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我和歐約翰先生的相處有個問題,那就是「和錢過不去」。


以前在澳洲時,我們就常「堅持」要請對方吃飯。


聽說老外喜歡Go Dutch(各付各的) ,但是從我們還不是戀人之前,歐約翰先生就喜歡幫我付賬,這一點讓我很不能適應,偏偏海派的我,更不喜歡上演把錢推來推去的戲碼,所以只好先順從他,然後用「以後不跟你當朋友了」的手段來威脅請他下一頓的飯局。


記得他剛從台灣回愛爾蘭,我們總是討論著下一步該如何走。無奈,後來我們的A計畫失敗了,我陷入沮喪的泥沼而無法自拔,他不時地的安慰我,甚至信誓旦旦地說:『SARAH,如果接下來的B計畫再失敗,我會飛去台灣找妳,我保證今年的聖誕節前我們會再在一起。』


我卻回他:『如果我們一定會見面,你何必要多花一筆錢飛來台灣找我?』我當時潑了他一桶好大的冷水,害他偷偷傷心了好一陣子。


老爸老媽總是再三叮嚀我,我們不是沒有錢,不要白吃白喝人家的,欠人家的,下輩子要還。這個觀念,從此根深蒂固在我腦海裡。


幾個月前我還在台灣時,我要歐約翰先生先訂好從倫敦回愛爾蘭的機票,過英國海關時也可以多項證明。可是正值聖誕節的旺季,兩人的機票大約是250英鎊。我一聽馬上堅持要付這筆錢,因為他已經先付了我們在倫敦三個星期的住宿費。


即使我們已經是情侶了,我也從不覺得男朋友就該負擔女朋友的開銷。


想當然爾,歐約翰先生不肯讓我付這筆機票錢。我好說歹說,才讓他點頭,但是,前提是我得答應他一個請求,他還堅持我要先說YES。


『OK, YES。快告訴我是甚麼事?』我催促著他。


『嗯,我已經先訂好了新年期間在都柏林市區的飯店。』


『甚麼?應該很貴吧。』我的好友說,怎麼「浪漫」不是第一時刻出現在我腦海裡呢?


『哈哈,不要管錢的事,妳已經答應我了,』他竊笑著:『就當作是我送妳2011年的新年禮物吧。』


不用說,這次的一個禮拜高威之行,也是他偷偷上網訂票計畫好的。於是在出發的前幾天,我故意裝可憐地拉著他的手:『JOHN,你可不可以誠實地回答我一個問題?』


『嗯…』他猶豫著。


『拜託答應我。』


『好吧。』他勉強的點點頭。


『我這次沒有事先準備你的生日禮物,因為我想要買你「真正」想要的東西。』我深情款款地看著他的雙眼:『老實告訴我,現在你最想要甚麼東西?電腦?』歐約翰先生的電腦爛到開機要將近半個小時,使用期間還會不時的「累格」。


『我的電腦還可以用,』他想了想:『手機吧。』


『好,那我買手機給你當生日禮物,你已經答應我了,不能反悔。』我興高采烈的說。


於是,前幾天在他的生日當天,我們到市區的手機店去尋找他的生日禮物。我告訴他,不要考慮價錢,因為我希望他可以買喜歡的手機而不是「便宜的手機」,他答應我,沒想到在手機店裡,他還是給我一直比較「哪支搭配優惠最便宜」。


後來我臭著一張臉,一句話都不說。


『SARAH,好的手機都不便宜。』他說,試圖想緩和氣氛。


『隨便你,既然是你的禮物,那就選最便宜的吧,你開心就好。』我落下狠話,轉身就往前走。


他從後頭拉住我,要我不要鬧彆扭。


『JOHN,從我到倫敦後你就幫我付所有的開銷,這星期的費用也都是你在支付,為什麼我想送支好的手機給你,你都不要?』我故意擠出一點水意在眼裡,想用柔情攻勢。


『我只是不想妳花那麼多錢。』他說。


『JOHN,這是我的心意,而且我之前提款的歐元也沒機會花,我拜託你,幫我把這些歐元給花光光吧。』


他看我說得那麼認真,突然笑了出來:『好吧,那就買店員推薦的那隻手機。』


終於,我們買了一支可以上網、上臉書、聽音樂照相、有Wi-Fi和GPS等多功能的手機。而歐約翰先生自從有了這支手機,愛不釋手的把玩研究著,還不時秀給我看他的手機有多酷。


這就是我們的問題,「跟錢過不去」。




(看完我寫給他的卡片後~歐約翰先生感動的都要哭了><)



順便放些Galway的照片,那天天氣超好,陽光普照的高威,超漂亮!!!!


















喜歡的朋友請 或是給莎拉一個留言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