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約翰先生住的地方,前幾天又有人破門而入,這次不是老夫婦,而是動機不明的人士。隔天聽他提起這件事情,我簡直是不敢置信。


當時只有歐約翰先生一個人在家,他正戴著耳機聽音樂,晚上9點多時隱約聽到門口傳來噪音,起初還以為是室友或是樓上的住戶回來了,他不以為意,沒想到,接著就是「那個人」或是「那些人」把第二道門用力踹開的巨大聲響,歐約翰先生馬上在房裡機智的大吼:『滾出去!』


「那個人」或是「那些人」才趕緊逃跑。


報警後,警察來做筆錄和收集指紋等證據,歐約翰先生則幾乎一夜失眠到天亮。


我們事後推測,是因為樓上的住戶剛出門,歐約翰先生的其他室友又還沒回來,所以整棟房子從外頭看起來黑鴉鴉的一片,像是沒有人在家,才會讓躲在暗處的宵小有機可乘。說真的,我實在不敢想像,如果當初歐約翰先生正在廚房煮飯,或是正從浴室洗完澡走出來和竊賊撞見了,會有甚麼不堪設想的後果。


我要歐約翰先生上網再去找其他住處,然後記得把走道的電燈隨時開著,隨時鎖門,再多加一道房門鎖先自保。


我告訴他,真希望我在他身邊,可以給他一個擁抱或是陪伴著他,我知道他被嚇壞了。他卻說,他最慶幸的是我此刻人在台灣,因為他不會放心自己去上班,然後丟我一個人待在英國的家擔心受怕。


很感謝這次歐約翰先生平安無事,想起去年去龍山寺幫天主教的他求平安符,還記得當時求他的時候,很快的一連得到三次聖杯允許,求我自己的時候,反而沒有那麼順利,那時我就心想,只要他一切平安順利就好了。這一年多以來,歐約翰先生沒有因為宗教的不同或是覺得可笑而敷衍我,他反而隨時把平安符帶在身上保平安。


我相信,是平安符在冥冥之中保護著歐約翰先生。


被竊賊闖入的隔天夜裡,又只有他一個人在家,他坦承心裡有些許的不安。我告訴他,我想開著Skype睡覺直到他的室友們回來了,如此一來我可以陪伴他,也可以確保他沒事,他不願意,他說喜歡全黑入睡的我會因為電腦的亮光而睡不好。


我央求他。


其實交往這兩年多來,分開的日子裡即使我們會每天視訊聊天,可是都不曾24小時開著Skype,不曾看著夜晚的對方在電腦的那一頭就寢。不是不會想念,不是怕感情會窒息,而是我們喜歡給彼此有私人的空間,我們覺得擁有信任和尊重對方的能力,比起24小時的監控或是美其名怕寂寞的藉口來得更重要。


所以這一次,我告訴他,我想陪著他。


關燈後,我躺在漆黑的床上看著螢幕上的他,我叮嚀他等室友回來了就自動關掉電腦,這樣他才可以安心又沒有干擾的入睡。然後我說了晚安,歐約翰先生卻沒有回應似乎在忙著看電腦,我故意抱怨的說,連一句晚安都不說喔?


他一臉興奮的說:『等等,因為我要念床邊故事給妳聽。』


接著,他開始讀故事,一人分飾多角的說著一個我沒有聽過的故事。最後,故事究竟說了甚麼,我記不得了,只記得在恍惚進入夢鄉前聽見他說:『等我們再見面時,我會繼續說床邊故事給妳聽,就跟當初我遇見妳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