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6

對我而言,中華料理是一門很深很廣的學問,沒有文化背景、沒有時間和經驗的累積是很難端出一盤既道地又色香味俱全的料理上桌的,即使是一道看似最簡單的蛋炒飯,要炒到飯粒金黃油亮顆顆分明卻一點也不簡單。


真正的中華料理,是深藏不露的。


一次看鄭弘儀的電視節目,他提到以前出國參加會議時都會選擇去中華料理餐廳用餐,偶爾他會跟餐廳老闆提出想見廚師一面的要求,老闆以為是餐廳食物好吃,鄭弘儀想當面跟廚師致謝,於是把廚師請了出來,那次竟然是墨西哥人,鄭弘儀驚訝的問對方是否學過中華料理,對方搖頭,鄭弘儀又問那要怎麼煮中華料理?


老闆說很簡單,就是要廚師背食譜,油兩大匙,熱鍋,下蔥薑蒜爆香,下麵下菜翻炒,鹽兩匙,起鍋。


鄭弘儀無奈的說,難怪食物這麼難吃。


在國外嚐到的中華料理通常不是太油就是太鹹,就像是我們台語說的「死鹹」,味道沒有層次,口感不夠到位,很多西方人喜歡中華料理,老實說他們根本很少吃到真正的中華料理,真正好吃的中華料理,是會讓你感動到想掉眼淚,感動到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豈是三言兩語「油兩大匙,熱鍋,下蔥薑蒜爆香,下麵下菜翻炒,鹽兩匙,起鍋」可以解釋的,歐約翰先生也是去了台灣兩趟才稍稍可以理解為何我討厭國外美食街和中國城的中華料理。


但是畢竟我在台灣沒有什麼下廚經驗,廚房是我老媽的地盤,我頂多就是煮個泡麵或是炒個炒飯,說自己有中華料理的基本程度是太抬舉了我,來倫敦煮飯給歐約翰先生吃也已經有一陣子了,星期一到星期五,5天裡有4天的晚餐是偽中華料理,怎麼炒怎麼烹調,就是少了一味,少了記憶裡媽媽的味道,歐約翰先生不懂,他總是說好吃,我卻還是不滿意。


上個週末去圖書館借了一本Easy Meals的書籍,裡頭有各式各樣簡單的西式料理,就是想退而求其次,既然在中華料理界挺丟人現眼的,要不就在西式料理界從零開始的輕鬆學習吧。


這本料理書除了西餐,還有一些看似很容易上手的點心食譜,沒有密密麻麻的製作成份,也沒有複雜難懂的操作步驟,讀著手中的料理書,我腦子裡的料理廚房卻開始動工了起來,想像著攪拌著麵粉和奶油的畫面,竟然也奇異地聞到奶蛋香了,於是我轉身告訴歐約翰先生:『我想做甜點。』


我們一起翻閱著書本,還上網參考其他食譜,最後決定這次的初體驗是最好上手的杯子蛋糕。


星期五下午,等歐約翰先生下班後就帶著我去買器材和食材,我們跑了4家超市和商店去比較價格和產品,最後買齊了基本的必備材料,其實不得不佩服歐約翰先生,他和我一樣是甜點界的門外漢,就只是老婆隨口的一句話,他就捨命陪君子的跟我一起瞎攪和,大男人一個卻表現的一副比我還認真的模樣,讓我自嘆弗如啊。



星期日中午時分,我們趁著其他兩個室友都外出了就大膽的攻佔整個小廚房,然後兩個人七手八腳的開始準備,因為參考的是網路簡易食譜,所以沒有明確的步驟解說,有好有壞,好處是不會扼殺了難得的興致,缺點就是只能胡搞瞎搞隨心所欲了,我們搞不清楚是應該先加入麵粉?還是全部都攪和在一起?要不要打發?那要打發多久才算剛剛好?


又因我們的份量都是抓「量基約」,麵糊的濃稠程度都是靠感覺,連牛奶不夠了,歐約翰先生也是直接加冷水,我有些懊惱地說應該多研究一下再實作,歐約翰先生卻安慰我:『很多東西做了才知道。』



麵糊的份量剛好可以做11個半的杯子蛋糕,送入預熱好的烤箱後我們就開始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等待著。


時間還沒到,廚房卻已瀰漫著蛋糕的香氣,歐約翰先生把其中六個的杯子蛋糕加入草莓香精,所以空氣中又有草莓淡淡的香味,甜甜的,我好像又有了戀愛的感動。


要打開烤箱的前一刻,我興奮的抱著歐約翰先生大喊:『好緊張,好緊張啊。』他也學我跺著腳說好期待、好期待啊,我們小心翼翼的打開烤箱,看見蛋糕表面已經烘烤到有金黃色的,蛋糕也有發起來,而且沒有發到奇形怪狀像是頭上長膿包,所以成果出爐,外觀大致尚可,迫不及待撥開嚐了一口,甜度剛剛好,因為參照的是低糖健康的版本,不會太甜膩,裡面的水果乾更增加口感,只是我覺得美中不足的是蛋糕還可以更鬆軟。





我們泡了咖啡配著杯子蛋糕吃,這是我們兩個人第一次一起親手製作甜點,雖然不盡理想,卻也心滿意足,看著歐約翰先生狼吞虎嚥的低頭啃著杯子蛋糕,我湊上前在他的臉頰上親親一吻:『JOHN,謝謝你,謝謝你陪我一起做蛋糕。』


他回我一抹和蛋糕一樣香甜的微笑:『我喜歡和妳一起做任何事。』



有料理甜心之稱的Amber Lin在她的料理書「我料理故我在」中說到:『有一天,我終於發現自己最喜愛做的事,就是煮一頓美味料理給最親愛的人享用。』


我卻是從還是小女孩時期就知道這件事,我沒有當新娘子的夢想,也沒有穿白紗的公主心願,但是我卻一直有著有一天可以幫心愛的人做做飯的想望,弔詭的是我一點都不喜歡烹飪不喜歡下廚,可是卻幻想早上起來可以打一杯新鮮果汁給心愛的人喝,中午可以做愛心便當給心愛的人當午餐,晚上可以準備好一桌豐盛健康的佳餚等心愛的人下班回家用晚餐,休閒假日可以和心愛的人一起進廚房做甜點。


現在這個小小的夢想,正在慢慢實現中,喔,除了我們的果汁機壞掉了不能打果汁,歐約翰先生的公司沒有微波爐不能熱便當,我也還沒有煮出一桌佳餚的功力之外。


我太愛劉繼榮在她的著作「家有中等生」中所說得:『這世間有多少人,年少時渴望成為英雄,最終卻成了煙火紅塵裏的平凡人,終其一生都不能釋懷。如果健康、如果快樂,如果,沒有違背自己的心意,我們的孩子,又何妨做一個善良的普通人。長大成人後,她不會是最耀眼的那一個,她也許會成為──賢淑的妻子、溫柔的母親,或者是熱心的同事、和善的鄰居。在那些漫長的歲月裏,她都能安然地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做為父母,還想為孩子祈求怎樣更好的未來呢?』


我不覺得立志當一個賢妻良母很沒志氣,我也不覺得立志當一個事業飛黃騰達的女強人就很了不起,價值向來是自己給的,不是拿來說嘴或是討好別人的,你真正開心就好,但是當一個讓心愛的人想到就會甜在心頭和在上班時傳簡訊告訴妳:『寶貝,我想妳。』的女人,卻是現在讓我最快樂的事情。


和歐約翰先生說好了,以後我們要盡可能每個禮拜都做一次甜點,這一次是我選擇的食譜,下一次就換他了,昨晚他笑嘻嘻的問我:『妳說起司蛋糕如何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