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1

昨天歐約翰先生生病了,他跟我說身體有些發冷,開始流鼻水,還有些小咳嗽。


我一聽覺得大事不妙,雖然偷偷覺得他略帶沙啞的嗓聲聽起來很有磁性很性感,但是歐約翰先生就像很多勇健的男人一樣,平日365天不容易生小病,一生起病來就是「歹誌大條」的程度,想起之前我第一次去愛爾蘭,因為不耐低溫的寒冷氣候而感冒高燒了幾天,外加胃疼,他24小時寸步不離照顧著我,半夜還會用手背輕輕探測我額頭的溫度,然後悄悄地落下一枚親吻,小心翼翼不吵醒我的用手環抱著我入睡。



當時我因為身體的不適而不易熟睡,即使閉著眼睛,睡睡醒醒昏迷之際把歐約翰先生的一舉一動都感受在心裡,更確定眼前的這個男人不是只會說好聽話來哄我而已,他是真心的想對我好。沒料到幾天後,換他大病一場,連續高燒不退好幾天,把我嚇壞了。


所以這次他生病,而且症狀似乎一下子都出現了,我又緊張了起來,是知道這個鐵漢子堅持不請病假的原則。


昨天下午泡了杯伏冒熱飲給他熱熱的喝,不見起色,只好祭出我從台灣帶來的法寶—老媽的感冒藥,話說在國外看醫生又貴又麻煩,很多醫院診所也只接受預約掛號,終有一天等到你,不是沒命了就是病好了,所以老媽幫我準備了大大小小治百病的藥包,裡頭有胃藥、止痛藥、腹瀉藥、牙痛藥、感冒藥、發燒藥等等,我就像是一座移動式的藥局。


今天早上歐約翰先生醒來,感冒似乎有好一點了,讓他把藥帶在身上,叮嚀他飯後別忘了服用才稍稍安心。等他去上班後,我想到歐約翰先生說,可能是他在往返工作途中的電車上感染了,又倫敦發霉潮濕的天氣持續好一陣子了,房間的空氣不流通有些不好的細菌存在,才會壓不下來吧。


於是,我開始進行來到英國後第一次史無前例的大掃除。


我把桌子、櫃子、衣櫥,甚至窗戶和鏡子都徹底刷洗過一遍,把床單、被單、枕頭套和浴巾全都拿去洗了,也把髒衣服分兩次洗掉,順便把歐約翰先生每翻一次就會大亂的抽屜衣服重新折好歸類,接著掃地又拖地,地上一根頭髮都不留,還把房間的唯一窗戶和大門幾乎一整天都打開對流通風,就是想把房裡的細菌通通一舉殲滅。


光是打掃家裡並無法滿足我想做好一個完美人妻的野心,我想到在異地生病的遊子應該都會特別想念家鄉的食物吧,所以我決定煮些Comfort Food當晚餐給歐約翰先生一個驚喜。


Comfort Food我解釋成「讓人吃在嘴裡會覺得很幸福的食物」,有一種小時候懷念的感覺,有一種熟悉溫暖的家鄉情懷,有一種覺得什麼病痛和煩惱都不見了的快感,有一種吃下去就會興奮地大喊:『就是這味啦,就是這味啦(台語) 。』我猜想義大利人的Comfort Food應該是披薩和義大利麵,美國人的Comfort Food應該是漢堡和薯條,日本人的Comfort Food應該是味噌湯和豚骨拉麵,而對於我們台灣人的Comfort Food,或許只是簡單的一碗蚵仔麵線、一盤炒米粉、一顆肉粽或肉丸,我的Comfort Food是老媽拿手的牛肉麵,歐約翰先生是馬鈴薯做成的,所以他的Comfort Food當然二話不說就是從小吃到大的馬鈴薯。


(這是網路上看到的照片,很驚人吧,歐約翰先生如果化身馬鈴薯應該就是這樣)


歐約翰先生最愛的食物,除了諂媚的官方說法是:『老婆的家鄉食物台灣料理囉』其實就是歐媽媽的愛爾蘭馬鈴薯燉肉(Irish Stew) ,我在愛爾蘭歐約翰先生家裡時吃了幾次,很好吃,是唯一一道我不會吃馬鈴薯吃到害怕的美味料理,那陣子除了歐約翰先生之外,和我最親的就是馬鈴薯了(請參考:在馬鈴薯王國求生存) ,天天見面,朝夕相處,害我都心生畏懼了,所以偶爾歐約翰先生會幫我把食物從二樓空拋下去給住在一樓院子的Molly當點心,因為我實在不想傷了歐媽媽的心。


可惜,我忘了跟歐媽媽請教她的馬鈴薯燉肉是怎麼煮的,之前煮過兩次我胡搞瞎搞的台式馬鈴薯燉肉,是用醬油、蠔油和糖下去炒下去悶的,歐約翰先生吃了一口就情不自禁地問我:『這是什麼口味啊?』言下之意就是:『唉呀,怎麼和我想像中的味道不一樣呢?』雖然他還是賞臉的吃光光了,最後也舔盤子了,但是我心裡就是一直很遺憾無法煮讓歐約翰先生有懷念味道的愛爾蘭馬鈴薯燉肉。


昨天參考了一些網路食譜,然後買了牛肉湯塊,又為了讓歐約翰先生吃營養一點,除了洋蔥、雞肉、紅蘿蔔和馬鈴薯之外,我還放了芹菜、香菇、青豆莢和花椰菜,要巧妙的點綴主食,又要不喧賓奪主,我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在這道「偽」愛爾蘭馬鈴薯燉雞肉上。


馬鈴薯燉肉味道之香瀰漫了整個廚房,讓突然拜訪的房東太太都讚不絕口,更讓我信心大增。


好不容易等到去接歐約翰先生下班了,我還賣關子的不告訴他晚餐吃什麼,只說是Comfort Food,沒想到這馬鈴薯小子一聽就猜到了,果真是馬鈴薯做的。


本來我是想煮白飯配馬鈴薯燉肉,沒辦法,我們台灣人習慣隨時來碗白飯的,可是歐約翰先生說馬鈴薯燉肉沒有在配白飯吃的,是要配抹滿奶油的白吐司才道地,他一臉的驕傲再次跟我強調。是啊,西方老外吃什麼都可以配上白吐司,我覺得最奇怪的是吃義大利麵夾吐司了,對我而言義大利麵就已經是澱粉主食,再配上吐司很奇怪,就好像一邊吃飯還要再加一碗麵一起吃一樣怪,不過我也入境隨俗跟著吃了,其實味道還不賴。


歐約翰先生這次很滿意我的馬鈴薯燉肉,雖然他說他一直都很滿意我的料理,因為那是我用愛下去烹調的,可是這次特別好吃,雞肉鮮美、馬鈴薯和蘿蔔都燉到入味又軟嫩、還有纖維質豐富的蔬菜,他說是9 out of 10,差1分滿分,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更有動力在烹飪界發展,朝阿基師的目標前進。


這個笨蛋,我喜歡幫他做飯是因為喜歡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即使我知道自己的手藝和有一般水準的家庭主婦還差個十萬八千里遠,又偶爾會有失敗料理出現,但是嫁一個永遠都不會抱怨或是嫌棄我煮的菜的男人,是一件最幸福的事了,歐約翰先生,我想要一輩子都幫你煮飯,當你一輩子的煮飯婆啊。



晚餐過後,我起身想要去洗碗,想讓歐約翰先生先把手邊的工作文件處理完,他卻阻止我,拉我到床邊坐下,一手摸摸我的頭一邊溫柔地說我已經忙了一整天,該是好好放鬆休息一下了,其他的事換他來做就行了。


我也不推辭,大大方方的躺回床邊看電視,我翹起二郎腿,點點頭的邀功:『是啊,我今天可真的是超級忙碌的,為了大掃除我放棄寫文章,還為了煮馬鈴薯燉肉忘了看我最愛的the Jeremy Kyle Show,你要去哪找像我這麼棒的老婆啊,』我瞇起眼睛微笑補充:『你真是幸運,因為我是the best wife of the year(年度最佳老婆) 。』


他正好端著盤子要去廚房,聽我一說就停在門邊,笑著附和我:『是啊,是啊,妳是the best wife of the year,因為…』他刻意停頓了一下,才說:『because you only do it ONCE a year(一年只做一次)。』他一說完怕我會扔拖鞋過去,一溜煙就消失在門口了。


哼,即使一年只做一次,但是總比不做的好吧,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