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別Napier,坐了差不多5個小時左右的巴士,我們抵達了紐西蘭的首都Wellington(威靈頓) ,預計在這裡待上兩晚,然後搭渡輪去南島的Picton(皮克頓)住一晚,隔天再坐巴士去Christchurch(基督城)。


因為是坐最早一班的巴士,到達Wellington時天色還很早,聽說,Wellington是著名的風城,出了名的壞天氣,可是今天的天氣沒有印象中的陰鬱多雨,卻是意外的晴空萬里,也許,是我們帶來了Napier的好天氣吧。接著,我們去坐Cable car,這是一種通往山上和山下的交通工具,我們買了上山的票,打算下山時就徒步走回去,到了山頂可以一覽威靈頓的市區景色,還有免費的Cable Car Museum(纜車博物館) 可以參觀,Botanic Garden也在附近,趁著好天氣,我們就到處走走逛逛。





























隔天,我們在市區裡晃了一整天,還去了紐西蘭的國家博物館TePaPa,館內清楚的介紹紐西蘭人的移民歷史和原住民毛利人的文化背景。









Wellington是一座灰撲撲的城市,更多建築物和有現代感的大樓,街道上一排排井然有序的房子,我讀不出太多的情緒,灰色是這城市的主色調,或許,是因為我的心情也是灰色的吧。啊,慶幸起這幾天的好天氣,加了些金黃色的彩調,莫名的,我懷念起Napier的色彩鮮明。


其實這一趟往南移動的旅行,除了想再探索更多的紐西蘭美景之外,另一個目的是為了到Christchurch和兩個之前在Napier認識的台灣朋友會合一起跨年,劉先生和Selina。老妹本來是打算從Napier離開後可以沿途走走停停,因為即使往後再回到北島,或許也不會再有機會造訪同一個城市和同一個景點,但是我不想。


因為我的心好慌,好沒有安全感,想起當初離開台灣之際也不曾有過這樣強烈的恐懼和對未知的不安,可是自從告別Napier的那一刻起,一切都不對勁了,我無法解釋這樣的情緒。


所以,我想趕快和朋友們見面,想趕快捉住一些熟悉的、舊有的,可以穩住我心裡與日俱增的不安感。


Selina,其實不叫Selina,她有自己的英文名字,可是第一次在Waterfront Lodge遇見她時,我和老妹都覺得她甜美的長相和笑盈盈的聲音很像S.H.E.的Selina,所以我們不理會她的抗議,一路任性的叫她Selina到現在。Selina,散發著一種讓人想好好保護和呵護她的特質,我想,不論男女老少都會喜歡她的,她也是一個善良的好女孩,雖然年紀比我們都小,卻會像大姐姐般的關心照顧我們。


我是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的。


至於劉先生,是Selina搬去另一間背包客棧時認識的台灣攝影師,消瘦的身型留著披肩的長髮,的確有種藝術家的怪咖氣質。初次見到他時,他戴著墨鏡,酷酷的,摘下墨鏡後那細長的東方杏眼,讓我誤以為他是日本人。


這之間,老妹和Selina結伴北上去Waitomo、Taupo和Rutorua玩5天,這5天中,我和劉先生培養出哥們般的情誼和默契,我們聊了很多,晚上他會來Waterfront Lodge煮飯和陪我吃飯,甚至還幫我準備隔天要帶給葡萄園KIWI老闆的便當,老妹不在的日子裡,他幫了我許多的忙,他更是第一個教我怎麼煮義大利麵和怎麼判斷義大麵熟了沒有的人。


(傳說中的黑水漂)


後來,劉先生先移動到下一個地點,Selina不久後也離開了,她離去前我們隨手拿了些洋蔥和湯包在上頭寫字作畫,希望一個人旅行的她把我們的祝福帶上路,隨時想到我們,就好像我們都在她身邊一樣。


世界不大,友情在紐西蘭開花結果。













現在Selina和劉先生都在Christchurch等我們,我們四個人又會再度相聚,我滿心期待著。



29號Check out後,我們就要前往Wellington的港口搭渡輪,在去皮克頓搭Ferry的接駁地鐵無意間看見哈利波特9又3/4的月台,許多人都停下了腳步留影,哈利波特迷的老妹當然也不例外的要我幫她拍照。





Wellington是北島的最南端,南北島中間隔著庫克海峽(Cook Strait),而往來南北島的交通方式除了飛機就是渡輪,渡輪也是有開車的人的唯一交通。我們選擇搭Ferry,因為可以一路吹著海風欣賞峽灣的美景,渡輪則有兩家可以選擇,Interislander和Bluebridge,可以提早上網買票比價,非常方便。


和搭飛機一樣,我們先去Check in行李再登船。雖然這不是第一次坐船了,很小的時候曾經在淡水坐過,前幾年去日本時也在大型油輪上待過一晚,但是此刻的心情還是很興奮。


不同的時空,不同的場景,不同的我。


渡輪裡有簡餐區,有商店可以解決五臟廟,還有電影院。今天海上的風不算大,所以渡輪算是平穩的,聽朋友說過,如果幸運碰上大風大浪,那就像是在坐大型的海盜船,搖上晃下的,心臟快跳出來,胃裡的食物也都快晃出來,朋友還暈船吐了。



















3個多小時左右就抵達皮克頓了,皮克頓是個很小的城鎮,人煙稀少,很安靜。我們要入住的背包客棧是老妹在網路上找到的The Villa Backpackers,客棧還貼心的派人來港口接我們,開車的是個留著短髮很豪邁的台灣女生,隨行的還有另一個馬來西亞的女生,她們順便接了幾個也是同時要入住的房客,閒聊一會兒,才知道她們是在The Villa Backpackers換宿的背包客,已經待上一陣子了。


沒多久,車子就停在一棟藍色的木製建築物前面,這就是很可愛的The Villa Backpackers,房子的周圍還種了許多漂亮的花朵,很像童話故事裡的木造房,突然的,我想到白雪公主裡的小矮人,小矮人的家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








(客棧裡的可愛小狗)


(最會用無辜的眼神討食物了)

Check in後把行李拿到房間裡放好,房子很乾淨,空間不是太大但是感覺很溫馨。晚上,在餐廳遇到不少已經住在這裡的台灣人,嘰嘰喳喳的國語夾雜著台語,有種時空錯置的錯覺,我恍如已經回到了台灣,但是,我知道我的心還遺留在Napier。


隔天醒來,簡單的用過早餐,我和老妹到附近走走,也許是假期的關係,很多店家都沒有營業,一路上聽到最多的就是咻咻的風聲和樹梢上唱著歌的小鳥了。


買了Subway準備當午餐,坐上巴士我們就啟程前往基督城了。



待續…





渡輪資訊

Interislander島際渡輪

Bluebridge島際渡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