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7

在網頁上讀到Selina對付阿中偏食的方法;『他不吃魚,我就買少刺的鮭魚,剁很碎拌在飯裡蒸,他希哩呼嚕就吃下去了。還有好說歹說都不吃的南瓜,我把他愛的排骨肉一起做,他也乖乖吃掉。』即使我不是坐在她面前拿著筆紀錄的小編,我也可以想見Selina甜蜜的嘴角沾著驕傲的神情。


讓老公心甘情願把討厭的食物吃下肚,這種快樂的成就感應該不亞於讓挑食的小孩乖乖吃飯吧。


年齡差了快兩輪常說我們倆人是「姐妹」的姪女萱萱,記得她小時候也是個挑食的小淘氣,很多食物這也不吃,那也不吃的。記得一次家族聚會她又窩到我身旁坐,她的阿嬤,也就是我的大姑姑幫她盛了一碗飯菜,4歲多的她看到碗裡的蝦子、香菇和青菜就把小臉蛋皺著跟一個老太婆似的,她說她不想吃,我問她為什麼?她說不好吃,於是我自己吃了一口蝦子,也要她咬一小小口蝦子,接著我問她;『妳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啊?』


『什麼聲音?』她張著大眼問我。


『蝦子在說話的聲音啊,』我指著她的肚子說;『蝦子說他一個人好無聊,他想要有人陪他。』


接著,我要萱萱把香菇也咬一小小口,把青菜也咬一小小口;『妳聽,蝦子先生、香菇太太和青菜阿嬤都一起在你的肚子裡開Party耶,他們玩得好開心啊。』萱萱瞬間笑開了,她說她聽到了,還童言童語的跟我說蝦子先生、香菇太太和青菜阿嬤都在說些什麼。


可惜歐約翰先生不挑食,他什麼都吃,所以目前我還沒有機會嘗試這種哄小孩子的把戲,要不,我一定會用「食物開Party」這一套來哄他吃討厭的食物,不過雖然他不挑食很好養,但是要煮給歐約翰先生吃的美味晚餐,我可真是用盡心思把腦汁都絞盡了。


上個星期日和歐約翰先生去中華超市買冬粉,看到一盒難得保存期限還有7天的油豆腐,我拿在手裡不知道該不該買,因為買了也不知道該怎麼料理,只知道可以煮火鍋,歐約翰先生說就買了吧,反正也沒多少錢,他是知道我除了青菜外就愛豆製品。


買回家後,果然,我記憶裡可用的食譜少的可憐,油豆腐就這樣被打入冰箱裡個幾天壓根兒都沒想起,直到昨天下午在網路上逛食譜找靈感構思晚餐時,油豆腐突然就這樣的砸進我腦海裡;『對啊,還有油豆腐呢。』於是我找了道油豆腐料理的食譜,因為有些複雜,我還拿筆抄了下來,接著又去廚房把米飯先煮好了,也把材料都備好了,就等歐約翰先生回來可以大展身手。


等接到歐約翰先生回家後,我告知他會有「小驚喜」,但是可不保證這個驚喜會呈現它該有的樣貌,我只能盡人事聽天命,歐約翰先生給我一枚額頭上的親吻,祝福我在廚房一切順利,嘴甜的說只要是我煮得都好吃。


他讓我想起在綠野仙蹤裡,好女巫為了保護桃樂絲一路平安而在她的額頭上留下一個親吻。


「油豆腐鑲肉」就是我的小驚喜,剛好家裡有剩下的牛絞肉就拿來利用了,我把抄好的食譜擺在一旁,一個步驟跟著一個步驟的操作,把牛絞肉調味拌好了,也把油豆腐川燙過擠乾了,接著把一顆一顆的油豆腐挖洞埋料,在做的當下,我看見自己的手指頭微微地顫抖著,不是因為手中的油豆腐還很燙手,而是心裡有一種既緊張又興奮的心情。緊張,是因為這又是一道我沒嘗試過的新料理,興奮,是因為期待看到歐約翰先生為之驚喜的表情。


我就像是每天很勤奮在收集「好寶寶獎」的小朋友,把歐約翰先生的讚美一枚一枚地貼在腦子裡。


其實每次做菜我都會有些緊張,因為時間還不會拿捏,火侯還不會控制,我更不知道醬料之間的比例該是多少,每次都是照著感覺下,以前在廚房看老媽煮菜時,她總是說;『就是鹽放一點,糖放一點,香料放一點…,然後嚐嚐看,不夠就再放,煮久了,經驗了幾次就會知道,就這麼簡單。』


記得某個名廚也說過類似的話;『沒有自己先嚐過的菜,沒有資格端上桌。』


所以我總是那個加一點,這個加一點的,嚐嚐看,不夠就再加,有時候加到最後已經無可挽救了,就會在端上桌前先跟歐約翰先生說抱歉,說我搞砸了,他也總是笑笑的要我別傻了,然後我就會牢牢記在心裡,更改下一次的醬料調配比例。



我把鑲好的油豆腐放下鍋子去煮,因為開口朝下,歐約翰先生進來廚房幫忙時沒察覺油豆腐裡的秘密,他直說好香,我則在心裡暗暗竊喜。把湯汁也加入鍋子裡去熬煮時,我又繼續著手做咖哩,裡面放有事先煮軟的玉米粒、四季豆丁、蘿蔔片和花椰菜,歐約翰先生問我確定這些菜全部都要下嗎?我說;『當然,因為這可是「莎拉的咖哩」,一定要營養滿分的啊。』


看著油豆腐的湯汁收的差不多了,起鍋時,心裡突然莫名一陣悸動,有一種想哭的心情,我愣了一下,但是很快的我就知道這是一種感動,這也是第一次,第一次我有種好像愛上了料理的感動,看著自己用心做出來的成果,雖然不若專業美食照片裡那樣的漂亮而有光澤、那樣的讓人食指大動,但是我卻有一種無與倫比的成就感,因為這一顆一顆的油豆腐鑲肉,裡頭都是包著我莎拉的愛親手做出來的,僅此一家,絕無分店。







歐約翰先生驚呼了一聲,他說原來暗藏玄機,還說這是「油豆腐球」,是啊,好可愛的名字,油豆腐球(Tofu-Balls)。


上桌開動後,歐約翰先生一邊吃一邊說;『妳應該花很多心思下去煮吧,我吃得出來,因為真的很好吃,謝謝妳。』


想起上次我做了一道看似很普通的晚餐,主菜的醬料是在超市買的,我用了半罐,那頓晚餐歐約翰先生說超級美味。隔一天,換歐約翰先生用剩下的那半罐醬料煮晚餐,就是圖個方便省事,上桌後他嚐了一口就皺起臉說味道不一樣,還再三跟我確認和前一天的晚餐是用同一罐醬料嗎?


我回答是同一罐,他問我那怎麼會味道不同?他以為前一晚那超級美味的晚餐是因為那罐醬料,我說;『因為我除了用這醬料,還加了不同的調味料下去煮,東加一點,西加一些,那天的飯我也是用咖哩粉先去炒過才會香,如果單有一味,是不會好吃的。』說完,我被說這些話的自己嚇到了,向來不愛下廚的我,竟說起這些煞是頭頭是道的評論。


曾幾何時,我似乎對做飯這件事上癮了,上癮的不是煮飯這件事,而是幫歐約翰先生做飯這件事,還似乎有一些狂熱,就好像是種自我挑戰的競賽,每一次的演出我都要求100%的付出,即便結果只收到我預期的30%,但是我就是朝那不足的70%再接再厲,歐約翰先生偶爾會提醒我take it easy,乍聽之下,我以為是他不想再吃到我的失敗作,他卻說,是不想看我在廚房太辛苦。


許多人愛好烹飪,是因為有一個好手藝的媽媽,從小耳濡目染之下,多多少少對美食料理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有一個好手藝的媽媽,可是從小看她在廚房裡忙進忙出,農曆新年期間還要一個人從除夕夜前就開始料理準備一大家族的年菜,我就打定主意以後要極盡所能的遠庖廚。


但是遇到了歐約翰先生,他不僅扭轉了我的命運,還改變了我對「做飯」這件事的看法,所以,如果我有一天很專業的分享起廚藝心得兼撰稿美食食譜,或是步上阿基師的名廚之路,那絕對會是拜歐約翰先生之賜。


不過在這些之前,還是認份地在我小小的魔法廚房裡練習如何化腐朽為神奇吧。



更多我的人妻日記請看→《歐太人妻日記系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