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和他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個讓人臉紅心跳的尷尬場面。


那天下班回到背包客棧後,老妹她們先回房裡放背包,我則第一時間跑去廚房想搜刮點食物來填肚子,因為在葡萄園和史蒂芬妮一起工作,一天下來的體力和熱量都已經耗盡了,肚子咕嚕咕嚕作響,我實在熬不到晚餐時間。


當我一踏進廚房,瞬間鱉見一個「看似光溜溜的男人」在做飯?


我「啊」的一聲停在廚房的門口不敢前進,他聞聲抬起頭來看我一眼,堆起滿臉笑容舉起手來準備打招呼,我羞紅了臉趕緊轉身退出去,跟在後頭的Cherry差點被我撞到,她一臉莫名奇妙的問我:『怎麼,看到鬼喔?』


『更慘,是看到裸男!』我驚魂未定,瞪大了雙眼小聲地跟她說:『天啊,有個男人好像沒穿甚麼衣服,我不敢進去啦…。』


『真的?真的?』Cherry興奮到迫不及待了:『那我一定要來看看。』


後來其他人也陸續出現進入廚房,她們都不以為意的開始準備晚餐,Cherry還跑回房裡拿相機跟「裸男」拍照合影,似乎只有我大驚小怪的,一副沒有見過世面的窘樣,我只好硬著頭皮進去廚房,佯裝鎮定的一下子拿盤子,一下子翻冰箱,就是盡量不去看一旁「那肉色的物體」。


其實他並不是全身赤裸的,只是肌膚的能見度很高,上頭圍著兜兜,下半身圍著浴巾,不,嚴格來說是「包裹著一團東西」。




(夠讓人臉紅心跳吧?!)


當我正裝忙的切著蔬菜,他卻有意無意的跟我說話,不是問我在做甚麼?就是問我東西放哪裡?我很是納悶,明明旁邊還有那麼多人在,我也盡量和他避免眼神的接觸,他卻偏偏只找我說話。


晚餐結束後,我照慣例自己一人跑去交誼廳看電視,老妹她們則留在廚房研究食譜話家常,沒多久,他走了進來,還是一樣沒穿上衣。他見我獨自看著電視,說聲「HI」後就坐了下來,然後又開始問我一些問題,像是妳在看甚麼啊?電視。妳叫甚麼名字啊?SARAH。妳是哪裡人啊?台灣人…。


終於,我忍不住了,開口問他:『你為何要做這身打扮啊?』


『喔,是為了萬聖節啊!有間PUB今晚舉辦萬聖節的活動,得獎的人將會有免費的啤酒喝,』他一臉滿意的說著:『所以我打扮成「大嬰兒」,很有創意吧。』他把脖子前掛著的奶嘴放在嘴裡,看起來很滑稽。


『所以…你這是「尿布」?』我終於看出來他下半身的「創意」。


『哈哈,是啊,我拿房間的床巾做成的。』


『喔,我下午在廚房看到你時,還以為你剛洗完澡沒穿衣服,嚇死我了。』我瞪了他一眼。


『哈哈,我記得,妳的臉都漲紅了。』


我巧妙閃避他盯著我的眼神,慶幸交誼廳的燈光昏暗,不然他肯定又要拿我此刻的紅臉開玩笑了。


這就是我第一次遇見他的情景,如此的臉紅心跳。


往後的日子裡,他還是喜歡來交誼廳找我說話,那個時候我的英文不好,不知道該說甚麼,所以通常是他問我答。他很有耐心,從沒有露出一絲絲不耐煩的神情,他是個很活潑的大男生,來自加拿大,為了移民去澳洲而暫時來紐西蘭打工渡假,一邊申請移民簽證,一邊工作賺點錢,他說住在澳洲是他的夢想,溫暖的太陽和美麗的沙灘,那是他寒冷的家鄉所沒有的。


他喜歡說笑話,有他在的地方就有歡樂,即使住進Waterfront Lodge的日子不長,可是他已經跟所有的員工和背包客打成一片了。


(德國安迪在板子上寫Happy Birthday)

接著幾天就是我的生日,剛好那天是星期六,中午過後高小姐和德國安迪約我一起去Te Mata Peak,因為是我的生日,所以高小姐沒有跟我索取車油費,我倒是挺意外的,原來她也有大方的一面。


(我們去的那天天氣不是太好)



Te Mata Peak是一個很美的地方,連綿的山丘,和一望無際360度的遼闊平原,天氣好的時候,這裡可以同時看見Napier和鄰近城鎮Hastings,居高臨下,眺望遠方的美景,突然覺得,人生大抵都有同時並進的兩條路,倘若今年4月初我沒有被公司惡意的解雇,或許我還在沒日沒夜的加班中吧,根本無法想像我會有今天這樣的際遇,會有這場人生的旅行。


呼吸著紐西蘭純淨的空氣,微風緩緩推著天邊的捲捲白雲,這樣的心曠神怡讓人好滿足,好放鬆,似乎所有惱人的俗事都可以放下了,很多事情也都可以被原諒了。


(突然在停車場看到禮車)





這裡也常常可以看到新人在拍婚紗照,有人說,看到新娘子是會帶來好運的,我在心裡默默許下要幸福的願望。


(我就像狗仔隊似的一路跟拍)


(這是小花童,因為身旁的人看似她媽媽,所以我非常小心的拍攝)


(終於讓我偷偷拍下這張照片)




(我在Napier的日子,前前後後來到Te Mata Peak共7次之多)




(這是山腳下的一間販賣草莓的商店,裡頭的冰淇淋...超好吃!!!!!)





下午回到Waterfront Lodge,老妹和其他朋友已經在廚房準備我的生日晚餐了。我走進交誼廳,果然,他也在裡面看電視,我坐了下來,跟他提到今天是我的生日,他馬上開心的祝我生日快樂,我邀請他等會一起晚餐,他欣然答應了。


開飯前,他說要出去一下。


再回來時,他遞給我一張生日卡,原來他是專程出去買卡片給我的,卡片裝在綠色的信封裡,是我最愛的顏色,小心地拆開,我笑了,封面是我最愛的狗狗,從來沒有跟他提到我喜歡綠色、喜歡小狗這些事。


我喜歡這種無心的巧合,不言而喻的默契。


晚餐時,他坐在我的右手邊,有些擁擠的桌子上,我和他的左手臂偶爾會相互碰撞,席間,我發現他拿叉子的手有些顫抖,不像是病理上的,更像是隱藏不住的緊張。我們偶爾會相視而笑,彼此之間的距離似乎一點一滴的在拉近,很難形容這樣複雜的情緒,不禁猜想,是之前在Te Mata Peak許下的願望奏效了嗎?


(老妹和其他朋友幫我煮的生日饗宴,超幸福!!)


(老妹和其他人合寫給我的卡片)


(桌子上的綠色卡片就是他送的,還有那個蛋糕也是朋友親手做的喔!)




也許,這就是一種心動的感覺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