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11

自從5月底室友浩克搬進來後,我們就很少交談,應該是說我們都盡量避免需要交談這件事,如果萬不得已到了要加值電費或是瓦斯費時,我都是讓歐約翰先生出馬去要錢,我不喜歡浩克,因為我感覺的出來,他也不喜歡我。


這就像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樣,我不知道是我先討厭浩克,還是浩克先討厭我。


但是在我有限的印象裡,記得從第一天浩克搬進來時,從他以巨人之姿在我使用完廁所後喚住我嚇我一大跳那一刻開始就不是表現的很友善了(前情提要:歐太人妻日記—幸福三兩事),這就是他綽號「浩克」的由來,我是故意這麼叫他的,歐約翰先生說這樣很不禮貌,人家有名有姓的,我抗議的說,因為他對我不友善,因為他跟你講話都會很興奮地挑動眉毛,可是跟我說起話來就是一副跩個二五八萬似的,我偏要叫他浩克,浩克浩克浩克,是啊,我是故意的,擺明的。


叫著叫著,歐約翰先生也跟我這麼叫,他還打趣的說,如果哪一天當著浩克的面前這麼叫他,說不定會被他一拳打飛到天邊去吧。


的確是有這個可能,因為浩克是混健身房的,他身體的形狀就像是電影綠巨人浩克那樣,兩隻手臂肌肉發達到合不起來那樣。那次他在廁所外嚇到我,回房後我立即打電話跟歐約翰先生求救,歐約翰先生聽我的描述就猜到浩克是有在健身的,當天晚上我們還躡手躡腳地偷偷跑去廚房開冰箱查看浩克都買些什麼,一堆雞肉,一堆鮭魚和一堆雞蛋。


『被我猜中了吧。』歐約翰先生一臉的驕傲,原來健身的人都會進行這樣高蛋白的飲食。


除了浩克對我不友善之外,他另一項讓我很抓狂的問題就是—喜歡以大火烹煮食材,而且一煮就是好幾個小時,還偏偏挑在正中午午餐時間大煮特煮,然後他老兄就是關在房裡聽著超大聲的音樂,又偏偏他一次只煮一種食物,順序大致上是花椰菜→紅蘿蔔→雞肉→鮭魚,都是以最大的瓦斯火力來熬煮,每次煮完廚房都會因為蒸氣而溼答答的,窗戶上佈滿水珠溼氣,一次我還誤以為是外頭正下著大雨呢,然後煮完的食物也不會用保鮮膜封起來,就是大剌剌的放在冰箱裡,冰箱裡都是他食物的怪味,這還不打緊,他偶爾還會因為鍋子裡的水沸騰溢出來而澆熄瓦斯火,搞得廚房都是瓦斯外洩的氣味,大火熬煮的另一個結果就是昨天還把一個鍋子的把手燒斷了,廚房到今天早上都還隱約可以嗅出塑膠燒焦的味道。


(有圖為證!!!)

不過我和浩克之間的緊繃關係在上個禮拜因為KIWI而有些改變了。


話說上個禮拜我在廚房煮午餐,順手把廚房對外的門給打開通風,KIWI又喵喵叫的跑來串門子,我倒了些貓飼料給她吃,她就窩在我腳邊陪我煮飯。此時,浩克從房裡走出來,我有些惶恐地看著他,就是怕浩克不喜歡動物,會像上次房東太太發現以後驅趕KIWI一樣,他先是不帶表情冷冷的問:『這是妳的貓嗎?』


『喔,不是,是附近的貓。』我偷偷地仔細觀察著他的反應。


『難怪我經常看到她。』他盯著KIWI,臉上還是沒有表情。


『她常會跑來,尤其是我煮飯時,所以我們就乾脆買了一盒貓飼料餵她吃。』我打開底下的櫥櫃,指著櫃子裡的貓飼料。


『有,我有看到,』然後奇蹟發生了,浩克蹲下來輕輕的撫摸著KIWI:『我很喜歡貓,以前我自己也養貓。』他臉上出現我沒見過的溫柔神情。


所謂的鐵漢柔情就是這個樣子吧。


『是嗎,我沒養過貓,不過我很喜歡狗,我家裡都是養狗的。』


『貓很聰明,她的毛色很漂亮。』他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繼續順著KIWI的毛髮。


『是啊。』


雖然那一次只是很短暫的交談,但是之後浩克再看見我時,臉上輕蔑高傲的表情似乎逐漸消失了,偶爾他要出門時看見我在廚房煮飯,也會脫口而出:『see you。』



前天房東太太來告訴我們一個消息,她要把房子收回去了,因為她剛好找到新工作,以後將會沒有多餘的閒暇一間一間的房間的來收房租,所以打算收回去後再整層樓出租給同一戶會比較省事。她問我和歐約翰先生有沒有興趣把它全租下來?一個禮拜400英鎊。


我和歐約翰先生看著彼此,我們嘴裡回說沒那麼多錢,心裡有數:『不要了吧,我們巴不得趕快搬離這間房子。』


其實很巧,上個禮拜我們才開始又上網找房子,想搬走的念頭一直都沒斷過,前前後後說了很久卻還未付諸行動,都是因為習慣了和房租便宜而不夠積極,再來也是因為搬走前要先給房東太太4個禮拜時間的告知,否則押金會全數被沒收,只是房子不好找,也要些機緣和運氣,不可能等找到了新房再立即搬出舊房,又如果太早找到新房子,還得面對是要多付租金還是損失押金的兩難。


但是房東太太此刻宣佈了這個消息,無疑對我和歐約翰先生是一件好事,沒退路了,只能卯起來往前衝。


昨天晚上我在廚房煮咖哩,浩克剛好回來提著兩大袋從超市買來的食物。


『你開始找房子了嗎?』我打破沉默。


『還沒,我要先找到工作再說,』他把買來的東西一一擺到櫥櫃裡:『妳可以想像,如果我搬到西區,結果我的工作找到在北區,那我就麻煩了。』


『我可以想像。』我笑著說。


『不過房東太太是為何要把房子收回去?』他停下手邊的動作。


『照她的說法,是因為她找到新工作了,然後不想再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出租,如果整個樓層一起租出去會比較好收房租。』


『誰相信這樣的說法?我覺得很詭異,很不合邏輯。』他「嘖」了一聲,臉上是那抹我過去很熟悉的驕傲表情:『她說得話我都不太相信,她不是一個很真誠的人。』


我猛個點頭:『這倒是真的,像她總是在帶人看房間時表現的很親切,還會叫我「達令」。』


『妳知道嗎,她今天還拜託我幫她整理後院。』浩克像是話夾子打開了。


『真的?那你做了嗎?』我問。


『第一次我是幫了她的忙,第二次…』他又「嘖」了一聲,說話時右嘴角上揚著:『第二次我斷然拒絕了,我才沒那麼笨,幫她的忙,然後讓她把房子收回去租給別人?別傻了。』


看來浩克還挺聰明的嘛,虧我曾經私底下跟歐約翰先生說:『看浩克用超級大火煮東西的樣子,我相信他是肌肉太發達了,所以還沒機會用到腦袋吧,他可以把整間房子都燒掉啊。』


『那你厲害,我們在這裡住很久了,她總是拜託我們做這做那的,尤其是要JOHN幫她免費修東西。』我嘆了口氣:『像她都會要求JOHN去後院鋤草呢。』


『你們幹嘛理她,這是她的房子,要鋤草也是她自己的工作。』


『唉,我們自找的啊,房東太太就是知道我們不會說NO。』我聳聳肩:『不過好在這次因為JOHN太懶所以還沒去鋤草,今天她就自己去整理後院了,因為她要趕緊把房子租出去。』


我們又閒聊了幾句,浩克才回房,他進房前我祝他找工作一切順利,他微笑的祝我們順利找到房子。


人生真的是很奇妙,彼此看不順眼的兩個人,竟然可以愉快輕鬆的聊起天來,我怎麼樣也想不到會和浩克這樣的話家常,他煮東西的方式是真的都讓我氣到牙癢癢的,前幾天還和我搶廚房,我也是氣到跟歐約翰先生告狀。


但是這次的他,看起來很可愛,想起之前有朋友留言說,電影裡的浩克也是很善良的。


我想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這麼一回事吧,很多時候的冷漠和高傲,都是因為不了解,都是因為不熟悉,腦子裡的既定印象都是自己的想像和解讀,有幾分真?幾分假?之前我覺得浩克很討人厭,覺得浩克一定也是不喜歡我,相對的我給他的印象也是如此吧,那是一面鏡子,往往你看到的影像,其實是自己的身影。


回房後,歐約翰先生看著我笑:『看來妳和浩克變成好朋友了。』


『也不是,只是我現在看他似乎也沒那麼討厭了,起碼比偽善的房東太太好太多了。』


或許也是因為離別在即,浩克,其實是一個可愛的浩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