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0

昨天吃過晚飯,歐約翰先生就提議出去散步順便去圖書館借書,我以為前一晚幾乎沒睡的他會寧可待在家裡養精蓄銳休息一下,跟他確認了幾次,他還是堅持要去圖書館。到了那裡才知道,是因為星期日我們去圖書館還書,他看見我在食譜料理的書櫃前找書,但是礙於圖書館要關門了而作罷,他說,他知道我想找食譜學做菜。


就好像一個多月前,我只是隨口提到想去圖書館辦卡借書,幾天後他下班了就帶著我去圖書館辦卡,借了一本書,後來朋友從台灣來倫敦旅行兩個禮拜,我又順口說要在還書日前去延期,其實是說給自己聽的,說來提醒自己不要忘,沒想到隔天歐約翰先生下班了又帶著我去圖書館完成延期還書的手續。


我總是訝異他對我的重視程度,還有那一份寶貴的心意,他把所有關於我的大小事都一一刻在腦海裡,自己卻是一個手機和車票卡就放在面前也會忘了帶出門的魚腦糊塗蛋。


從圖書館回來後,我去廚房幫歐約翰先生泡了杯新買的柑橘茶,聽說有助眠的功效,我問他:『對了,你知不知道前幾天是什麼日子?』


『嗯…。』他陷入思考。


為了不想讓一直以來都記得各大紀念節日的歐約翰先生覺得自己破例了,我在他想起來前打斷他的思緒:『其實我也忘了,原來上個星期六是我們結婚6個月的日子啊。』


『喔…所以那天我上網買綠野仙蹤的票,就是要給妳一個驚喜啊。』他像是個說謊的孩子,眼神都是心虛。


『那無所謂的,我知道你忘記了,我也忘了,而且我們去登記結婚和婚禮又是不同日子,如果還要額外記得訂婚日子,彼此的生日等等,太多太複雜了,』我轉身笑著對他說:『其實我更開心的是,我們每天都很快樂,好啦,排除我生悶氣的時候,我是說,我真的很滿意我們的生活,我很感恩、很滿足,你給我的,遠大於只有一年一次的盛大紀念日慶祝。』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頭:『我懂,只是好在那一天我們有去看舞台劇,就當作是慶祝6個月紀念日。』


『別傻了,即使那一天我們沒有去看舞台劇也不會影響任何事情,說真的,我開心的是你一直對我很好,而不是只有紀念日才難得對我好,我開心的是我們都很用心的在過每一天,而不是只記得紀念日那一天的歡樂。


聊著聊著,我小心翼翼的問他是否有察覺最近的我很少發脾氣?是否有發現最近的我,生氣都只氣一下下?我有點驕傲,又有些緊張的看著他。


他點點頭,可是他說他沒有提起,就是不想讓我以為「他喜歡我的改變」,他握著我的手語重心長的說,不管是那個偶爾愛鬧彆扭的我,或是那個很少生悶氣的我,他都喜歡,因為那都是我,他不希望我只是把不滿的情緒壓抑下來,他不希望我做這些改變只是為了討好他。


我告訴他,我沒有刻意壓抑自己,也沒有試圖改變自己來討好他,我只是覺得口口聲聲說「我愛你」,卻在我生氣時不理會他心裡的感受,讓他承受我莫名的情緒爆炸是一種自私的行為,這樣的任性,很不可愛。


前陣子看到一個談話性節目,某個男性來賓提到夫妻間的爭吵和彼此犀利傷人的言語很多都是因為「已經不愛了」,現場女性來賓聽完紛紛表示抗議,她們說怎麼可能不愛,就是因為愛,就是因為在乎,所以才會吵架,那個男性來賓只是冷靜笑笑的說:『妳們仔細去想,如果真的愛,怎麼會願意看到對方難過?心疼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會用語言去傷害對方呢?


這個來賓的一席話,給我重重一擊當頭棒喝。


然後我回想起和歐約翰先生交往的這兩年多來,有多少次我讓自己的壞脾氣炸傷了他,有多少次我讓自己的心直口快傷害了他,上次我甚至氣到用QQ熊軟糖扔他來洩憤,好幾次他都會難過的說,我對朋友比對他還要好,因為他沒看過我對其他人發脾氣,好像只有他會讓我大動肝火還會氣到想離家出走,而說這些話的歐約翰先生又會讓我更生氣更失望,因為我覺得即使全世界都不知道都不明白,他也應該知道我有多愛他,然後我會惱怒地對著他說:『我多希望你可以看得懂中文,可以去讀我的部落格,你就會知道我有多愛你。』


我常覺得人好傻,很多道理其實就清清楚楚的擺在眼前,自己卻看不真切,如果是真的愛,怎麼會捨得對方難過呢?


可是我真的不愛歐約翰先生嗎?


當然愛,只是壞脾氣如我,都在怒火中燒的當下不夠愛對方,卻又太愛自己,所以只在意自己的聲音是否被聽見了,只在乎自己的需求是否被看見了。有好幾次,我為了芝麻綠豆般的小事發脾氣,還讓這樣的壞情緒在我們之間過夜到隔日,歐約翰先生要上班前我都還放不下自尊不想說話,但是他一轉身離去了,我一看不見了,心就軟化了,歐約翰先生不在身邊了,我才想馬上打電話給他,才想馬上發訊息給他,想告訴他,我錯了。


是啊,如果真的愛,怎麼會捨得對方難過呢?


我每天寫部落格,想紀錄下歐約翰先生對我的好,也寫下我心裡對他的滿滿感激,我說得頭頭是道,可是我在部落格裡給他的愛,卻比我吵架時給他的愛還要多。


我把這些所有的心裡話誠實地告訴歐約翰先生,告訴他,我終於真正懂了為何以前問他怎麼從來不跟我吵架時他說的:『因為我不想看到妳傷心,看到妳不快樂,比我自己難過還要更難過。』他還是一副溫柔的表情,有些心疼的摸摸我的頭,他說他都明白,也謝謝我,可是他還是希望我可以開心地做自己,他希望我快樂是為了我自己,而不是只是為了他。


『我很快樂,真的,其實以前發脾氣的當下,我都知道那些小事根本不重要,我也沒那麼生氣,只是覺得愛生氣的自己很丟臉,只是拉不下臉不要生氣了。雖然現在我還是偶爾會生氣,只是我都跟自己說,只要氣一下下就好,一下下,才不會把我們的愛情都氣掉了,因為我也不想你難過。』


歐約翰先生聽完,他上前緊緊的抱住我,在我耳邊細語:『SARAH,我愛妳。』


上次有個朋友留言給我說:『「小婦人」裡的媽媽說自己到四十歲才收歛了脾氣。』我倒希望自己現在就可以慢慢收斂起這副壞脾氣,因為我遇到了一個在自己生氣難過的當下都還記得愛著我的男人,我還有什麼好生氣,好去執著的呢?


去他的壞脾氣,親愛的,祝我們結婚天天都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