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4

昨天下午歐約翰先生突然提早下班回家,剛好我正在煮午餐,說是午餐,當時也已經是下午2點多了,馬上刻意地停下手邊的工作先幫他泡茶再烤片吐司,再假裝賢慧又貼心的忙進忙出,而且還要小跑步來回奔走。


其實是最怕歐約翰先生提早下班的日子了,尤其是這種一接起電話就說:『喔,我在路上了,再5分鐘左右就會到家。』的變相突擊檢查,因為我打理一個家的方式,不外乎就是在出門去接他下班前幾分鐘才開始行動的,鋪床、關窗、洗杯子、椅子歸位、把書堆高,把地上頭髮撿起來、用腳把小灰塵屑屑掃開,完畢。所以他突然回來時,總是讓我措手不及慌了手腳。


凌亂不堪的房間比起蓬頭垢面的黃臉婆模樣更讓我心虛啊。


前陣子寫了一篇「每個人的心裡都住了一個松子」,他問我是什麼故事,於是我唱作俱佳又比手畫腳地描述電影情節給他聽,感傷時皺眉,激動時高昂,完全是導演中島哲也上身的境界,只想完美地呈現電影裡歌舞昇華華麗悲傷的手法以表達我心中對中島哲也的敬意。最後我嘆了一口氣,告訴他松子的下場實在太可憐了,孤苦無依的住在一個堆滿了垃圾的小小房間裡,我停頓了一下,差點就要為松子掬了一把眼淚,歐約翰先生點了點頭,一臉對於松子的處境寄予無限的同情然後環顧四周的說:『嗯,我懂,她的房間應該就和我們的差不多吧,住在小小的垃圾堆裡…喔,不,我是說住在這溫馨又溫暖的小房間裡。』


哼,居家布置我也是想走日式雜貨風啊,怎麼知道會變成台式雜亂風,哎呀,就讓我把這過錯都怪罪到房間太小這件事情上好了,我到現在行李箱都還放在地上呢。


坐在椅子上吃著午餐,我回頭看了一下坐在床上的歐約翰先生,我們互望了一眼,他一邊啜茶一邊用嚴肅的口吻說:『SARAH,我有件事情可能要請妳幫忙…。』


『好啊,怎麼了?』我有些擔心。


『我知道這樣可能對妳很不好,可是我還是希望妳可以答應我…。』


『好啊,那究竟是什麼事?』我憂心地放下湯匙,打直了腰桿。


『我希望妳會說YES,答應我妳不會拒絕…。』


『好啊,但是總要先讓我知道是什麼事吧?』難不成他真的被公司炒魷魚了?


『所以妳答應我囉?』他在鬼打牆?


『好啦,但是到底是什麼事啊?』


他放下杯子,伸手握住我的手:『讓我幫你買雙鞋子。』


『蛤,什麼?』


想起來了,前幾天才跟他提到我想買一雙休閒鞋,因為從台灣家裡帶來的唯二雙有點跟的長靴和娃娃鞋總是讓我拐腳,在外頭出糗裝鎮定了幾次,所以我想買一雙平坦好走的鞋子,也方便晚餐後和他出去走走運動一下。


『買鞋給妳啊,』他露出一抹奸笑:『不管,不要忘了妳已經答應我了。』


『一定要現在買嗎?改天好不好?』唉,我怎麼會忘了歐約翰先生是號稱「有求必應」呢,有時候我只是隨口說說,他卻記在心裡,偏偏我這個人是最討厭Shopping了,舉凡要試穿挑選的過程,都會讓我百年一回難得稍稍湧起的購物慾望瞬間熄火了,買鞋子的念頭簡單,可是要熬過挑顏色、選款式、試尺寸的步驟卻不簡單。


『就是要今天買,難得我提早下班可以陪妳一起去選,不過我本來打算在回家的路上要直接買回來的,可是不確定妳的尺寸,又怕買到妳不喜歡的,不管,妳答應我的。』


拗不過他,我只好跟著歐約翰先生出去挑鞋子。


結果,太貴的我不要,便宜的又沒有我的尺寸,逛了幾家最後只好無功而返,回家的路上他還一臉懊惱。其實我也不懂為什麼歐約翰先生一定要堅持今天買鞋子,我告訴他反正倫敦近日都在下雨,買新鞋也不見得會馬上穿,即使買了,也許我怕弄髒,還會供在櫃子裡膜拜個幾天也說不定,所以今天買,明天買,或是過幾天再買有什麼差別呢,還是說買鞋子也要翻黃曆看日子的嗎?


回到家,為了安撫歐約翰先生那嘟的高高可以掛幾斤豬肉的嘴巴,我去廚房幫他煮他想吃的Chili con carne,端上桌,他心滿意足地一邊吃一邊開心的笑著,誇說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Chili con carne,男人果真就跟小孩子一樣好哄。享用完老婆用心煮的美食,歐約翰先生起身說要去廚房洗盤子,然後下一秒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放了一張黃色信封卡片在桌上,神秘兮兮地要我等他出去時再打開看。


打開卡片,原來,今天是我們「訂婚一週年」的紀念日。



親愛的老婆:

一年前的今天,我開口要妳當我的妻子,而妳說YES,這一切就好像只是昨天才剛發生似的,我都還記得我求婚後打開香檳慶祝的那一刻,而現在我們已經結婚又在一起了,我知道我們的生活還沒有真正的穩定下來,但是我們正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寶貝,我想跟妳說謝謝,謝謝妳一直陪在我的身邊,謝謝妳一直相信著我,我保證我們之後一定會過著我們想過的生活,然後有小莎拉或是小約翰加入我們,我愛妳。


(歐約翰先生真可愛,他還畫了兩個酒杯)


才讀完卡片,歐約翰先生就端著兩只酒杯走進來,很專業地倒入今天剛買的水果調酒,現在才明白為何他堅持要買水果調酒,為何他堅持要買鞋子送我,因為今天是我們的「訂婚」一週年紀念日,一年前的今天他用一顆Forever Diamond在Chertsey跟我求婚,在我要回台灣的兩個禮拜前,讓我們的故事可以繼續寫下去。



廣告說:『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是啊,很多愛情到最後恆久遠的永遠是那一顆鑽石,而不是他們的婚姻。


看著坐在我對面的歐約翰先生,有些後悔地說著早知道就該不顧我反對的把那雙我覺得太貴的鞋子買下來,還說如果這紀念日是在週末假期那該有多好,就可以去吃大餐可以做更多事有更多驚喜,我安慰他,我們其實在星期六就和Punch & Judy一起提前慶祝了,那才是更特別。他笑了笑,露出右嘴角的小虎牙,我心裡依然還是當初的那句話:『比起手指上那顆可以用金錢買到的鑽石,我卻在他的眼中看見更多無價的鑽石淚珠閃閃發光,那才是我更想珍惜一輩子的心意。』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JOHN,很抱歉我忘了今天是訂婚一週年的日子。』其實自從我忘記他今年的生日後,偶爾都會提心吊膽的算日子,就怕又會糊塗的忘了哪個重大節日,偏偏還是忘了去年的5月14日這個決定性的日子。


『別傻了,其實我們已經結婚了,也不需要刻意去慶祝訂婚的日子,我只是心裡覺得很感激,很感激妳為我做得這一切,you are amazing。』


晚上我們躺在床上看了一部電影Another Earth(另一個地球) ,電影裡的女主角因為無心之過犯了一個令人無法原諒的過失,長久以來,即使不停地懲罰自己也無法擺脫這沉重的罪惡感,於是她想去另一個地球,或許可以一切重來的重新生活。


歐約翰先生問我:『妳會想去另一個地球生活嗎?』


『嗯…我不知道,應該不會吧,更何況我不想去「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星球過生活,這樣人生太無聊了。那你呢?你會想去另一個星球看看嗎?』


『我如果想去,也會是因為那個星球有妳,我想去有妳的地方。』


我沒有感激涕零,也沒有眼眶泛淚,只「喔」了一聲,不知道該回說什麼,然後回了句「謝謝」,歐約翰先生只好自嘲乾笑地說:『哈哈,抱歉這個有點太矯情了,too much。』


唉,看來我這個老婆不只糊塗記不清楚大大小小的紀念日,還外加不解風情一條罪狀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