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是因為一個網路上認識的朋友到了墨爾本旅行,想起當初我在澳洲的第一站也是墨爾本,然後當時做了一份在義大利咖啡簡餐店發傳單的工作。其實從來沒想過我會去發傳單,還是在澳洲發傳單,更沒想過這份工作意外地帶給我很多奇特的經驗,所以突然又想把這段記憶記錄下來。



第一晚下了飛機抵達墨爾本機場,再轉搭接駁公車到背包客棧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我拖著笨重的行李走進櫃檯是在地下室的背包客棧,走下樓梯我把行李放在地上,有些不安的環顧四周,昏黃燈光的交誼廳裡只有三三兩兩喝著啤酒看電視的年輕人。當晚值班的櫃檯人員是兩個澳洲人,一個是30來歲的大光頭胖Adam,另一個是看上去約莫40~50多歲的瑞德,他們親切的問我來自哪裡?我說台灣,一旁的瑞德突然很興奮地說他有認識來自台灣的朋友,去年還去拜訪過他們:『Kaohsiung?』他努力地唸出他朋友居住的城市。


我笑了:『高雄?是啊,在台灣的南部。』在國外聽到台灣城鎮的名字,像是一種魔力似的,即使我不是高雄人,此刻卻有引以為豪的莫名激動。


他彎腰,低頭從抽屜裡拿出收藏的台幣和紙鈔,攤開在桌面上,像是皇家寶物般的驕傲神情,我下意識地伸手在口袋裡摸了一下,掏出身上的50元硬幣,是早上在台灣等待搭機時買飲料找的零錢,我用食指把硬幣緩緩挪到他面前,就停在10元硬幣旁:『你應該沒有這個吧?送你留作紀念。』他把50元硬幣放在手心把玩,滿心歡喜的說謝謝。


閒聊了幾句,check-in後,瑞德好心主動說要幫我把重達25公斤的行李扛上3樓,他一把舉起行李打橫扛在肩頭上,看似輕而易舉,跟著他的後頭走在狹小擁擠的樓梯間,承載著兩個人外加一個行李的重量,木造樓梯嘎滋嘎滋作響,我想這是50元台幣發揮作用了,做了國民外交,我又不用冒險提行李扭到腰桿,皆大歡喜。


隔天我在交誼廳又遇見瑞德,他說他剛好打卡下班了,他一邊穿著外套一邊問起我是否要找工作?我說是,雖然我才剛到墨爾本。他說他有認識的朋友在經營便利商店,最近好像有人要離職,他說如果我有興趣的話,他很願意帶我去找他朋友問問看。我想了想,說好,於是我們約了隔一天瑞德休假的日子。


當天我們走了10多分鐘到了瑞德朋友的便利商店,對方也是個澳洲人,他說有個女員工懷孕要離職回家鄉待產,的確是需要找人替補她的職缺,而我也開門見山的表明我沒有任何在便利商店工作過的經驗,不菸不酒的我,認識的菸酒品牌10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但是我學習能力好反應快,如果他願意給我一個機會的話。在紐西蘭打工度假的那一年裡,我學會了自我推薦和展現自信的重要,儘管我在說話的當下雙腳微微的顫抖著,但是我告訴自己:『Fake it til you make it。』


瑞德的朋友想了想,突然展開笑顏伸出手:『那就歡迎妳加入我們的團隊了。』他一把握住我的手,輕重得宜的簡短搖晃了兩下,接著他帶我去後面囤貨的倉庫,跟我簡單的講解物品擺設位置,還跟沿途看到的員工介紹我的加入,他說,雖然他需要花時間訓練讓我熟悉操作,但是這段時間還是會比照正職員工給我薪水,我開心的望向一旁的瑞德,瑞德跟我眨了眨眼睛,像是在說:『Good job。』


走出便利商店,近黃昏的街道依然金光閃閃,我心想,這是好的開始吧,在澳洲的一個人的旅行。


『所以他會再通知妳何時上班,是吧?』瑞德問。


『嗯,他說這個禮拜會傳簡訊告訴我,』我點了點頭,很誠懇地說:『謝謝你,瑞德,如果不是你,我不會這麼快得到這份工作。』像是作夢似的,前腳才踏上澳洲這塊土地,沒多久就得到一份天上掉下來的工作機會,瑞德無疑是我的貴人。


『不需要謝謝我,是妳自己爭取得到的,我只是把妳介紹給我的朋友,而他剛好需要一個員工而已,就這麼簡單。』瑞德爽朗的哈哈大笑。


『總之,還是謝謝你。』我們往市區走回去,後來我請瑞德喝了一杯咖啡。



就這樣的,一個禮拜過去了,我還是沒有便利商店老闆的消息,在背包客棧裡還是偶爾會遇到瑞德,但是我隻字未提關於那份工作的事情,後來是瑞德主動問起,我搖搖頭說沒有任何簡訊通知,不知道是老闆在忙,還是老闆忘記這件事了,瑞德聽了也覺得奇怪。


隔天我又去了便利商店一次,裡頭的員工說老闆出門了,我留下了名字和聯絡方式,請對方等老闆回來時轉告一聲。


等了幾天還是沒有消息,後來瑞德說要幫我詢問他朋友,才知道,他朋友早已經找到另一個接替職位的新人了,只因為我沒有經驗,老闆不想花時間訓練我,他說那段時間等於是做虧錢生意。我聽了很是錯愕,那當時熱誠親切的歡迎我加入,還和我握手像是簽訂了契約時的承諾,都去哪了呢?


我在澳洲的第一份工作還正式沒開始,就已經失業了。



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在墨爾本的街頭,隱約可以感覺衣服背後已經有些微溼了,我擦拭了額頭上的汗珠,想起住在同一間的荷蘭室友說,墨爾本之前慘遭熱浪襲擊,就在我抵達這裡的前幾天,聽說創了墨爾本百年來最熱的紀錄,她說我很幸運,因為那段時間走在墨爾本街上都像是前方有巨大的吹風機在吹:『妳能想像一台巨大的吹風機吹出來那股熱風的感覺嗎?會死人的。』她誇張的嘟著嘴,做出「呼呼呼」吹風的樣子。


當初老爸在台灣看到新聞,就想用「熱浪熱死人」打消我想來澳洲的念頭,我回老爸說,我訂的背包客棧是全天候有冷氣供應的。


雖然熱浪的熱度減退不少,雖然走在有屋簷的人行道上,但是墨爾本還是像個大蒸籠,四周圍都是吃不消的熱空氣,我覺得自己是一塊融化的奶油,體力和熱情都潰不成軍。想著想著,口有些渴,一抬頭就看見前方有間佈置的像是熱帶水果叢林的果汁吧,走近一看,左邊店門口上頭掛著一大袋黃橙橙的橘子當裝飾品,在橘子旁邊有一張白色些微泛黃的紙張,看得出來已經有些時日了,上頭寫著「Staff wanted」。


我像是看見綠洲似的精神為之一振,這就叫做天無絕人之路吧。


我先在外頭埋伏觀望了一會兒,想等顧客少了點再上前詢問,這間果汁吧雖然小小的不太起眼,可是生意似乎挺好的,上門的顧客絡繹不絕。好不容易終於等到機會了,我嚥了一口口水,股起勇敢的上前去跟吧檯後方一個看起來像是老闆的中年男子毛遂自薦。


『嗨,你好嗎?我是SARAH,請問你們是不是有在徵人?』我送上最真誠的微笑,即使我的雙腳又不爭氣的顫抖著,背脊冰涼,頭皮酸麻。


『喔,嗨,是啊,我們是在徵人,』他抄著一口聽不太出來是哪裡的口音,我聽了有些吃力,但是很明顯是來自說英文的國家:『不過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強壯的人。』他刻意強調「強壯」兩個字,還舉起手臂,擺出一個大力水手的姿勢。


我笑著模仿他,也擺出大力水手的姿勢:『放心,我是一個非常強壯的人。』


他伸手在我右邊的二頭肌上捏了一下,很戲劇性的歪頭想了想,接著說:『好,那妳明天來試工,不過是不給薪水的,但是我們會給妳等值的餐點。』


就這樣的,我又得到了第二份工作的機會。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