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史蒂芬口中的室友就是他,尼歐,這真的是一種無心的巧合。


史蒂芬轉身去煮義大利麵後,我開口問他:『你這幾天去了哪裡?』對著他,我有種難以解釋的熟悉感,好像我們已經認識很久了,像是老朋友,又像是親人。


其實我想問,你見過我嗎?想知道,對著我,他是否也有這樣似曾相識的感覺。


『妳怎麼知道我離開了幾天?沒想到有人會注意到…』他顯得有些意外,停頓了幾秒才笑著說:『我去雪梨找朋友,今天剛回來。我還以為不會有認識的人,結果史蒂芬還在,他是個很友善的人。』


『是啊,好巧,他下午才跟我提到你,你就出現了。』


之後我們坐在一起吃晚飯,聽尼歐說,他原本不打算回到這間背包客棧,可是去了其他幾家看過,就是感覺不太對。他說,就是覺得似乎應該要回來。


『其實,我沒有在同一間背包客棧住過第二次。』尼歐說。


那一刻,我的心裡起了陣波動,肚子翻滾了一下,我當時真的認為,這或許是代表著些甚麼,也許是個徵兆,it’s a sign。為了一種奇怪的直覺,我從圖書館追了出去叫住史蒂芬,而尼歐也因為著一股無法解釋的力量,他回來了。


事後回想起,這不過是種很傻的信念。


『尼歐,那你這次打算待多久?』史蒂芬問他,嘴角還沾著番茄醬,我抽張面紙遞給他,用手指比了比。


『嗯,頂多再5天吧。』尼歐說:『因為我的錢也所剩不多了,想趁回英國前,去西邊柏斯看看。』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些失落。


『留下來找工作啊,我也在找工作,SARAH也想另外找份工作,說不定我門三個人都存到錢以後,就可以開車一起去旅行了。』史蒂芬突然提議,然後他看看我,又看看尼歐。


『對啊,留下來找工作啊。』我趕緊補上一句,忐忑的注意著他的反應。


尼歐沉思了一下,才說:『其實我之前有投履歷給火車站旁的超市,因為這陣子他們需要一批員工,如果下星期一沒有消息的話,我星期二就走。』


後來,史蒂芬如願找到一家飯店的工作,尼歐也在星期一前收到被錄取的通知。


所以我們三個人又繼續住了下來,也認識其他長住的背包客。不過,我們三個人始終是一起行動,就像是三劍客,你.我.他。


我曾經問過尼歐的感情生活,他說,2002年時他在紐西蘭旅行時認識他的加拿大前女友,後來那女孩來到澳洲旅行,他隔年也飛來澳洲找她,他們的感情進展迅速,之後,女孩為了尼歐在英國找了份工作,申請了兩年的工作簽證,搬去英國一起同居生活。


『後來呢?』我問。


『在她簽證結束後,我們分手了。』


『你還會想她嗎?』我不禁好奇的猜測著,是個怎樣的女生,可以讓喜歡漂泊又喜歡獨來獨往的他,願意停靠在愛情的港口。


『偶爾吧,』尼歐看著我,又繼續說下去:『但是我學到一件事,那就是旅行中遇到的愛情,在回歸正常生活後,通常也維持不久。』


『甚麼意思?』我覺得他那段話,好像是刻意要說給我聽的。


『因為旅行時甚麼缺點都看不見,都是歡笑和快樂的回憶,可是「生活」,你卻必須忍受對方的生活習慣和個性上的不同,甚至開始想干涉和改變對方。』


他甚至告訴我,人與人之間不應該太熟絡,保持適當的距離才可以不帶情緒的離開。我不喜歡說這些話的尼歐,總是很抽離的看事物,把相逢和離別看的很淡,說的很簡單。


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應該還有更深層的意義,不該只是「嗨,很高興認識你」和「保重,再見」如此而已。

***

因為尼歐的上班時間早,所以除了周末假日,通常只有我和史蒂芬一起下樓吃背包客棧提供的免費早餐。


一天早晨,我睡眼惺忪的在女生浴室裡刷牙洗臉,裡頭一個人都沒有,正疑惑怎麼不見其他人影,外頭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叩叩叩」。


我嘴裡滿口泡泡,手裡拿著牙刷把門打開。


竟然是史蒂芬。


『怎麼?男廁所都滿了喔?』我笑著說。


『終於找到妳了,SARAH,快點,快點漱口,我們要趕快下樓去。』史蒂芬焦急的說著。


『發生甚麼事啦?』


『外頭冒白煙,他們懷疑電線走火還是機械故障,全部的人都被疏散到樓下了。』


我一聽大事不妙,趕緊隨便漱口就和史蒂芬下樓去,一樓大廳早就擠滿人群,我的其他女生室友也在裡頭,可是竟然沒人來通知我。原來,事情一發生,史蒂芬就到房間找我,不見我人影,大廳也沒看到我,才想到我一定是在女生浴室。


因為擔心,他是唯一到處找我的人。


晚上我們把這件事告訴尼歐,他只是「喔」的一聲,沒多說甚麼。我佯裝不在意的拉扯馬克杯裡的茶包繩子,讓茶汁擴散在熱水裡,我偷偷用餘光注視他的神情,想捕抓他即使是一秒鐘也好的擔憂。


我只是期待他說一句:『妳還好嗎?』

* **

我們隔天才知道,是冷氣機出了問題才會冒出大量白煙,只是虛驚了一場。下午我和史蒂芬照例到圖書館上網,我在桌上使用自己的Laptop,而他則去使用公共電腦。


兩個小時後,史蒂芬回來找我。『你結束了嗎?』我盯著電腦螢幕:『再等我一下下,就快好了。』


『不用急,SARAH…妳有收到我的信嗎?』


『信?你何時寄的?』


『剛剛而已,我寄了首歌給妳。』


我登入信箱,果真看到史蒂芬寄給我的E-MAIL。打開信,是一首歌「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還附上英文歌詞,我戴上耳機,歌曲緩緩流入我的耳朵。歌曲結束後,我和他都沒有說話,我快速的把東西收拾好:『走吧。』


前些天史蒂芬的一個朋友來找他,他們討論著之後要租車一起去旅行的事,史蒂芬問我,要不要跟他們一起離開墨爾本,我沒給他答覆,只說再看看。


走在回去背包客棧的路上,我們不著邊際的說著其他事情,我的心裡,卻有種矛盾的情緒在沸騰,我不明白史蒂芬給我那首歌,究竟是想告訴我些甚麼?一直以來,我們就像是好朋友一樣,一起去PUB,一起逛街買衣服,一起買菜煮飯,很多時後,年紀小我10歲的他反而照顧著我,包容我肚子餓時就發脾氣的任性。


我有點難過,我希望他不要喜歡上我。

* **

分離的時刻終於來到,尼歐告訴我們,他訂了5月13號的機票飛柏斯,史蒂芬也說,真巧,他會在5月12號搭巴士去阿德雷德和朋友會合。


『那妳呢?SARAH。』他們問我。


我聳聳肩,說不知道。我討厭說再見,我討厭是被留下來的那個人。如果我們三個人可以一起去旅行,那該有多好?可惜尼歐習慣自己旅行,而史蒂芬和他朋友的路線也和尼歐想去的地方不同。


墨爾本是我來到澳洲的第一站,他們走了,我該往哪裡去?


留下來,只能和回憶一起生活,我不想,因為回憶是一種會痛的幸福,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夠堅強,可以承受他們不在我身邊的痛?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夠開朗,可以笑著回想曾經有他們的點點滴滴?


晚上,史蒂芬傳簡訊給我:『SARAH,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旅行?』


『我很想,可是…我還沒想清楚自己到底想做甚麼。如果我想好了,我還是可以去和你會合,然後一起旅行。』


我騙了他。


其實我已經上網訂了5月14號的飛機去柏斯,我要飛去有尼歐在的城市,我想在他回英國前,可以再說一次再見。


(這是最後一天大家留言給彼此~中間用手撐著頭的就是史蒂芬)

* **

一一送走了史蒂芬和尼歐,我一個人獨自走到我們常去的公園,傍晚的天氣有些涼,我拉了拉外套的領子,想擋住脖子上的寒意。


沒有了他們的墨爾本,好冷。


我在尼歐上接駁巴士去機場前,給了他一封信,裡頭第一次告訴他,我隔天也要飛去柏斯的事情,這是我之前不能說的秘密,因為我不想傷害史蒂芬,更不想看到尼歐臉上有任何困擾的表情。


我已經做好決定,我要飛去一直都不喜歡的柏斯,因為尼歐會在那裡。


「嗶—嗶—」是尼歐傳來的簡訊。


『SARAH,謝謝妳送我的卡片。我只想說,我習慣新的開始和乾淨的結束,我不喜歡和舊的人事物有牽扯,我們已經說過再見,就沒有必要再說一次…妳是個好女孩,妳會遇到人生下一個美麗的篇章,祝福妳有新的旅程。尼歐。』


關掉簡訊,我掉下了眼淚。

5月14號晚上我一人飛往柏斯,結束了在墨爾本3個月的生活。即使尼歐也在柏斯,可是我選擇不和他聯絡,想保有僅剩的一點點尊嚴,而史蒂芬在幾天後打了通電話給我,電話裡頭,他很激動的告訴我,當初他應該帶我走的,他想念有我在的日子。


這樣也好,或許這是最好的結局,因為我們都不是彼此身旁的那個伴。


(結束)


第二部:柏斯,寂寞機場(1)




延伸閱讀︰

簡單的愛

塔羅占卜之非關命運



The Script - 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為妳守候)



Going Back to the corner where I first saw you
回到第一次遇見妳的街角
Gonna camp in my sleeping bag, I'm not gonna move
我帶著睡袋露宿於此 寸步不離
Got some words on cardboard, got your picture in my hand
放張寫好的紙板 手握妳的照片
Saying, "if you see this girl can you tell her where I am"
寫著: 如果看見這女孩 請告訴她我在這
Some try to hand me money, but they don't understand
有路人給了我錢 但他們不了解
I'm not broke I'm just a broken hearted man
我沒有破產 我只是心碎
I know it makes no sense but what else can I do
我知道我的行為沒道理 但我該怎麼辦
And how can I move on when I'm still in love with you
我無法前進 因為我的心還在妳身上

*Cause if one day you wake up and find you're missing me
或許有天妳醒來發現 妳想念著我
And your heart starts to wonder where on this earth I could be
或許妳想知道 現在我在哪裡
Thinking maybe you'll come back here to the place that we'd meet
或許妳會回到 我們相遇的地方
And you'll see me waiting for you on the corner of the street
妳就會看到我在街角等待著妳

So I'm not moving,
所以我要寸步不離 為妳守候
I'm not moving
寸步不離 為妳守候

Policeman says, "son you can't stay here"
警察對我說: 你不能待在這裡
I said, "there's someone I'm waiting for, if it's a day, a month, a year"
我說: 我在等人 哪怕一天一個月還是一年
Gotta stand my ground even if it rains or snows
就算下雨下雪 我也要堅守不離
If she changes her mind this is the first place she will go
如果她改變了心意 她一定會來這裡

People talk about the guy who's waiting on a girl
大家在談論等待女孩的那個人
There are no holes in his shoes, but a big hole in his world
他的鞋沒破 但他的世界破了大洞
Maybe I'll get famous as 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
或許我會因為守在這裡而成名
And maybe you won't mean to, but you'll see me on the news
或許無意間 妳在新聞裡看到我
And you'll come running to the corner
或許妳就會來到這個角落
Cause you know it's just for you
因為妳知道我是為了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