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goodnight baby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2010/8/27 上午 08:47 收到最後一則訊息。


已經很久沒有在早上和歐約翰先生MSN了,因為我每晚都是過了凌晨2點,甚至3點才下線,早上起床時,黑夜那頭的他也在睡夢中了。


今天早上,我被惡夢驚醒,恍惚中睜開眼睛回到現實世界中,那恐懼的感覺卻久久無法平復,我於是大哭,幾分鐘後我發了通簡訊給他,按下傳送後,才意識到也許會吵醒好不容易入睡的他。


『嗶嗶』手機傳來簡訊鈴聲,『I love you too sweetheart………』

***

昨晚,在MSN上因為文字解讀的錯誤,我默默咀嚼著悲傷,悶悶地不想說話,對於歐約翰先生的探問,也只以「我很好」「我沒事」來塘塞,倔強的我不願承認心中那塊脆弱的角落,心中的不安卻不斷腐蝕我的偽裝盔甲。


『寶貝,我是不是說錯甚麼話了?』他問。


『沒有。』


『那為什麼我感覺到妳不是很想說話。』


『我有說我不想說話嗎?』我冷冷的回。


『沒有,妳沒說,但是妳不告訴我發生甚麼事,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沒事。』


一整夜,我們的對話就像這樣不斷的反覆,我的孤傲逞強和寂寞理性拔河,不願妥協。冰冷的螢幕,凝結的空氣,透過耳機傳來他因為訊號不良而斷斷續續的聲音,他的影像停在他皺眉望著我的瞬間。


也許是巧合,skype和我們一樣,訊號微弱,溝通不良。


『John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我對著螢幕喊著。


『喂,喂,聽得到嗎?』


『喂,喂…』我對著自己,大喊。

『………』


之後skype斷了訊號,再也沒連上線。


我眼睛失焦坐著發呆,心底漸漸湧起一股情緒,像煙霧般環繞不願散去。四周靜寂,我與電腦螢幕對望,沉默。


沒有聲音,真的只剩我一個人了。



在夢裡,歐約翰先生和另個女孩在一起。


知道的那天,我片刻也不猶豫的朝他家奔去,一路跑過昔日的回憶,踩過黃昏的影子。來到他面前,我氣喘吁吁地拉著他的手,眼泛淚光的問他,為什麼。


『愛情的事沒有道理,我只知道她對我而言…』他溫柔但是不帶絲毫留戀的看著我:『比妳還重要。』


不可能,你是愛我的,我大吼。


『回去吧,我已經不愛妳了。』他微微一笑,轉身離去漸漸消失在遠方,夕陽在我身後落下。


沒有聲音,真的只剩我一個人了。



從夢裡醒來,滾落的淚水早已滲透了耳際的髮絲。


從來沒有這樣,夢醒了還是感覺那麼真實,我哭到夢境和現實已經分不清界線。拭去頰上的淚水,開機登入MSN,歐約翰先生已經在線上等我了。


我告訴他,我夢見「you stopped loving me.」。


『i dont want to leave you and i wont stop loving you』他回答,並告訴我:『sarah 我們不要再讓心事過夜了。』


歐約翰先生總說,當情侶之間心裡有了疑問,或是想法不同時而選擇不說,這是一段感情的致命殺手,因為所見所聽都是負面的訊息,不斷地囤積在腦海裡,於是「your brain plays tricks on you」,你開始相信自己編造的虛構事實,終於,它就像骨牌效應,莫名的不安情緒排山倒海而來,壓垮你,也摧毀一段感情。


才恍然大悟,儘管我明白維持遠距離戀愛的不容易,清楚遠距離戀愛衍生的不安全感,但是基於對文字的敏感,在讓我可以暢所欲言的書寫外,卻也讓我過度解讀根本不存在的文字密碼,在夜裡停泊太多的心事。


腦海裡說的太多,只會讓愛情沉默。


「I am just a txt or call away any time you need me baby」他說。


是啊,即使他不在我身邊,但是只要一通電話,一封簡訊,愛情24小時即時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