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約翰先生的假髮」

上個禮拜歐約翰先生下班回來,劈頭就說:『我被同事笑了。』
『被笑什麼?』
『笑我的假髮啊。』他忿忿不平的。
『你哪有假髮,別傻了。』我忍住笑意。
他站在鏡子前摸摸頭髮:『哪沒有,妳看,這麼長好像是一頂假髮。』
『好啦,這禮拜幫你剪一剪啦。』
他癟著嘴,裝可憐:『哪有人會讓自己的老公頂著這顆頭出去的啊?!』
『有啊,就是我啊,』連忙安慰他:『你戴假髮,還是很帥啊。』

晚上剛好看了麥特戴蒙的電影「我們買了動物園」
一看到麥特戴蒙在裡頭的造型,我們兩人就大笑了出來
和歐約翰先生,簡直一模一樣。





『你看,麥特戴蒙都頂著假髮了,你怕什麼。』我笑著說。
『也是喔,大家都說我長得像他,現在更像了。』
(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我的老公是名人)

可是,後來那個禮拜歐約翰先生還是把頭髮剪短了
因為一次我們在去超市的路上,一邊聊天一邊走路
我發現他沒有很認真地在聽我說話,眼睛也不太看我
於是我跟他抱怨,說他一點都不尊重我
沒想到他竟然回答我:『不是啦,是因為如果我轉向妳,風會把我的假髮吹開來,很醜。』

我的媽呀,是有沒有這麼在意形象啊?

P.S.
其實他根本沒有被同事笑,是他為了怪我沒有幫他剪頭髮而瞎說的
不過他每次都是自己剪,因為他不信任我的技術,哈哈哈
還有,他不想要頂著假髮的造型曝光,所以我幫他馬賽克
應該沒有人認得出來第一章照片裡的人是誰吧….





「2012倫敦奧運」

前幾天歐約翰先生突然翻箱倒櫃,把以前沒用完的紙張都拿出來
我問他要做什麼?
他神秘兮兮地不說,一下子剪剪紙,一下子在紙上寫字。

原來,他為了台灣和愛爾蘭的奧運實況戰績做了個表格
還剪了不同顏色的金牌、銀牌和銅牌
說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競賽
最後奧運結束了,輸了的那一方要請吃大餐。






(只要贏獎牌就貼一枚上去)


(這是台灣舉重好手許淑淨的銀牌,出自歐約翰先生,只是那個舉重小人也太俏皮了吧)


然後他錯把台灣的戰績搞錯,多寫了一個金牌
本來他要塗掉的,被我馬上阻止了
我說:『這可是一種「預言」啊,承您貴言,台灣一定會贏金牌。』



P.S.截至目前為止,愛爾蘭已經至少會有三面銅牌入袋
台灣,加油加油加油!!!







「假日廚房」

我們的假日廚房已經如火如荼的進行一個月了
第一個禮拜—杯子蛋糕
第二個禮拜—香蕉蛋糕
第三個禮拜—馬林香菇糖
第四個禮拜—英式司康
所以我另外開闢了一個專區「莎拉和歐約翰的假日廚房」
專門收集我們的作品分享。



漸漸的,我們也慢慢地在補充烘培器具
像是桿麵棍,烤盤,量杯和麵粉等等
現在每次去超市,都一定會特地逛到烘培區看看
昨天歐約翰先生還在Poundland買了一個只要1英鎊的料理磅秤
結果看到盒子上頭還特別註明:
Not for professional use.(非專業的器材)
然後我們看著彼此大笑:『反正我們也不是專業烘培師。』

可能是因為買了這個料理磅秤
昨天睡覺時我還做了一個夢
夢見我正要趕著出門,可是即使時間不夠了
我還是很堅持,硬是要在出門前做幾個司康來吃
然後那個磅秤也出現在我的夢境裡…. 。







「偽善的房東太太」

上個星期日荷蘭室友搬走了,最近房東太太又積極地要找新人入住。

前天晚上我們在廚房煮飯,KIWI來串門子
剛好先前歐約翰先生在超市幫KIWI買了一盒乾貓食
他說這樣以後KIWI來就有東西給她吃了,KIWI應該是心有靈犀吧
我們抓了一把飼料放在門邊外給KIWI享用
碰巧房東太太帶人來看房子,她進到廚房打開後門
一看見KIWI,她滿臉笑意地說:『啊,是你們領養的貓咪嗎?』
我們說不是,說KIWI只是自來貓,來去自如
對方離開後,房東太太馬上進來廚房
堆滿笑容地「又請」歐約翰先生去幫她的後院鋤草。

昨天房東太太來整理隔壁房間,想必是晚點又有人要來看房子
她去了廚房,一打開後門沒多久
我就聽到喵喵叫,是KIWI。

接著就聽到房東太太用厭惡的口吻要趕走KIWI
我以為她喜歡動物,原來那天的笑容都是假的
她又連續趕了兩三次,才成功把KIWI趕走,可憐的KIWI
我在房間裡聽著這一切,心裡又更討厭房東太太了。

後來有人來看房,我剛好在廚房準備煮晚餐
房東太太親切又溫柔地呼喚著我的名字,我回應說我在廚房
她咚咚咚跑來,說要跟我借原子筆
又是滿臉的笑意,讓我想起日本恐怖漫畫的裂嘴女。



歐約翰先生下班回來後,房東太太又好開心地跟他裝熟打招呼
我在廚房聽見歐約翰先生說:『妳剪頭髮了?很好看啊。』

咦,房東太太什麼時候剪新髮型了?我怎麼沒看到,奇怪。

歐約翰先生來廚房找我,我納悶:『房東太太剪頭髮?』
『是啊,剪這麼短妳沒看到?』他笑了。
『沒注意,可見我是真的很不想看到她,』
我跟歐約翰先生告狀:『她剛剛還把KIWI趕走,我不喜歡她。』
他走上前抱抱我:『我懂。』
我說:『唉,看來你比我還像女人,竟然會注意到她髮型不一樣了。』
『我是啊,你不知道嗎?』歐約翰先生嘻皮笑臉地。







「飄洋過海的祝福」

收到來自幾個朋友寄來的茶包還有明信片
謝謝妳們,溫暖了我的心







「最愛還是最痛」

鄧惠文心理醫師:『就像你穿鞋,舒服的時候你都沒有覺得這個鞋怎樣,
可是讓你磨破皮的那雙鞋,你一定記得穿這個會痛啊,因為人對於舒服的事情比較不會去記得。』


我常在想,這是不是就跟愛情裡的「最愛」是一樣的道理
不見得是好的愛情,也不見得是適合的伴侶
只是因為愛得很痛,所以深刻,只是因為愛不到,所以忘不了。

有些人要犧牲才有存在的價值,有些人要鞋子磨腳才有走路的感覺
所以愛得再痛,都不願意放棄,鞋子再不合腳,都不願意扔掉
因為會痛這一件事,強化了你對事情本身的感覺,讓你覺得自己是活著的。

我們都太容易忘記讓你舒服存在的人
因為人對於舒服的事情比較不會去記得
所以理所當然,所以不懂得珍惜
我想這就是我那一篇文章「比一份感覺更美好的東西」所想說的。

對我而言,「最愛」只存在於現在
是現在進行式
而過去的,即使當初覺得是最愛
現在看來其實只是「最痛」,把它擺在回憶的最角落就好。

所以我的最愛,只給現在愛的這個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