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生日或是其他節慶,一年當中我最愛的就是聖誕節了。


從小就有個夢想,至少要在這一輩子結束前渡過一次所謂的「白色聖誕節」,和心愛的人,兩個人一起手牽手在白茫茫的雪地裡欣賞著掛上七彩霓虹燈泡的巨大聖誕樹,用依偎彼此的溫暖抵抗零下的冰溫。這樣的幸福片刻,是我所嚮往的。


其實,也曾想過要飛到最近的日本去過白色聖誕節,只是一直找不到可以分享的另一半,也就作罷了。


隨著聖誕節的逼近,Waterfront Lodge的歐洲背包客開始思念起家鄉的冬天和白雪,他們不停嘀咕南半球的高溫和抱怨季節時序的錯置,異口同聲的說,沒有下雪的聖誕節,就不是聖誕節。我想這樣的情緒,應該就像是今日的台灣中秋節,沒有烤肉的中秋節,就不是中秋節吧。


不論是白色聖誕節,或是綠色聖誕節,我知道,今年的聖誕節我都會永遠記在心裡面。


Waterfront Lodge的老闆Jamie,為了減輕這些遠離家鄉在異地流浪的背包客的思鄉之苦,他特地邀請我們所有的人到他老爸的農場去過聖誕節,他說,出門在外的,我們都是一家人。


Jamie是個豪爽的紐西蘭人,和第一任妻子有一對15歲的雙胞胎兒子,和現任的漂亮律師妻子則有一雙可愛的兒女。Jamie更是個大好人,他讓我和老妹以同樣的價錢住在上下鋪的雙人房裡,更曾在櫃檯員工粗心大意重複訂房後,讓有幾晚無處可歸的我和老妹去免費住在他的家中,也才知道,相信人性本善的他們從來不鎖大門,庭院裡還收留一個德國女生住在廢棄箱型車改造的車房裡。


剛搬進Waterfront Lodge時,Jamie時常分不清楚我和老妹的長相,他和許多外國人一樣,當我們兩個同時出現時,都會覺得我們就是雙胞胎,猜測我們誰是誰的遊戲,他們一直樂此不疲。後來,一次Jamie很自豪地跟我說他已經找出分辨我和老妹的辦法了。


他說,就是喜歡跑來跑去串門子,很愛說話又很大聲的那一個,一定就是SARAH我。


原來我愛說話這件事,已經不是秘密了。



12月25號那天,我和老妹還有其他人中午左右就開車前往Jamie老爸的住家。


那是一個占地廣大的農場,在台灣,只有在電視上才能看到擁有一望無際數甲田地的景況就這麼出現在眼前,除了有飼養羊群之外,還有白色和咖啡色的馬匹,我們幾個像是鄉巴佬似的一路驚呼聲連連。



進入屋內,早已經擠滿了Jamie的親朋好友,也看到其他在Waterfront Lodge的背包客們,大家鬧哄哄的聊天著,滿個人臉上都是發自內心的笑容,真的好喜歡這種溫馨的感覺,即使許多人我們之前都不曾見過面,還有那些在Waterfront Lodge還不曾說過話的新住客,可是今天因緣際會,所以大夥齊聚一堂,就像Jamie說的,我們都是一家人。


聖誕節的餐點是採用自助式的方式,桌上擺滿了美味和可口的食物,我們一個一個排著隊領取,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和我同名的sara,我們都稱她kiwi sara)













因為人數眾多,所以我們用餐的地點就在一旁已經整理過的倉庫裡,大家一桌一桌的隨意拉把椅子就坐下來話家常,我和老妹則和德國貝琪她們一起。


大啖美食後,重頭戲就要上場了,因為Jamie說要表演「剃羊毛秀」給我們欣賞。


其實早在剛到Napier時,我就曾經和朋友們到一處有剃羊毛秀的當地工廠看過,不過並沒有從頭到尾把表演全程觀賞完,我們就是跟著工廠裡的解說員一邊走一邊走馬看花,短短不到幾分鐘就結束了,最後我們每人拿到一搓處理過的圓形羊毛當紀念品。





所以這次可以近距離親眼一睹這免費的剃羊毛秀,真的是非常難得的機會。


Jamie告訴我們,很多人都會害怕「抓羊」,覺得羊咩咩在地上不停掙扎想掙脫看起來似乎很殘忍,其實不然,只要能夠抓到要領就會很簡單。他抓來一隻羊示範給我們看,他說要領就是要讓羊咩咩「坐得很舒服」,位置對了,牠就不會掙扎,位置歪了,牠就會想要脫逃,因為坐得不舒服。




剃羊毛秀-1



剃羊毛秀-2



剃羊毛秀-3



(Jamie的小兒子)





沒一會兒,一身毛茸茸的羊毛就都落地了,只剩下光溜溜的皮膚,空氣中到處飄浮著毛絮,黏在我的臉上癢癢的,混在空氣裡的,還有一股羊騷味。


後來,因為有些人錯過了,所以Jamie二話不說又再抓來一隻羊剃毛,我們則樂得可以再看一次表演。不過Jamie說,羊隻的毛幾乎都快被剃光了,他如果再繼續剃下去,就會被他老爸給宰了,說完他哈哈大笑,啟動手上的電動剃刀不留情的剃下去。


怪怪安迪也有參加,席間我偷偷地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自從那件事情發生過後,我們幾乎沒有機會說上幾句話,在Waterfront Lodge碰上了,也僅是禮貌的點點頭,我好想告訴他,心裡的感謝。只是再過兩天,再過兩天我就要離開Napier去南島旅行了,也許,我不會再見到他。


有些事,過去就算了,有些人,卻會駐足在記憶的最深處。


餐會結束散場前,我鼓起勇氣走向怪怪安迪,我告訴他,我就要離開了,所以想要和他合照留影做紀念,他一臉誇張的表情笑著說沒問題,突然伸手用力的把我拉進他。


然後,祝福我一路順風。


(怪怪安迪,真的很怪,害我一臉不知所措)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