了,因為都翻得很奇怪。


多希望當初只是那種把「Baby(寶貝、親愛的)」,翻譯成「小孩」這種無傷大雅的趣事,笑笑就好。也曾有念頭,乾脆不要寫了,或是寫寫流水帳就好,起碼翻譯起來不會錯的這麼離譜。


我和歐約翰先生之間的溝通從來不用翻譯機,頂多是初期的口音問題比較大。怎麼知道這種「無聲的言語」反而讓我們雞同鴨講,誤解對方在說甚麼。


經過這件事後,我終於懂得那部電影,Lost In Translation…愛情,真的不用翻譯


真的。




P.S. Maya,我懂妳的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